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说 | 做温和摇滚乐 汪峰:看着别人红,心理不平衡(转载)

  从鲍家街43号走出来的汪峰已经在歌坛历经了十年的风风雨雨,可是在歌坛的整体感觉总是有些不温不火,昨天,刚刚获得中歌榜“年度最佳创作歌手奖”(提名)的汪峰告诉记者,其实,他也不是没有心理落差,他时刻等待着大红大紫。

我现在在做温和摇滚乐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现在和许巍、胡彦斌一起入围了中歌榜“年度最佳创作歌手奖”,这是一个比较有分量的奖项,你觉得你获奖的可能性有多大?

  汪峰(以下简称“汪”):说不好,竞争太激烈了,各有特点吧。但有一点我毫不隐瞒,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大奖,我非常看重它,很想得到它。我不想说类似于“我不在乎”这样的话。

  记:你的《笑着哭》和许巍的《每一刻都是崭新的》,和过去你们自己创作的作品相比,都有一个共同的趋势,那就是少了几分凌厉,多了许多温情。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汪:确实是这样。因为我已经走过了年少轻狂的岁月,现在我的人生就是这样温情的,我不能、也不想脱离这种状况,为了凌厉而凌厉。

  记:可这样会不会让人担心,从鲍家街43号走出来的汪峰变质了?已经不再摇滚了?

  汪:真正喜欢我、了解我的人肯定不会这么觉得,所谓摇滚乐的真谛就是真实客观地反映生活和在此生活下的心态。我不想迎合歌迷,因为说实话,歌迷的口味随时都在变化,你怎么迎合?那需要经过多少市场调研才能掌握歌迷们每一种状态下的需要啊!我没有那么聪明,做不到这样。既然做不到,就只能做自己,让自己成为一种品牌。

  记:是啊,只是在很多歌迷的心目中,变温和的汪峰有些遗憾了。

  汪:其实,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写出凌厉的歌曲,形式化的东西很容易,其实真正凌厉是内在的。

  记:你去年9月份在北展做的演唱会很成功。

  汪:是啊,现在这个演唱会的碟也出来了,我觉得这是有里程碑意义的。

看着别人红,我有心理落差

  记:现在的你怎么理解商业对于摇滚乐的运作呢?

  汪:我觉得商业运作太重要了,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好的营销,歌手创作的歌曲再好也没有用。这是一个商业的社会,抛开这个,是不可能的。

  记:差不多10年前吧,你作为鲍家街43号的成员出道,当时很多同时期的歌手都很红很红了,你会不会有心理落差呢?

  汪:坦白地说,我有。看着别人红,我心里会很不开心,觉得不公平。

  记:你发泄的方式是怎样的?

  汪:拼命地写歌,努力证明自己,十年了,一直如此。

  记:你除了创作歌曲以外,还在做什么呢?

  汪:我做了大量的影视歌曲配乐,比如《十七岁的单车》、《黄金时代》什么的。而且如果有些很本色的角色话,我想尝试一下当演员的感觉。

我唱吐了《飞得更高》

  记:现在你最流行的歌曲是《飞得更高》,这首歌是你在什么状态下写出来的?

  汪:我坚持一个观点:我每发行一张专辑最起码要超越上一张,而且这种超越不能只是表面上的,一定要有质的飞跃,所以这首歌是写给我自己的,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我的明天一定要比今天更好,每天都要抱着这样的想法。

  记:现在你对这首歌有很不一样的感情吧?

  汪:我唱烦了,算起来,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唱了300多遍了,都快唱吐了,如果演出没有硬性规定,我不会选择唱这首歌。

  记:在摇滚乐界,台湾有五月天,祖国大陆有花儿乐队,你怎么看待他们的音乐?

  汪:我觉得台湾的大环境不太可能培养出真正的摇滚乐队,五月天在形式上是摇滚的,但是内容我没觉得。花儿乐队太年轻了,我们不是一个时代的。

  记:你家人有搞音乐的吗?他们支持你搞摇滚乐吗?

  汪:我父亲是搞古典音乐的,一开始他知道我做摇滚乐,很不同意,但现在,已经不怎么说了。

  记:是你父亲让你学小提琴的吗?

  汪:是被我父亲逼着学的,其实是对一个孩子天性的磨灭,因为要想通过学习音乐成为你的一个专业,是对一个生命极大的残酷。

  信报记者 郝晓楠/文  张成刚/摄

图文来源于: 2005年01月10日08:51人民网转发的《北京娱乐信报》文章 。另有2005年01月09日 15:36的网易版,标题略有差异,但内容一致,并且明确指出采访日期是8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