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左耳汪峰 右耳许巍

  汪峰的新专辑《怒放的生命》元旦上市了,据说许巍的新专辑也在录制之中,即将出炉。作为国内摇滚乐和流行乐模糊边界上硕果仅存的中坚力量,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唱片公司有意让他们在市场上PK,两个人从《花火》到《那一年》开始,都是一前一后赶着发唱片,风格都从灰暗到明朗,正版销量从几万张到十几万张,彼此见证着对方的成绩。不知道他们在私底下是不是好友,反正很多如我之类的喜欢他们的“摇民”都是左耳汪峰右耳许巍,谁也不排斥。

繼續閱讀 “转载 | 左耳汪峰 右耳许巍"

转载 | 你为什么要摇滚乐?

  你需要摇滚乐么?你为什么需要摇滚乐?

  我在问自己,问很多次。

  我说:我需要摇滚乐,因为我的人生的深度配的上摇滚两个字。

  但是,摇滚乐是什么?

  摇滚是叛逆的,这也许是第一印象和最广泛的被接受的概念。但这个概念的产生,伴随着西方自由主义,反主流文化的思潮等等。于是,注重形式的夸大和渲染把摇滚乐推向一个离奇的极端。

  社会上残留的意识,摇滚有几个要素,另类的装束,吉他,鼓,贝司和很酷的造型,长发,绝对歇斯底里的发泄和节奏。一群象疯子一样的人,制造噪音。

  然而,这是不折不扣的谬误。

繼續閱讀 “转载 | 你为什么要摇滚乐?"

转载 | 鲍家街43号 走出一个和他们不一样的汪峰

  阳春白雪的中央音乐学院恐怕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许多人能记住这个艺术殿堂的门牌号是因为从这里走出的一个扔下提琴,背起吉他的叛逆者搞的一个叫“鲍家街43号”的摇滚乐队。我就是这么着才知道鲍家街43号=中央音乐学院的,这真像是一个玩笑。那个叛逆者叫汪峰。

  汪峰看起来真像个艺术家,穿黑白两色的衣服,长发中分,一丝不乱地垂在肩上,传统的黑框眼镜,厚厚的镜片,因为是远视镜,所以眼睛显得大而忧郁。如果他干了本行,不知道人们会怎么评价,现在,人们都说做摇滚的他有着Jim Morrison的诗人气质。他是一个学音乐的乖孩子,从小规矩地拉小提琴,从音乐学院附小到附中,1991年顺理成章地进入中央音乐学院,主修小提琴和中提琴。他的成绩很出色,得过一次全国第二名,到欧洲演出过,音乐学院还给他办过专场音乐会,而他却在离顶尖提琴家不远的时候,放弃了出国深造和做交响乐团首席的机会,背起吉他融入了当时刚刚繁荣的中国摇滚乐中。是因为他太忠实于自己的心灵,不愿意走别人认为是正确的路吧,正如他在《我希望》中唱的:“我希望一辈子不停地唱着摇滚,因为像我这样的穷孩子还能做什么?

繼續閱讀 “转载 | 鲍家街43号 走出一个和他们不一样的汪峰"

转载 | 耳朵与心灵的双重震憾 我眼中的汪峰

  对于汪峰,有人说他是诗人,有人说他是斗士,有人称他是摇滚的新教父,也有人说他是流行乐的俘虏;有人为他近几年向主流的靠近而扼腕叹息,也有人因他新专辑中的动听旋律而惊喜不已……

  而在我心中,汪峰就是汪峰,一个我一直固执喜欢着的才华横溢的唱作人.

繼續閱讀 “转载 | 耳朵与心灵的双重震憾 我眼中的汪峰"

转载 | 如此汪峰 如此音乐

  当大街小巷都在比音量似的轮放《在雨中》的时候,汪峰这两个字对于我还是那样的陌生。 直到观看《忠诚》的时候,片尾不知其名的音乐吸引了我,在几次疏忽之后终于知道了演唱者—汪峰。

  《忠诚》带来的是一种被我称之为现代男性的声音,他沉稳、沧桑、撩人,所以我记住了这个名字。因为我不是一个偶像派的忠实代表,所以在一段时间里没怎么去关注这个人,只是偶尔想一想那已经记在脑袋瓜里的声音。后来在一次不经意的浏览中我看到了一则关于汪峰的信息,内容现在以记不大清了,好象是说《忠诚》是汪峰第一次唱别人写的歌。强烈的好奇感让我想知道这个人(我一向喜欢有个性的人),在搜索后知道了一点资料,自此汪峰在我的记忆里才留了下来,可惜我不太喜欢记别人的履历,到现在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就剩下名字了。

繼續閱讀 “转载 | 如此汪峰 如此音乐"

由 WordPress.com 建置的網站.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