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晚安 北京》(转载十三)

作者:汪峰(转载自汪峰博客)

十三

酒吧街上往来穿梭的人们都在经过小红这桌时多看了几眼,显然这两个女孩儿很醒目。也许因为她们早已习惯,很自然地坐在哪儿。芳芳翻着杂志,突然看到一篇文章,聚精会神地读了一会儿。文章的题目是“性到底对我们有多重要”。

看了一会儿,芳芳抬起头对于小红说。 “你最近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指哪方面?”小红懒懒地望着头顶的树梢。

 “我是说你和阿昆,你知道吗,有时候我想起你们俩,觉得特有意思。”

阿昆是现在于小红的男朋友,一个香港人。不知道应不应该把他算做男朋友,只要他来北京,就和于小红住在一块儿。有时也让于小红去香港或者其它地方陪他,其它时间于小红就自己呆着。这算是男朋友吗?还能叫什么呢?于小红和他基本上两个月能见一次,差不多都是阿昆飞过来。阿昆是做生意的,做得不错。四十出头,老婆在香港,有两个孩子。他们算得上是现代生活中两性关系的典范。这种典范的表现形式是合理的、平等的、愉快的、互惠互利的供求关系。一点点意外、一点点刺激、一点点感情、一点点欲望,明确的交换,清楚的界线和无终的结局,只要两个人互不侵犯,互相理解,遵守游戏规则,在能搞定对方的同时又不影响自己的生活,皆大欢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这样下去,下去,再往下,简单而疯狂。 

小红抬头望着芳芳说:“还那样儿,你也知道。好像这两天就要来,他没跟我说具体时间,反正他每次到了才给我电话。说实话,我觉得越来越没劲了,不象以前了,他看我看得太紧,总觉得我会和哪个街上刚认识的帅哥上床。天天国际长途遥控我这边儿,烦死了。可是我从来没刁难过他,我估计他老婆都不知道。不过,我最近还真的喜欢上一位大帅哥,是个演员。”

 “行了行了,你那些事儿我明白,我是想问你,”芳芳凑了过去,低声地问:“你们俩性方面怎么样?” 

小红微微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芳芳,她用手捏着吸管而在空中摇来摇去:“哼,告诉你,他不行。他那地方倒是不小,就是每次做的时候时间不长。每次我刚来感觉,他就射了,弄得我特难受。”

 “是吗?按说他这岁数,应该经验丰富啊。怎么也比那些大男孩儿强!” 

“不行,现在象他这岁数的男人普遍都虚,从一开始他就没让我舒服过。我也就是没想太多,反正我有我的办法解决。”小红冲芳芳眨了眨眼。 

“好啊,怪不得他老不放心。”

 “说实话,他人还行,挺老实的,不是那种阴阳怪气的港屁。做事儿挺周到,人缘儿好,朋友都挺帮他的,钱挣了不少。可就是这事儿不行。我们俩做爱,他倒老有点儿扛不住,他满足不了我。你说芳芳,这事儿挺重要的。他一个大男人,我又不能说,怕伤了他的自尊心。这事儿我不太满意,他可能有点儿感觉。他跟我说他想跟老婆离婚,然后娶我,还给我在这边儿买一套房子。我一想,要是这事儿不理想,时间长了,肯定完蛋。我又不爱他,肯定没戏,你说呢?”小红瞅着芳芳。

 “对,这事儿你可得把握住了。”芳芳喝了口果汁儿,看了一眼屋里正在打电话的王凡。

 “你说,说说你这方面吧。”小红也饶有兴致地问。

 “我啊,我这方面挺好的。我交过的几个男朋友,这方面都不赖。我的需要特强,这事儿不好也没戏啊。” 

“那真是挺好的,你再说说。”小红好奇地问。

 “我刚分手的那个男朋友叫高爽。我挺爱他的,我还想过和他结婚,可是他这人太怪,特别神经质,好的时候特好,可转脸儿就有可能让你崩溃。你不知道这种性格特要命,我受不了。他也觉得自己不太正常,他说不想伤我,就一个人去了广州,想过一段儿时间再说。分了有四个月了。其实他走了我才慢慢感觉到,我爱他很多都是因为和他做爱给我的感觉。”

 “他那么好啊?”

 “确实挺棒。他的那儿又大又长。”

 “哦,天哪。”小红夸张地叫着。

 “他不光那儿大,关键是他对这事儿特有感觉,好像天生的似的。(此处省略几十字)” 

小红自觉地点上了一根烟,聚精会神地听。

 “他喜欢各种姿势,(此处省略几十字)”

 “是吗?”小红羡慕得说。

 “我跟你说,那感觉真是让我死都可以。你知道吗?(此处省略几十字)我疯了!你知道那感觉太危险了,我离不开他了。我对别的男人也没有了感觉。我总想做,可是又知道这样不对头,真是太难受了。”芳芳摇着头说。

 “别说了,我明白,不过你还是挺好的。”小红捋了捋头发,把烟掐灭,抬头瞟了一眼在里面打电话的王凡,冷不丁问了芳芳一句:“你觉得王凡怎么样?” 

芳芳看了眼小红,又看了一眼王凡,表情有点困惑。小红赶紧补充了一句:“我不说那事儿,我是说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有好感吗?” 

芳芳淡淡地笑了一下:“才刚认识,也不了解,说不上什么。不过他给我的感觉挺舒服的,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我有点儿喜欢他。可是他好像喜欢你。” 

于小红咧嘴一笑:“上学的时候他就暗恋我。” 

芳芳没说话。 “刚才我就看出来,你对他有好感。你不爱说话的时候,就是对哪个人有感觉的时候。”

 “没那么严重吧。” 

这时王凡里面走了出来,面带疲倦。经过刚才和田惠玲的又一次大的战役,他觉得累极了。他感觉到心底里的那种失落,又开始在身体里蔓延、扩散。 

阳光照在王凡的脸上,阳光照在每一条街上。 

清风舞动,心弦飞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