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说 | 汪峰、姜昕、高旗做客新浪聊摇滚音乐节(转载)

图文来源: 2006年07月17日18:16 新浪娱乐聊天实录

  新浪音乐讯 7月17日17时,汪峰、姜昕、高旗做客新浪聊天,与网友一起聊聊即将在举行的2006深圳华侨城旅游狂欢节,以下为此次聊天实录:

    摇滚演出最舒服就在露天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我是主持人赵宁,现在做客新浪嘉宾聊天室的是中国摇滚界重量级的三位:汪峰、高旗、姜昕。都是新浪的老朋友,也想提醒各位网友除了通过电脑参与聊天,还可以拿起手机在移动中关注聊天的全过程,手机网址是3g.sina.com.cn,还有一个是sina.cn。

    其实说到三位今天能够一起坐到新浪来,应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不然挺难得的,因为新浪现在不是颁奖典礼(笑)。说到这儿我仔细看了一下,是马上要在本月21日到28日在深圳有一个活动,21日到23日会有一个为期三天的摇滚音乐节。我第一个感觉,三位应该参加过国内不少的摇滚音乐节,这次深圳的摇滚音乐节吸引你们参加,有什么样的原因呢?是“摇滚音乐节”这五个字就吸引你们去?还是有其它的一些因素?

  高旗:你坐中间你先来。

  姜昕:我们去是因为人家邀请(笑),不是我们追着要去的。另外音乐节是特别好玩的一件事,因为我们原来都看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特别喜欢,现在我们又能够在台上演出,演完也会在台下分享。因为夏天音乐节是特别一致的一件事,夏天就应该有音乐,然后狂欢。

  主持人:确实是。而且我们知道很多人去国外看摇滚音乐节都是在一个特别大露天的地方,所有人还可以躺着看,特别享受。这一次呢?其实我知道作为歌者来说,在台上其实也特别看重观众跟自己的互动,汪峰点头,要说吗?

  高旗:汪峰赶紧点头了。

  汪峰:我觉得这是我们做摇滚音乐的人是一定要去参加的,一直说要为摇滚乐做一些事情,或者是赶上一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常常有争论。像这些音乐节,我可以这么说,可能这一点外界是不知道的,这一次因为在同一个时间我还有一个演出,是我本人打电话给黄燎原,我说我要参加你们这个。他当然……

  主持人:特高兴。

  汪峰:一开始跟公司沟通过,但是没有谈具体的,因为可能档期已经占了。我说很简单的一个原因,因为你去年贺兰山办得特好,所以我想去,就这样。我觉得这应该就是我们的态度,这样的事情不可以落。

  高旗:其实主持人说得有道理,听到“摇滚音乐节”这几个字就很想参加。摇滚乐演出最舒服可能就是露天,在一个开阔的舞台上,和朋友一块儿折腾。姜昕让我想起好几次,每次这种活动演完之后,都会下到底下跟观众一起喝着啤酒,看他们演出,挺享受,这种感觉挺美的。

  主持人:这次音乐节有一个特别的地方,真的有特别狂欢的气氛,安排了很多很疯狂的节目,比如大家一起喝啤酒。

  姜昕:去了才知道,自己去吧。

    深圳是个年轻的城市

  主持人:因为它有另外一个名称叫“南中国摇滚音乐节”,好像摇滚音乐在北方举行的多一点,真正杀到南方的少一些。

  高旗:我去深圳演出了几次,感觉深圳是一个特别年轻有活力的城市,深圳的平均年龄可能20多岁、30多岁,年轻的全国各地到那儿的人,对文化的感觉和对音乐的接触程度,跟北方特别接近,而且大家都很聊得来,在这么一个氛围里办演出,我觉得应该是属于特别挺美好的事。

  主持人:我隐隐约约觉得把深圳作为南方一个比较特殊的城市来说的。

  高旗:我这么说得罪谁了(笑),我确实有这种感觉。

  姜昕:深圳是。

  汪峰:广州和它有相当大的差别。

  高旗:因为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

  姜昕:我记得以前就有音乐节,你们都去。

  主持人:以前也去过。

  姜昕:对,我记得也有深圳的音乐节。

  网友(网名“动感地带”):摇滚音乐节都办以后就会使很多人喜欢上它,你们三位老师是不是也有这个想法,想去普及,让更多人感受它,喜欢它。

  汪峰:如果一年只有一次和一年有二十次,这是肯定不一样的,你想不熟悉也不可能。所以,这样的音乐节越多越好。有时我们总是抱怨听众不理解,觉得创作上特别孤独或者是觉得很缺乏一种民众的支持。现在有这么一批人,他们有这个能力可以做这样的音乐节,这真的是特好的一件事情。其实说太多、太深的没有用,只要每年有很多这样的音乐节,在他的生活里占很重要内容,也就忘了比较无聊的想法。

