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说 | 汪峰做客搜狐娱乐播报

来源:搜狐娱乐播报  主持:吴晴   摄影:老孙  摄像/制作:老孙  导播:娟娟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这里是V.SOHU.COM,搜狐娱乐播报,正在为您直播的明星在线节目,我是主持人吴晴。今天请来的嘉宾是有中国新摇滚教父之称的汪峰先生。

汪峰:大家好。

主持人:听到这个名字,您对这个称呼有什么感想呢?

汪峰:挺别扭的。

主持人:为什么,我觉得挺光荣的。

汪峰:我一直对这种称号,倒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好,就是安一个头衔,一般就是两种结果,一种就是这人快差不多了,还有一种给自己很多莫名其妙的压力,没有必要。而且我觉得我没有到那个份上。

主持人:我们感觉称为新摇滚教父,对中国摇滚未来的发展很多取决于你了。

汪峰:我只知道做好我自己要做的,我一向对这种名称、头衔,因为我觉得没用,可能明天这个名字又安到别人头上了,所以看重这个或者因此而高兴,这些都没有意义。

你的歌好,能够深入人心,这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今天也是为新专辑做宣传,我们听到7月1号新专辑已经发行了,选择7月1号是因为是你的生日吗?

汪峰:生日是29号,因为是场地的原因,所以挪到了7月1号,就在7月1号过这个生日。

主持人: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张新专辑,我手上有一个,可以给各位网友看一下叫《勇敢的心》,这个专辑的封面特别现代,电子的感觉,给我们简单解说一下这个专辑?

汪峰:差不多准备了一年半的时间。从60多首歌里面选出最终的12首。花费了很多的精力,这张专辑投入也很大,后期是到美国去做的。基本上我这张专辑是比较满意的,在我出过的七张专辑,这张和2000年的《花火》是我最满意的。

主持人:2000年和2007年两张专辑是最满意的。

汪峰:从97年到现在一共出了七张专辑。

主持人:这两张专辑有什么不一样?

汪峰:本质上没有不一致,做得更彻底,在摇滚乐表达上更加开放、自由和更彻底一些。相比之下,让我觉得不像以前专辑里有些东西,总让我做完以后,或者在我制作当中,觉得这个一定是一个遗憾。这次没有,这次我觉得我都做到了,而且挺满意的。

主持人:怎么会在做的当中就认定这个?

汪峰:有些时候,你的认识在这里,现实能力在下面,你在做,特别想接近这个认识,但是到不了。

主持人:那不是挺悲哀吗?

汪峰:是的,现在这张我觉得没有问题了,也有遗憾,就是有歌不能放上去,被砍掉了。

主持人:从《晚安北京》到《勇敢的心》,你有没有记得自己总共写多少首歌?

汪峰:600首左右。

主持人:十年间有600首左右?

汪峰:对,大家能的听到的是80首左右。

主持人:但是最满意的那些歌还是在2000年专辑和这张专辑。

汪峰:让我对整张专辑最满意是这两张。

主持人:有没有歌曲是让您特别难忘?

汪峰:早期的小鸟、晚安北京,后来的花火、想妈妈,这张专辑里的歌曲有很多,飞得更高肯定不是我呕心沥血。

主持人:但是传唱度很高。

汪峰:但是不代表是我最好的作品,这点是肯定的。

主持人:为什么很多时候,音乐创作人自己喜欢和老百姓喜欢的往往不是一种。

汪峰:这就对的,如果和老百姓喜欢经常契合,就不能真正创作出来最好的,不是说老百姓水准低,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一个创作者的意识不比现实要超前一点的话,不可能是创作者。那样叫工匠或者就是职业写手。这是不一样的。《在雨中》很多人喜欢,但是我认为那是我最差作品里的一个。

主持人:反正跟我们喜欢的完全是两个极端。我们看你的专辑里歌曲的名字,包括你喜欢的花火,勇敢的心,让人联想起很多电影,是故意这样,还是有巧合?

