转载 | 汪峰:丧失中的进化

  汪峰将不再迷茫。可我知道,爱过他的某个女孩,已经泪如雨下。

  汪峰的丧失,使他甘愿跟华语世界的商业流行歌星混为一谈,仅凭旋律、唱腔以及和谐的配器来贴近商业成功。在新专辑《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中,汪峰光环尽散,锋芒全无,像所有谦虚的没落贵族一样,当掉了最后的文化外衣,在大雪纷飞的北京唱起了爱情的废话。

  当然这未必是一件坏事,对汪峰来说。

  汪峰(和鲍家街43号乐队)这些年的轨迹是,先发表纯正的布鲁斯地下小样(新音乐杂志/有待唱片店制作发行);然后签约京文,将根源摇滚淡化和转化为理想主义的感伤;1998年,乐队发行了饱受辱骂的第二张专辑,其中艺术摇滚、流行音乐和布鲁斯被扭结起来,成为在商业和艺术之间痛苦挣扎的范例;签约华纳后汪峰发表了个人专辑《花火》,在歌词上回归了最初的小知识分子情结,尽管已经没有了国产压路机的影子,但仍然歌唱着迷路的心灵,而音乐上的简化和通俗化,则突出了旋律和演唱的优势,对他那些正在向社会妥协的同龄人来说,《花火》是最后一次忏悔的机会。

  而打开《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你可以看到感谢名单已经从上一张的Jim Morrison、John Lennon、Bob Dylan降格为Jeff Beck和Nell Young,上一张专辑里的“我已经丧失自己”像一句真正的自白,汪峰进入了理智之年,他丧失了对伟岸精神和人类神话的追求。而这追求,是他从大学时代开始,就错误地相信的一种幻觉。

  汪峰也终于获得了自己。他不是铁血的斗士,也不是他曾经唱过的那个失败者,他和我们都弄错了。他扛不住思想的煎熬,也不知道理想主义除了美学意义,还有什么可见的方向。在香港流行乐突飞猛进的时候,音乐元素已经越发多元,种种另类,甚至批判和嘲讽,都被消费起来,别说布鲁斯,就是10年前的噪音吉他,都已经司空见惯。汪峰有出色的嗓音和旋律,并且避免了郑钧之类越搞越复杂的暴富病,在抹去音乐和思想的锋芒之后,他吻合了华语流行乐的潮流,而且好听、简单、略有性格,所谓与时俱进,进化到位了。

  专辑里还偏偏收入了上一张专辑删去的《再见,20世纪》。“可是太晚了,钟声已经响起。再见,20世纪,再见,和我一样迷茫的人们。”汪峰将不再迷茫。可我知道,爱过他的某个女孩,已经泪如雨下。


本文来自精品网于2003年01月17日15:19:46发表的同名文章。 

對「转载 | 汪峰:丧失中的进化」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1. 我一向不喜欢看所谓国摇兴盛时的那一帮文人的评论,全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自我感觉良好,喜欢站在任何制高点上指点江山指点众生。那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让人生恶。

    摇滚,不过是一种音乐形式,是载体罢了,真不必把摇滚拔到那样的高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的網站.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