  网友(编号0709):我很关心这次演出的作品会以新近的作品多,还是会多唱一些经典的曲目。

  姜昕: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安排。

  汪峰:我们三个人的安排都不一样。

  姜昕:我是从第一张唱片到现在做的第四张唱片都有,精选了一下。

    高旗看完世界杯 忙着给姜昕写歌

  主持人:很多人都说特喜欢昕姐的《春天》。

  网友:这次看到姜昕和高旗合作感觉怎么样?

  姜昕:现在就差他了,这张唱片该收的歌都收集了,就差他了。大家都担心唱片里没有他怎么办。

  主持人:高旗因为世界杯耽误了工作吧。

  高旗:前一阵子夜里要看球,白天要干这个干那个,排不出时间表。后来世界杯结束了,就该做这个。

  姜昕:现在排出时间表了。

  主持人:因为高旗圈里圈外的都知道是一个超级球迷,平时还自个儿踢。还是一个车迷。汪峰老师是球迷吗?

  汪峰:过去是,现在不是。

  高旗:我刚知道他是台球迷。

  汪峰:当然这次世界杯也看。

    去音乐节的人可能都不是蘑菇

  主持人:世界杯刚刚结束,热度还没有降下来,这次又要到深圳把温度升起来。

  姜昕:国外整个夏季音乐节不停地延续,其实人的生活应该有音乐,应该有这样的狂欢,应该有为生命庆祝,享受这种欢乐,音乐、夏天、啤酒、爱这些字眼都是特别美好的东西,应该多一些。

  高旗:而且是在音乐节能体会到的东西,平常可能是虚幻的词,在那儿能体会到。

  姜昕:我看过一本书,说有人不得不做“蘑菇”,这些人可能都没看过星星,没有看过月亮,没有花香,没有月亮,他们整天就坐在办公室里挣钱,那种人就是叫蘑菇,去音乐节的人可能都不是蘑菇。

  主持人:姜昕是一个特感性的人,经常看她的歌词,听她说话,整个思维都飘在童话王国里。

  姜昕:人应该给自己制造梦,其实快乐有时是自己给自己制造的。

  网友:只有音乐能够让世界动起来,而只有摇滚音乐能够让动起来的音乐更有激情。

  汪峰:说得好。

    理想每年20场摇滚音乐节

  网友:以前听演出都是在最先是酒吧,后来有一些可能条件好一点的就去了剧场,这种露天音乐节我们有一些外地的朋友还真的很少能感受得到,也希望这种摇滚音乐节能够走到更多一些城市。

  主持人:现在来说虽然每年都有3、4个地方固定去办,但还是少。

  姜昕:差太远了。

  汪峰:其实像我们这些做音乐的人,这应该是我们的生活。理想的每年至少有20场,除了商业演出之外应该有这样的演出,这是我们最愿意去演的,我们可以养活自己,同时它又是我们最热爱的,它不像某一些演出,可能你突然发现这个演出跟自己没什么太大关系,钱是挣了,但是很沮丧。像这样的演出是我们心目中希望去的,所以还是特别希望一个是大家多支持这样的演出,多有人出来做。因为对于我们讲一定会全力去做。

  网友:这次看到有这么多摇滚的新老干将,很多人都会参加这次演出,你们是不是计划台上、台下都能好好狂欢一下,也算是一个摇滚人的节日。因为对于你们来说这么多好朋友好长时间没见了。

  汪峰: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大家能够在一块儿。

  姜昕:这是最完美的。

  高旗:希望音乐能够互动起来,台上、台下动起来,这是非常值得的。

  主持人:我突然想高旗如果去外地参加商业演出的时候,可能带着他的PS2,这次可能不带了。

    高旗:对,忙不过来了。

    飞儿乐团和摇滚的距离

  网友:我们很多年轻人都喜欢飞儿乐团,喜欢五月天,喜欢港台这样的乐团。你们感觉这样的乐团和咱们真正的摇滚音乐是不是有很大不一样?现在内地的创作,你们觉得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主持人:可能这个网友不是特别了解,但是他提到一个现象,像飞儿乐团这样,擦了一点摇滚边的音乐团体,确实现在很多年轻人很喜欢。