汪峰:是故意的,我基本上是写完歌词以后,会看歌词里或者是觉得是不是要赋予它一个,首先有歌名,写完歌词在想,我觉得这个名字最合适的,当然我非常清楚这是一部电影,但是我觉得它是最贴切的。

主持人:跟你喜欢的电影有关吗?

汪峰:只有花火是我最喜欢的,而且起名叫花火也是对北野武的致敬。这张专辑里两个,我觉得这个主题跟这个名字最贴切的。

主持人:我们以为是你非常喜欢这些电影?

汪峰:都不差,我比较喜欢电影,但是后面这两个并不是因为电影激发了我喜欢这个歌。

主持人:要澄清一下,让歌迷去听的时候不要带这个误解。在之前采访中,您曾经说过最新这张专辑是一种回归,这是什么意思?

汪峰:就是早期音乐当中和想法当中不带有任何的负担、杂质,是一种很单纯的对摇滚乐的喜爱、向往,包括去表达,经过很长时间,无论是在音乐上面还是对生活上面,会遇到很多事情,很多的事情会不断修正很多东西,有的时候这种修正是往前走,有的时候往回拉你,这是一定的。人有的时候会处于晃动、犹豫或者起伏不定,自己无法去肯定,经历了这些阶段以后,到了这张专辑,我觉得我想清楚了,这张专辑具有我最早期的心态,就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或者影响我对一件事物表达的真实性,不会有什么负担了。我的理解要比十年前更成熟了。所以我说这是某种程度上的回归,但是我觉得比早期要更明白一点。

主持人:下张专辑会不会带着回归的感觉去做?

汪峰:我觉得会。基本上是这种专辑,让大家的听觉只会越做越纯粹,我可以花十年的时间找到现在这张专辑,我可以说这就是我。前面六张我都说无法肯定是完整的我,其中都有,但是并不完整。到这张,我说我找到了,之后,我相信只会说我会做得更好,表达上更精彩。

主持人:前一张专辑跟您的生活状态有关系吗,出现了一些犹豫、冲突或者什么?

汪峰:都有关系,再有你的创作水准和认识,即使是生活很平稳,他一定是到了时候才会有,我比较努力地去寻找,我总是不能够完全肯定这就是我。像《飞得更高》、《怒放的生命》,别人说这就是代表我,我说不可能。这张专辑是,每首歌包括整体,包括设计,包括照片,所有的,我觉得这是我。

主持人:这设计你有参与是吗?

汪峰:对。我的头像给40多个设计师,他们给我设计出来60多幅作品,其实都很棒,我们全部选完以后,觉得这张是最符合我现在的状态和最有代表性的。

主持人:经历了一个挺严谨的过程,从60多首歌里选出,这张专辑是真得是精打细磨的专辑,但是这张专辑一出来,单曲《勇敢的心》一出来,还是有点小麻烦,小风波。这个小风波是你觉得对网络上出现一段视频,称你高潮部分和加拿大的一个乐曲非常接近,这个事出来,你心里有什么感觉?

汪峰:最主要的感觉是无奈,有的时候挺愤怒的。其实中国是一个把很多意识,很多概念上升到形而上的国家,特别会给你上纲上线的感觉。有的时候你会觉得我说不是,我不说也不是,你说什么你都不是一,就是这样。

主持人:不说什么呢别人就认为你是这样了。

汪峰:不说什么,就认为你是,了解我,相信我的音乐的人,我不说,他肯定不会觉得我是。那些不了解我,甚至我觉得可能有其他目的的人,其实我说什么你都是这样的,所以没有任何意义。我也没有说在什么场合真正做过什么回应,这两天网络上说我在广州做过回应,其实我在博客里已经写了,具体怎么回事,我觉得很坦诚地写了。那天跟吉他手在聊这个事,他是我这张专辑的制作人,还有编曲。有人说《边走边唱》是抄写的,因为他是编曲的,他说如果这样的话,全中国做流行音乐的人都是抄写。我不是替辩解,我们可以看这些人这么说的时候,带有什么心态。我不解释什么叫抄袭,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没必要抄袭,就这么简单。

主持人:关于这首歌的说法,你觉得没有必要再做过多的回应?

