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逆着青春逆光的汪峰 我们一样生来孤独

  在某种意义上,所谓我们的人生,不过是习惯孤独的一个连续的过程而已。

  他迎着青春的逆光,浸在孤独里不停地奔跑,发现昨天与今天不同的温度。

  他带着一副黑边眼镜,他中央音乐学院毕业,他童年时自闭,他五岁开始拉小提琴,他绝望而幸运,他组建了一只叫做“鲍家街43号”的乐队。

  后来某年某月,他以为自己什么都没有了,把自己洒在黄昏的夕阳下,建国门桥上。说《晚安北京》。这声道晚安像是个结局。错了,这刚刚是个开始。

繼續閱讀 “评论 | 逆着青春逆光的汪峰 我们一样生来孤独"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