  姜昕:这跟炒作有关系,我代表我个人的观点。我觉得内地创作的灵感比那边强,内地真的最近这几年,很多特别优秀的音乐创作人,比如汪峰、高旗都是特别优秀的音乐创作人,很多这样的人,我自己觉得这些年比台湾好。抛开音乐制作的技术上的东西,单从人本身的角度来讲,就像电脑软件那部分这边是很好的。

  高旗:可能国内的这些乐队,想追求的还是触及灵魂的一种创作,这种东西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感觉。像那些乐团是挺不错的,从很多很多方面上来讲。但是我们对音乐的初衷和对音乐的理解,我更喜欢能够触及到灵魂的东西,而这种音乐在国内的摇滚乐是很多的,这是很难得的。

  姜昕:对,国内真的有一些人在认认真真思考这些问题,做这样一些事。

  汪峰:可能我们欠缺的就像姜昕说的是一些操作。我们其实心里面一直的愿望,能够通过我们的音乐,能够让大多数听音乐的大众能够心里心悦诚服地说:我们内地大陆的音乐就是最好的。但是现在很多可能20岁左右的年轻人,其实我不怪他们,因为我们欠缺的确实是很职业的操作,不管他是恶俗的炒作还是高级的商业运作,我们缺乏其中最关键的环节,也就是说除了音乐家,我们背后这个团队,而他们成功之处,很大程度上是这个。当然比如刚才你举的这两个例子,过去也和我是一家公司,他们确实有水准,包括音乐、制作人都有水准。当然比如说无论是飞儿还是五月天,外界争论很多,他们自己也在说,我们到底是不是摇滚人。对于听众来讲这不重要,但是在我来讲他们不是,但是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不要给别人以借口,说你们只有灵魂,没有别的。因为真正成功的音乐人是既有灵魂,又有所谓最坚强的外表的东西,它的统一。我最希望有一天我们能站在这个位置,当然这个是大家一块儿努力的。

  姜昕:对,需要整个团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高旗:还有整个音乐环境。

    最早的河南新乡演出记忆深刻

  主持人:我想三位其实都是差不多算伴随着中国摇滚界一步一步发展有十年了。

  姜昕:20年了。

  主持人:但是我想你们可能没有20年那么久。

  姜昕:我是10年,从96年发第一张专辑。

  主持人:经历了十年。你们印象中第一次参加露天的摇滚音乐节是在什么时候?我觉得第一次不会超过5年。

  高旗:原来可能没有开放场地,经常是大体育场的演出,也算是露天的,感受也挺好的,印象挺深的是河南新乡有一次。

  主持人:河南的新乡。

  高旗:九几年很好,是举办比较成熟、成功的开放的音乐节是近几年兴起的事。

  网友(网名“云海):飞儿和五月天能和摇滚相提并论吗。

  主持人:就像汪峰说的,其实我们不用特别刻意把它归到哪一类去。有一些朋友问高旗,说高旗你不插电的演唱会和新专辑会在什么时候和大家见面。

  高旗:其实不插电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条件各方面稳妥马上可以发行。新专辑正在录制中,应该按计划是9月份,也不好意思,拖了很长时间,因为从去年开始就预告,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完成,到目前整个音乐概念已经比较充分,差不多可以见面了。

  主持人:还有一些朋友很想知道,经常会看到有这样的演唱会及我们谈论也比较多,但是很多朋友说他们在外地看不到,说你们能够把它们做成音像制品吗?让一些不能去现场的朋友通过家里的电视看到。有时其实作为歌者,我觉得不希望用这样的方式。

  汪峰:但是毕竟有绝大多数的人去不了现场。

  主持人:会考虑吗?