汪峰:没必要,说多了没有意义。我没得可说,只能是这样。

主持人:反而是被利用了。

汪峰:倒不是被利用,本来这个事跟我没有关系,说太多了,没用。

主持人:刚才我们聊到这张专辑,很遗憾的一张,有一首歌被砍掉了,为什么?

汪峰:在我博客上有叫《疯了》,我把它的歌词全部登出来了,可能还是不能完全自由地说一些话,我不是带有恶意,但是我可以理解,因为创作的时候,没有想说我是不是这么说,不让我发,如果这样的话,你的创作永远达不到很好,因为那样有负担的,写完以后,我会认为这首歌是一首好歌,很少有人听过一首歌,也都会认为这首歌非常厉害,确实让大家听到,也许再过一段时间。

主持人:是因为要你做一些妥协吗?

汪峰:如果妥协可以出版的话,早就妥协了,有些歌曲可以修改,有些歌曲是不可以修改的。

主持人:有考虑在网上发行吗?

汪峰:可以考虑,但是不是现在,既然有些人对这首歌那么敏感,就是说这首歌可能引起一些事情,我不希望因为这个影响到我,我觉得我的专辑和我们公司所有的人努力就是这样。

主持人:作为公众的摇滚教父更不能随心所欲创作一些东西。

汪峰:当我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我特别地对这个称号更加地……,我一直在说,如果我现在是地下的歌手,我的唱片可能放唱片店里只卖个八百张,一千张,那肯定能发这首歌。

主持人:甚至不出专辑,专门出这首歌。

汪峰:但是现在不可以,反正特别遗憾,这首歌放进去,这首歌就特别完美。

主持人:现在还没有渠道听到这首歌,只能过一阵子再说。

汪峰:对。

主持人:这么一说,反而我很期待听这首歌,人都有好奇心。

在汪峰过去的很多歌曲中,虽然你不喜欢,或者是并不是你最满意的歌,但是很多老百姓从你的歌里听到了小鸟、飞行、自由、命运,他们觉得很喜欢,传唱率很高,这些主题是否是你经常关心的东西?

汪峰:对,我是把这些象征,他代表我心中一直向往的东西。我事实上作品里最关注的是,我一直都坚持切入到最现实的生活,像这张专辑里《无名之辈》都是这样,你需要写你最真实的生活,即使是一个片断,一件事,一个动作,因为我们无法去从一首歌里写十年或者写所有的事情的发生,但是事实上,如果你捕捉好了,有好的表达,一瞬间,就可以了。所以那些东西是我心中的象征或者我希望一个人应该达到的状态,但是我会全部建立在现实生活当中,我的歌词里你会发现是这样的。

主持人:这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你在做音乐的时候,有没有刻意要传递给听众一些什么东西,你的音乐理想是什么?

汪峰:我要传递的,也就是我要坚持的,我对某些并没有带有文化性和娱乐性东西的拒绝。对一些世俗观念的不妥协,这是我所坚持的。从我作品出去以后,这样的东西可能会传递一个信息,是不是有可能有一些人有一群人可以这样坚持一点自我去生活,我觉得音乐可能达到的,能够去达到的高度和广度会到这个程度。就是你永远不可以去想我今天写一首歌为了他们,或者写那种太无聊了,因为那样是虚伪的,你了解吗,根本不了解,只有真正了解自己,才等于了解别人。其实创作者一定要非常客观地了解自己,一点都不能虚伪,面对自己很多方面,即使是特别阴暗的方面,都要去了解,都要承认和清醒,这样等于了解了世界,因为人是一样的,再加上生活当中看到所有的事情、互联网,报纸上,他会丰富你所有对事件的认识,再加上阅读,那时候就会有一个客观的认识。

主持人:有没有想过做一些老百姓能接受的流行音乐,又简单,传唱率又高?

