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那一刻的孤独啊……

【前言】2007年10月5日早晨,正在丽江参加音乐节的汪峰突然接到父亲离世的噩耗。当天下午,汪峰的朋友杨樾为此在搜狐博客发布了文章。

开着车,收线了跟W的电话,突然眼睛湿润起来,那一刻无法逃避的孤独,让我几乎想停下车来大哭一场。身在丽江的W今天早晨失去了他的父亲……

我们都长大了,在父母的期待中,渐渐拥有了地位、金钱、家庭和你想要得生活,30之后,你无法对父母的老去视而不见了,更多的牵挂和陪伴并不能阻挡深埋心底的恐惧和心痛。于是兄弟们在一起喝酒也罢,只是一个电话也罢,都多了些对老人的问候,不是客套,是牵挂在心里的感同身受。

这几个月,老曾夫妇的两位老人一起住院,从他疲惫的声音中,你能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上有老,下有小”,我总是唏嘘着:我们也都这个岁数了,必须要开始面对和承受这些了。云南好远,我帮不上什么,如果在身边,真想替大哥去陪陪床,哪怕是送一顿饭,大哥们的老人我都没有见过,但是我真想替他们做点什么,那一刻是痛到心里的孤独,只觉得那也是为自己的父母做的。

爸爸病了,一直强壮而讨厌医院的老顽童,也要无奈的每天去医院做理疗了,我只能在周末跑回去呆两天,倒是爸妈一再的告诉我,没事的,恢复得很快……大哥们都会打个电话问我,咱爸好点吗?叔叔没事吧?我想他们一样的孤独,只是都藏在心里了。

我不敢直接打电话给老W,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从来都不敢想,如果换成自己,该是怎样的撕心裂肺,老曾把我打给他的电话递给了老W,我听到的还是那个深沉充满磁性的声音,我没有听到大哥的哭声,心里更加酸痛,眼泪跟着流下来,如果他在身边,我又能说什么,也许只能用力的抱着他。我们是独生的一代,又是因压力而忙碌的一代,大家庭的概念在远去,肝胆相照的兄弟们,只能默默的在对彼此的关爱中虚拟一个大家庭,还有谁能和你分担这一切,分担心里最深切的孤独与痛。

何谓孤独,甚至当我要给出自己一个答案的时候,都一样痛彻心肺,我能体味到的人世间最深切的孤独也许就是张洁的那篇散文的名字——《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真的失去了,你奋斗、挣扎、寻觅到的一切,都还有什么意义,人就像被独自丢弃在一个冰冷星球上,纵然身边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喧闹的城市,都仿如废墟……

我们都长大了,努力的成为父母期望成为的那个人,这无关你的事业与成就,在父母的心里,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善良、本分、健康、安定,即或有一天你成了一个伟人,在父母那里,你也只是他们的孩子。多年以前,我看到林志炫的那首《MISS MAMA》的歌词,开始忏悔自己的不孝,一直到今天。父母知道我在尽力了,但是在我心里,做再多也不够……用这首歌词结束这个节日的孤独的午后吧,我们能做的唯有更爱那些世界上最疼我们的人,也把这首歌词献给老W的父亲,愿他在天之灵安息——

MISS MAMA
你的那张结婚照片放在床头边
同样位置同样画面伴我多少年
那张羞羞答答漾满幸福的容颜
已是深深浅浅岁月刻花的脸
我的未来一天一点逐渐在展现
你的明天一夜一寸无形的缩减
是你默默付出让我拥有一切
是你让出青春换我一个永远
我可以放弃全世界只求能够多爱你一天
就算物换星移我的爱永不变
我可以背起所有累
只求看你快乐每一天
在飘雨的冬夜在六月艳阳天
我唯一的心愿


本文转载自杨樾于2007年10月5日17:17分发布于搜狐博客的文章《那一刻的孤独啊……》

作者:杨樾

著名电台主持人 资深媒体人 乐评人 亲子育儿专家 作家 NewRadio网络电台创始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的網站.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