  姜昕:这不是我们的事。

  高旗:我们觉得是可以接受的挺好的,我记得小时候看摇滚乐或者是听摇滚乐就是从电视上看到的,每次看都觉得气氛特别好,尤其是94年印象特别深,大家都在泥里。

  姜昕:看到那些老头老太太时我们就想老的时候我们可以这样。

  高旗:也想有一天我们可以到这些地方玩。

  主持人:其实参加这样的活动,你会有参加之前意想不到的一些收获,也挺有意思的。

    最打动人的音乐来源于感动

  网友:想问问汪峰,你曾经说过目前中国摇滚像许巍和你都是很厉害的,你觉得中国摇滚怎样才能崛起?是否能够达到摇滚在西方的地位?

  主持人:这个问题选得好吗?

  汪峰:我们都是好朋友,其实他到底想问什么。

  主持人:我帮他想一想,因为他的问题我只问了一半。后面还有,他说是想问问你目前音乐上有什么新的想法?是否会尝试加入一些实验性质的成分在里边。

  姜昕:扯远了。

  主持人:这个不明白了啊。

  汪峰:基本上怎么回答呢?我相信一直到现在还在坚持做音乐、出专辑演出的所有的这些人,说明他们有很强的用自己的音乐立足于人世间的能力。所以,我们一定会继续踏踏实实地做音乐。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存在什么新的东西了,所以说常常在问或者常常在回答有什么“新”,没有。新的只有是一种,就是新的组合的方式,你把所有你曾经认为特别珍贵的、能打动你的东西,用你自己的理解,有一个比较新的组合方式。其实音乐最打动人的还是感动,能够触及到你不管是哪种情绪。所以,我相信所有能够到现在的人,都会特别诚恳地继续做好音乐。

    高旗新专辑不回归重金属

  网友:很关心高旗,其实关心高旗的音乐很久了,尤其是第二张。虽然外界也有不少批评,但是在那个重金属时代受到抨击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你后来做的就有一点做作,让人失望了。据说你的新专辑会重新回到重金属,难道是从林肯公园得到的启发,不知道你是怎么考虑的?

  高旗:其实新专辑也不会重新回到重金属,对我来说那个时代可能已经过去了,因为现在提到重金属,我还是挺激动的。怎么说呢?我一直在音乐里领悟自己的人生,看到那一段时写的东西,知道自己那时的感受是那样的,这也是做音乐的一个便利之处,可以比较具象看到自己哪一步是怎么走。可能从上一张旋律化感觉会比较偏流行一点,有时觉得这一段时间音乐出来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但是过3、5年再回头看,发现这个事也不是很重要,就是你音乐历程的一个过程而已。所以,这个过程我希望它还能够继续延续比较长时间,希望我还有灵感继续写好的歌、好的音乐。所以,好多这种批评现在慢慢会觉得看得很淡、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在感受什么、自己在想什么。

  新专辑现在的感觉还是很乐队化,不是重金属,但还是以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声音出来,可能跟以往几张专辑都不太一样。而且在这个过程里,整个乐队也在磨合找到一种新的声音跟灵感,说实话大家有时排练还是挺兴奋的,这种感觉还是挺让人珍惜的,这是我们最初做音乐的冲动和快感,还是能够找回很多,而且希望以后还能继续有,这就是做这个工作最让人开心的一件事。不管怎么样,希望能继续享受这个开心,也希望我的音乐不让人失望。

  网友:高旗不要被市场化淹没,就是喜欢重金属。

  网友:我其实特别喜欢你们三位,但是感觉这么多年来音乐上都有一些变化,能不能跟我们说一说这些变化是来源于你们对生活态度的转变吗?

  主持人:可以这么理解吗?

  姜昕:就是生活的一种记录方式。我们在成长,我们肯定会变的。我觉得这个是特别自然的事情,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当然我觉得最重要的东西没有变。

  汪峰:我常常听到刚才所提到的这些问题,好像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提过这样的问题。后来我解释,但是我发现很累,就认真思考了他们为什么提出这个问题。我有一个看法,其实最重要的问题,没有谁有责任,就像刚才姜昕说的,我们是在记录我们的生活。一个创作者如果他不是媚俗,他一定不会为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目的而写歌,他只会尊重自己内心的感受,这是最真实的。但是创作者之所以有时被人不理解,是因为他是创作者,所以他一定会在意识上走在时代稍微前面一点。但是我后来发现,听我们歌的人,有很多人还停留在十年前、五年前,也就是说时代在变,很多听音乐的人没在变,他特别疯狂地希望你能不能还出一首像十年前那样的那首歌。虽然你不能说“你怎么能这么说”,但是你需要明白这个问题以后,就可以去体验到他的感受,然后你也不会对此太在意了。因为他有一天会明白,因为他也会走过这条生活之路,虽然他不创作音乐,但是他终究会明白,原来他做的这一切是对的。只有一种是不对的,确实应该让人失望,就是他非常明显地从他的作品里再也听不到大众人的声音和非常明显的媚俗的各种举动,这个没有什么理由,你也不能指责他没有跟上时代。其它可能需要时间可以证明的。