汪峰:事实上老百姓喜欢的就是,我认为是我现在做的或者现在有那么几个站在最前面的人在做的,但是并不是我们媒体去非常大力推的。我们总是说老百姓喜欢的就是那些,但是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事实上应该这么说,是媒体喜欢这些。因为中国老百姓还没有自主权,就是在听觉、选择文化、音乐上面,一定是媒体给了他,这人厉害,放一百遍这人就是星星,如果你们放的音乐,不能说全部都是,确实是一些有价值的,或者是优秀的,从历史角度来讲都是这样的,那老百姓自然觉得这就是好音乐。我并没有说总是标榜说摇滚音乐就是好音乐,但事实是这样。我是不会那么做选择的,因为我认为这是我认为有意义的音乐,摇滚乐,而且我坚信,随着时间,最终老百姓会认为这是最好的音乐。并且从国外,从历史的脚步来讲,摇滚音乐最终也会成为最主流的音乐。

主持人:所谓说中国现在流行音乐什么层次就决定现在中国的媒体人是什么层次?

汪峰:根源问题是政治,然后主导着,所以我只能把这个责任推在你们身上,是这样的。

主持人:除了说新专辑,还关心你平时,除了忙专辑,还在忙什么,其他所谓展览是吗?

汪峰:就是这个,是在专辑之前做的。就是做的耳膜影像,就是我把我的头像给全国可能还有国外几个人弄一个展览,就是为了能够把我的LOGO做一个提升,选出来做这张专辑的封面,包括以后很多相关的产品。

主持人:做这个,除了选你的专辑,没有其他的想法吗?

汪峰:没有。最主要的想法并不是为了专辑,比如说你看到红色的大舌头,就会明白这就是滚石乐队,那是全世界最成功的商标。我要做的是这种,不是照片,不是你在摄影棚里摆姿势的照片,而是这么一个,你可以贴在不干胶上,可以贴在衣服上,最简单的,非常代表形象。

主持人:我们以后看到这个,是想到你还是想到?

汪峰:想到我,想到我的音乐。

主持人:这个展览原来是这么一个目的,以后还会去举办吗?

汪峰:会,可能等专辑完了以后,外地也会,而且要增加作品量,在扩大设计师的范围。

主持人:有没有想过通过这些方法推广音乐呢?

汪峰:如果展览或者说规模可以越做越大的话,那可以配合着展览上做一些演出。总之,我是希望能够把艺人的宣传和形象提升到另外一个高度,而不是仅仅是日常的宣传。

主持人:除了你做的歌曲所谓的流行歌曲有区别之外,连你的宣传都跟他们的宣传方式有一个分割。我们觉得许巍和你同时出道的歌手吧?

汪峰:许巍比我早两年,差不多。

主持人:你认为他所坚持的摇滚音乐风格跟你所坚持的有什么重大区别?

汪峰:没有什么区别,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在表现风格上有区别,我很确认音乐在我生活中什么位置,我应该做什么,我应该坚持什么,我反对什么,这是非常清楚的,这点上,我们两个的想法是一样的。

主持人:你说过他是你唯一的对手是吗?

汪峰:我原话是这么说的,我和他是好朋友,互相欣赏,如果要是作为对手的话,我认为他是可以成为一个对手。

主持人:通过了解这段原话,本质还是一个问题,为什么只有他能成为唯一的对手?

汪峰:我是从音乐的水准上讲的。

主持人:那其实打倒了一大片?

汪峰:难道这句话非常地去打击别人吗,我不认为。也许还有我学习的对象,比如老崔。况且就算我今天说了这句话,也不表明我狂妄,我的作品,我的水准放在这里,有任何人有异议,可以去探讨。我指得对手有很多时候并不是从名望,从地位,根本不是。我看重远远都是实际的音乐水准。

主持人:所以对真正做音乐的人来讲这才是更大的刺激。只有他的水平能跟你齐名,其他人的创作水平……

汪峰:这个就有点对这句话太苛求了,我其实没有对任何做音乐的人有过任何哎呀不行,感觉挺看不起的,从来没有过这个意思的。我认为中国摇滚乐队的水准,中国流行乐队的水准就是比较低,在全世界打一百分来讲,我们最多最多得40分。

主持人:跟足球差不多?