  主持人:其实得挺有道理的。刚才就有网友在那儿鼓掌,说汪峰说得特别对。

  网友:为什么现在很多的乐队都达不到像当时唐朝、黑豹的高度?是什么在限制你们的成长?是生不逢时吗?还是自身功力不足?今后你们觉得应该向哪个方向发展?怎么做才能做到既人市场认可,又能让自己满意?(笑)

  (姜昕鼓掌)

  汪峰:也是常常碰到,我个人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唐朝、黑豹最可贵的,也是确实到后来无论多出色的人都是不可能有的,是因为他们那个特定的时代造成了他们自身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够压制他们向往光明,和真的是无论多苦也要唱出我的声音的这种精神。

  为什么老有人这么讲?我真的很奇怪。我常常举一个例子,唐朝、黑豹他们的专辑面试或者是他们的歌出来,那时我们都很年轻,那时如果谁手里拿一个手机,我们一定认为他太有钱了。

  高旗:手里抓一个大板砖。

  汪峰:我的意思是当一个人见识和没见识是一定不一样的,我不是说他们的音乐不好,但是我说当时听他们音乐的人听过多少摇滚歌曲和流行歌曲。而现在只要初中文化的人,我相信他听的,有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摇滚乐的绝对不低于100首,我可能少说了。

  姜昕:有的连小学都听过。

  汪峰:在这样的选择和这么丰富的信息情况下,他依然能够说出我喜欢谁的,我喜欢姜昕,喜欢谁谁谁。我不认为我们在退步,我真的不认为。你想你有这么多选择还是会喜欢你,那你能力的提高和你被选择的难度真是太大了。那种时候真是出来的时候,这种形式没有别人真的是好。当然不是说他们不好,他们很出色,但是后来的人更不容易,真正其实进步和成熟的就是现在,虽然没有达到最好。

  刚才这个网友提的这个问题,依然是我上面说到的,他们都是活在过去的人,真的。我不是特别抱不平,你细细分析这个事情是不是这样。

  主持人:对。

  姜昕:黑豹和唐朝有音乐以外的因素,有时代的因素在里面,不光是音乐。

  汪峰:即便像老崔,我们所有人都尊敬和敬仰,他的歌搁到100年,或者是唐朝、黑豹一些出色的作品一样会好,但是给每个人心中的震撼力是绝对不一样的。如果你听黑豹之前已经把外国所有的歌曲都听得滥熟的情况下,它对你的刺激绝对不会那么大,但是他依然是出色的,因为出色的东西是不受别的东西影响的,只要能触动人心的东西就是好作品。

  主持人:我们记住很多音乐也是因为那个特定时代的东西。

  姜昕:但是经典的东西是能经受住时间的。

  高旗:对,而且现在的时代,尤其是多元化的选择,还有主体已经进入一个娱乐化的时代,不是像那会儿,其实可以说那会儿是一个英雄主义的年代。

  姜昕:很单纯的年代。

  高旗:需要信念和理由让人对生命充满希望和向前的动力。而现在有那么多选择,而主流音乐的方向越来越娱乐化,越来越大家是“爱谁谁”,大家高兴就得,你好、我好、大家好。所以,在这个时代你想做出真正让人又能接受,但同时又能触动灵魂的音乐就更难一点。当然这可能就是对我们的挑战,每个人在这种挑战里会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偏差和其它各种想法。但是如果你不迷失方向,还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挑战。

 最关注民生的就是摇滚音乐

    网友(网名“01)”:希望中国的摇滚乐能够更多一些关注民生社会的责任感。

  主持人:“01”说的这个问题是你们做音乐中关注的吗?

  汪峰:其实最关注民生、生活状态的就是摇滚音乐,我们一直这样做。我们的作品里面凭着良心所反映的,虽然说的是我们的生活,但是我们的矛盾、苦恼很多东西都是大家的生活。我告诉你什么没有反映?就是我们经常定时会收看的一些东西,那是毫不反映的,那是反映什么了?

  姜昕:如果你是一个聪明的人,会选择那种对你生活有好的影响的东西。你如果每天选择的东西都是娱乐、一笑了之,你其实是一个傻子。人在生活中应该学会慢慢吸取那些好的东西,比如好的音乐就是一个,是对你的生活是有好的影响的,这是特别重要的。

  高旗:你需要快乐是没错的,但是快乐到底对于每个人肯定不一样,我们先要思考一下,到底什么对于自己是真正的快乐。当然我们也不可强求,我也不会指责你那个不是快乐,这就是刚才姜昕所谈到的,我们应该稍微想一想,要每天什么都不想。

  网友(网名“热死我了”):好听的旋律、华丽的歌词以及像快餐面一样可以添满脑子的音乐,这就是现在的流行音乐,但这不是摇滚。

  网友:想问一问我们特别关心的一些娱乐方面的东西。

    长发还是摇滚的标志吗?

  主持人:大家很奇怪,为什么很多搞摇滚的同志们都是留着长头发,说这是有一些什么典故在里面吗?

  汪峰:长吗?

  高旗:我现在还算长吧。

  汪峰:我觉得是这样,像高旗,我觉得这个适合他,你让高旗剪一个寸头。

  高旗:我适合剪很短的头发。

  主持人:很适合。

  汪峰:只要适合也行,我开始留长头发也不是为了搞摇滚,后来搞摇滚的人都变成寸头,我还是觉得这个适合,后来留的时间太长了,就换一个普通的。其实他们把好多东西赋予太多意义,没有很多意义。可能曾经有一段时间就认为这是表现我的个性,没问题,但是成熟以后就不重要了。

  高旗:曾经有一段时间长头发是一个标志,真的是一个态度,我和别人不一样,我自己有自己的个性,很简单,每个人都可以理解,而且现在很多小孩态度已经不从长头发表示,因为长头发已经泛滥,没有什么,就从其它方面表示,包括刺青,包括各种寸头或者什么样,这都是特别好的,每个人都要表现自己的个性,我在这儿,你们要注视我,这就是特别好的。

  姜昕:对,我是这样的,我跟你们不一样的。

  主持人:看来后来男生开始留长头发就是受那一段时间的影响,看到了,就去学了,没想到现在该剪的都已经剪了。

  网友:我非常喜欢那时的张楚等很多人的歌,但后来就没有再看到他们出来了,你们现在了解到当时那一批很多的人现在都在做什么吗?

  汪峰:好像你得问他们,我们不能说人家在干吗。

  主持人:所以这些网友就不要再问啦。

  姜昕:在生活呗。

  高旗:但是我印象里大部分人还是在继续搞摇滚音乐。

  汪峰:只不过每个人有不同的计划跟生活。

  主持人:像山西、宁波、杭州地方的网友朋友都希望你们能够去那个地方做露天的音乐演出,说他们真的期盼很久了。

  汪峰:给我们反映反映。

  姜昕:帮我们呼吁呼吁。

  主持人:高旗说深圳有这样的土壤,是不是有的地方这个土壤就欠缺一点,像沿海的城市,比如宁波,再加上温州,是不是就差一些。

  汪峰:气氛差一些。

  高旗:听音乐的气质好像不太一样,南方可能大部分还是流行歌会占比较主导的地位。

  姜昕:可能也受港台影响更大。

    最近工作安排

  主持人:网友点出来,像西安、兰州、北京都是摇滚的高发区。

  有一些朋友问,昕姐姐的新专辑已经发了吗?

  姜昕:还没有发。正在等高旗的歌。

  网友:听了你的单曲,觉得《春天》的旋律很好听,新专辑是不是这种风格多一些?

  姜昕:这个唱片可能人与自然的关系多一点,多一点蜜蜂、蝴蝶这样的词,现在开始从自然里悟人生。现在的阶段就是这样。

  主持人:高旗给姜昕创作作品有一个雏形吗?大概也会以自然为主吗?

  高旗:这事还没想定,要是自然的话,我也得找一个比较虚幻的动物,像狗熊之类的。

  网友:汪峰大哥,《我的路》什么时候能够听到?