汪峰:差不多吧,比足球稍强点。

主持人:还是再说许巍,外界一直没有停止把你和许巍再比较,很多摇滚音乐的爱好者认为汪峰和许巍都是做摇滚的,就说许巍的音乐渐渐变得小资,而你的音乐同时变得商业了,你对这个评价怎么样?

汪峰:反正我从做宣传那一天到此刻,对这个问题每次都回答,渐渐变成我人生当中最无聊的一个问题了。他们的意思通俗点讲,这俩人为什么一火了,歌一传唱了,他们俩就俗了,他们俩就商业了,向主流投降了。

主持人:所以说难道让主流都封杀你们吗?

汪峰:有这样的问题,有这样的提议存在,就是有极其愚昧的表现,除了中国,在任何一个国家,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的唱片巨火,他的歌好听,他的歌传唱了,这个人变成王八蛋了,他是不是虚伪了,是不是媚俗了,请看他的作品,为什么觉得全国人民都唱他的歌了,所以他是一个二,况且我们没有到那个流行程度。为什么我们对自己国家的人不去支持呢,难道你不希望你支持的真得是全世界会传唱他的歌曲吗,我相信说这样的话人,真得到全世界传唱的时候他马上改口了,他会说这个人真伟大。我一直举一个例子,谁都不敢说B世俗,都说他太伟大,就是因为他太伟大了。你说他传唱度高,还是我传唱度高,如果这样说。这种思路就是依此类推,但是他绝对不会说,因为他很虚伪,因为他知道怎么有人敢说B虚伪,那是历史验证的。现在没有历史验证,所以你先说,哪天我们到那个高度的时候,你是不是就说我伟大,最后只能说你很世俗,这个道理就是这样。其实我们还在努力,我们做的音乐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们一直在坚持我们应该坚持的东西,不妥协的情况下,我们的歌曲,如果自然地能够得到大众的喜爱,你知道这种分寸是非常难做的,他和纯粹的通俗歌曲和极端的听不懂的音乐都不一样,那两头都好作。但是最难作的,就是每天挨着骂,挨着这种一听完全不明白的人在说这些话,还得做,还得把所有的杂念抛掉,端正各种心态,非常非常难,真得希望中国人能够帮中国人,如果我们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或者我们的音乐就是堕落了,你们讲出具体的,指引我们,提醒我们都可以。但是不可以说稍微比别人成功一点了,就俗了。

主持人:反而很少听到建设性的意见。

汪峰:没有,永远都是听这样的话题。

主持人:现在有人认为中国的摇滚死了,不是说观众群认为,还有很多摇滚乐队他们自己认为中国摇滚死了,这跟上面的问题有同样的评价。

汪峰:我觉得中国摇滚乐一直在进步当中,离死还远着呢。早期的辉煌那个是应该的,一件事物在一个国家和地区刚一出现的时候,如果他没有灿烂的感觉,那是不可能的。等于那么多年轻人,那么长时间积累的情绪,用一种音乐载体,有老崔,有唐朝、黑豹,那一拨人,一定会精彩,但是那个时候我们是孤陋寡闻的,就是我们这些受众群那个时候听过什么歌曲,见识过什么,没有。当时的音乐拿到现在,我相信一样是最出色的,但是给我们人的震撼一定不如在那个年代。现在如果有一些歌曲依然可以感动现在的人,那你觉得我们在进步还是退步。我从来都不觉得是在退步,因为我们现在的生活资讯太发达了,诱惑太多,选择太多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听几千首歌,但是我们还会觉得这首歌能打动我,这是我们自己的歌手或者是作品。这是我们的摇滚乐。那个时候我们总共听过十首摇滚音乐,我觉得是完全不可能的。我们觉得在高度发达和特别多选择情况下,还在坚持做这件事情,我觉得是在进步,只不过没有那会让人觉得这拨人都那么忙,但是不要忘了,我们可能连国外的所有歌曲,人都没有听说过。生活时代都完全变了,我们不要老是轻易否定自己。如果是从业的,我们的同行都在这么说的话,我只能说是他没有力量,他找不着感觉了。这件事物本身没有问题,有问题的都是人。