  姜昕:一个月吧。

  主持人:还要再等一个月。

  汪峰:差不多,他怎么知道的。

  主持人:我也在奇怪。

  汪峰:可能在我的博客里看到。

  主持人:现在姜昕有博客,汪峰有博客,高旗没有。

  高旗:有。

  主持人:都会经常上去。

  高旗:我确实比较懒,我的博客是因为前一阵世界杯开始之后逼着我写,我就写一点,还发现挺好玩的。

    高旗去德国看世界杯的感受

  网友(网名“抽烟的猫”):你去德国看世界杯感觉怎么样?

  高旗:感觉挺好。

  主持人:我听说就看了一个英格兰,而且位置还不好。

  高旗:我们的票有限,安排我看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跟巴拉圭那场比赛,我们觉得还不如我们踢,就找了一个场地5天踢了3天球,其它时间到处跑,到处吃香肠,看德国球迷,德国啤酒每天都喝,基本上喝到不能再喝为止。

  主持人:我估计他们去德国也就奔着喝啤酒去的。

  高旗:你看到球队强的国家的自豪感特别强,你在街上看到都是巴西球迷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特自卑,恨不得换件黄衣服混进去。

  主持人:还有这样的心态,没有中国队,中国球迷的心态就更复杂一些。

  高旗:太复杂了。有很多人问你们是韩国还是日本的,我们说我们是中国的。看着我们不说话了,好像是“你们干吗来的”。

  姜昕:足球是世界的。

  高旗:我们只能小声嘟囔一句。

    回答网友关心

  网友:汪峰现在开演唱会有计划了吗?

  汪峰:现在有计划是在北京。

  网友:希望你多开几场。

  汪峰:好。

  网友:高旗最喜欢什么颜色?

  高旗:我喜欢组合的颜色,特别好颜色的搭配,像红绿蓝。

  主持人:世界杯球队的衣服你喜欢什么?

  高旗:还是传统球队的衣服最好看。

  主持人:德国?

  高旗:德国的衣服不好看,我一直喜欢西班牙、阿根廷、巴西的衣服,挺好看。

  主持人:西班牙的球衣真正拿到手里太红了,还是葡萄牙的好看。

  高旗:我觉得葡萄牙的衣服颜色不如西班牙的好看。

  网友:汪峰喜欢什么动物?

  姜昕:肯定是女孩问的问题,问颜色和动物。

  主持人:你养过宠物吗?

  汪峰:养过,养过特别大的狗。我喜欢,但是养不了。

  主持人:我还以为喜欢养蜥蜴,很多人养。

  汪峰:谢谢。

  高旗:变色龙。

  网友:汪峰,你对你的哪张专辑最满意,我认为像《花火》、《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怒放的生命》,这是我三张最喜欢的专辑。

  主持人:对你来说可能张张都喜欢,因为都是你的。

  汪峰:可能是《花火》,《花火》相比之下最喜欢。

    汪峰和高旗比酒量

  主持人:网友的问题问到这里已经千奇百怪,其实我们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再帮他们八卦一下,是不是做音乐的人酒量都很大?

  高旗:这不是1+1=2的问题。

  主持人:你们评价一下,高旗能喝吗?

  高旗:我中等,但不好酒,如果喝也能喝,啤酒喝得还可以,但是我只要一沾白酒,基本上过了半斤就倒了。

  主持人:汪峰在这边嘿嘿一笑,那你就是不行(笑)。

  汪峰:能喝,但是我是不太喜欢喝酒,但是一定要喝的时候,肯定是没问题。

  高旗:就别把我逼急了。

  姜昕:我基本上不喝酒。

  主持人:最后大家都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去深圳的那个活动是需要买门票吗?

  汪峰:肯定的。

  主持人:最后还想问一下,刚才我们提到是21号这个活动整个开始,但是我们是从23号开始。但是我们只有三天。

  姜昕:21日到23日是演出的时间。

  主持人:同时还有先锋的电影。

  汪峰:整个活动结束是28日。

  主持人:你们三位会留在那儿呆几天?

  汪峰:看安排,不知道。

  姜昕:听组委会。

  主持人:我们今天的聊天就先到这里结束了,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支持,希望能够离深圳近一些城市的朋友都可以去看一下、感受一下。

  汪峰:谢谢。

  高旗:再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