主持人:这可不可以用上面的回答刚才这个问题的答案来说,就是因为两边或者极流行或者极少人听得懂的音乐都比较好发展,在中间做摇滚的人承受的压力,无奈的东西太多,所以有力量冲出压力圈,做自己音乐的人越来越少。

汪峰:可以这么说,有来自现实生活中的压力和诱惑,也有创作力枯竭这方面的。

主持人:就是我不坚持可以滑向做流行的,可以养活自己了。

汪峰:所以说摇滚乐不是人人都可以搞的,但是人人有权利无论是听还是表达自己的立场,它是最公平的音乐,但是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做摇滚乐的,他一定是要考验很多方面,你肯定要有坚强的毅力,尤其在中国,在国外那就是摇滚乐的土壤,那没有什么可说的,不会苦哈哈的。但是在中国不一样。

主持人:考验你音乐的同时,考验你这个人是吗?

汪峰:是的。

主持人:出完这张专辑之后,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呢?

汪峰:就是各种各样的宣传,比如说现在我在这里。这个7月29号在宣武门的附近一个大的音像店是北京的签收。

主持人:具体什么地方?

汪峰:就是宣武门地铁站出来就知道了。

主持人:有一个签收活动,大家坐地铁去了就知道。我们谈,最近电视上各种各样的选秀活动不断地出现。我想作为新摇滚教父,对选秀有什么看法?

汪峰:挺好。

主持人:是形式挺好是吗?

汪峰:形式挺好,以这个形式赚取暴利更好,这不是反义,如果电视还没有发展到这里,那太悲哀了。无论以什么形式,只要不要太拙劣,整个行业过第一个阶段财富积累,娱乐行业都是好事。我的看法就是不要太拙劣,我们现在的选秀在我看来太拙劣。美国偶像,事实上也是通过赚取暴利,树立一个偶像,出唱片、演出,赚钱,没有问题。但是我们看了美国偶像,估计是从50名往后,个个唱的都是我们的冠军,任何一届冠军都是无法相比的,这一点不吹牛。

他们随便的一个选手,必须是会唱歌的,完全是我们无法企及的,别人在一个赤裸裸的商业行为的时候,也会知道,我得给我们人民有责任心给他一定质量的东西。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是以音乐为载体,不是一个舞蹈大赛,也不是一个武术比赛,是唱歌的,唯独从比赛当中,我们觉得跟音乐没有什么关系,这是我的想法,已经跟音乐没有关系的,这是我所反对的。我们可以什么都顾及到,但是我们还是要有一些良心对于这么多的电视观众也就是大众,还是要给他们水准高一些的东西,不要把太拙劣,太丑恶的东西给他们。比如说评委跟音乐没有关系,比如还吵架,大家把这个当做闹剧吵来吵去。

我在前一段时间看了一句话正验了中国,那句话说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他的文化已经全部沦为炒作和低级趣味,作秀,这三类,这个国家的文化就和人的素质已经接近了灭亡。这句话说得非常对,他之后还补充了,那些很高尚的情操,关于爱的看法,关于道德,关于崇高,无论是什么,正面的一些东西,如果已经让大家甚至觉得所不齿,好像在节目里,好像说什么,大家以调侃甚至羞于讲这些,剩下都是炒作、调侃、胡搞,这个就是完了。我觉得他说得特别对,你可以去看,现在我们是不是这样。如果朋友之间去聊天,聊点稍微粘点正经的,大家会觉得特奇怪,特假的。事实上到底什么是假的,你可以去经历这样的东西,现在时间还短,如果经历长了,你看看我们国家会变成什么样。所以我觉得有人说出这样的话,对我们是有好处的,我们应该去想一想。这就是我对选秀的看法,鼓励,但是我是拒绝,因为他水平太低,一旦水平高了,我会积极参与。水平高的底线就是先跟音乐有关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