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 WordPress.com 設計專業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转载 | 微博给唱片业最后一击 新媒体促发乐坛改朝换代

正在美国洛杉矶为新专辑做录制工作的汪峰日前通过微博发表了专辑第一主打歌《存在》——这被认为是内地歌手首次通过微博媒体正式发布音乐作品。微博新媒体的迅猛发展已经给唱片这个传统媒体带来了最后一击。发“单曲”已变得很容易,但发“专辑”的门槛则变得更高。“言之有物”、“贴近现实”成为“专辑歌手”的基本要求。

汪峰首次通过微博媒体正式发布音乐作品

“数字首发”成为不二选择

近年来,优先选择“数字首发”方式宣传并收回部分成本成为绝大多数歌手的不二选择。具有标志意义的是连一度宣称“我的耳朵就是听不了‘马屁三(MP3)’”的张亚东都在2009年踏入“无线首发”阵营。2010年,音乐制作人姚谦公开宣称“唱片已死”。今年9月,歌手王啸坤正式以纯数字方式发行《唱片》专辑,并打出“Say goodbye to CD(向CD说再见)”的主题。10月10日,作为中国唱片业的代表人物,宋柯宣布旗下的太合麦田音乐公司不再签约包括李宇春在内的歌手,正式结束唱片业务。“欧美乐坛以前销量50万以下根本不能进排行榜,现在销量2万都谢天谢地。歌手宣传找唱片公司还不如找姚晨。姚晨往微博上一放,比任何唱片公司都有用。”

汪峰谈到“微博首发”,也认为这种微博新媒体会使音乐人和歌迷的距离更近:“时代不同了,歌手和唱片公司绝对不能再远离受众,与歌迷、社会大众的直接交流才能给创作者带来新的创作灵感。”对于“与时代相适应”,汪峰特别解释说:“我已四十不惑,对名利得失不再那么在乎,创作的动力更多来自当下社会。这样的歌曲更应该主动拿出来和大家分享讨论,一起寻找答案。”

《存在》来自汪峰对当前社会的观察,“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我该如何存在?”汪峰希望通过这些歌词替每一个“善良却迷惘”的普通人发问。截至目前,这首歌的试听数超过1万次。

“新规高标”让原创歌手受益

1997年汪峰推出第一张乐队专辑时,以明显的个人情绪和风格为特点。这让他虽受业内认可,却在影响力方面受限。7年后的2004年,当时流行的“金曲”有周杰伦的《我的地盘》、王蓉的《我不是黄蓉》、蔡依林的《爱情三十六计》、S.H.E的《波斯猫》等,网络红歌则有《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等。那几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普通大众对前景都无限看好。此背景下,汪峰这一年发表的《飞得更高》马上被认为是“民声”代表作,让汪峰一跃与港台歌手同级。

但随着民众注意力回归到生活,“爱你爱我”式的空洞、肤浅歌曲渐渐不受待见。贴近实际生活、贴近群众的原创音乐开始升温。这其中最明显的现象就是以内地原创乐队为主力的音乐节在各地开花,最有代表性的仍是汪峰。他2009年创作的《春天里》,被农民工组合“旭日阳刚”翻唱并引起追捧。这一事件的核心是“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与听众普遍存在的忧虑感形成共鸣。汪峰就此上升为流行歌坛顶级歌手。

汪峰的成功不是个例。今年10月14日,民谣歌手洪启新推出了他的第四张专辑《谁的羊》。相对汪峰,洪启显得默默无闻,而且他多年来不管歌坛流行R&B还是“中国风”,都只坚持唱民谣——音乐中最重视“走基层”的门类。比如洪启最著名的《红雪莲》就采风自新疆天山地区。比如他2007年时为新疆儿童被拐当小偷的现象创作了《阿里木江,你在哪里?》。这首歌原本听众不多,但在今年“微博关注被拐儿童”事件中被网友“挖出”,于是广为传播。在今年的新专辑中,洪启还重新演绎了著名儿歌《哇哈哈》,区别于欢快的原唱,洪启用了一种忧伤的唱法。这引起了很大争议。虽然洪启并无具体所指,但听众很自然会想到“幼儿园行凶案”、“佛山碾轧女孩”或被戴“绿领巾”的西安小学“差生”。

内地原创歌手中因“言之有物”、“贴近现实”而收益的另一个极端代表就是左小祖咒。他的歌一直以“难听”为特点,刻意让歌词表达永远大于演唱水平。但现在,本只能是地下歌手的他不仅成为各大音乐节的“压轴”,还于9月初“逆市上扬”一下推出了两张新专辑。

港台歌手向内地看齐

内地音乐市场口味的变化基本意味着整个华语乐坛的转型。现在很多港台歌手在推出新专辑时都力收“贴近现实”的作品。在反映年轻人生活不易的电视剧《奋斗》、《蜗居》热播后,很多港台歌手“跟风”唱起类似主题。

比如吴克群2010年推出新专辑时就以《我能给的》反映“裸婚”:“我没有车没有钱没有房,只剩梦想”,以《破心脏》反映“白领”的心酸:“公交车挤压着伟大,我们都像牙膏一样……我们累得像只狗。”飞儿乐团今年推出的新专辑中也以《螺丝钉》替“白领”发声:“我是个小螺丝钉,在灰色丛林里工作无聊又无趣……空气快窒息。”余文乐在同期推出的新专辑中也借《给我一杯》表现了“裸婚男”的无奈:“住宅是负资产,没钱买奶粉……忍辱负重理想Bye bye。”

最努力“贴近内地”的当属古巨基。他今年推出的新专辑《大时代》把视角几乎全部投向了社情民生。《穷我一生》中“穷得剩下你的爱,没什么能给你买”说的是“裸婚”。《蜗居》则以“是三生一宅,或人生是三宅一生?”来点题。《宅》以“一想到聚会就莫名害怕,语言慢慢退化,借微博宣泄一下”等细节表现当代年轻人的“宅生活”。对于“富二代”现象,他干脆以《富万代》为题讽刺:“穷其一生富一代二代,什么都不奇怪,什么都想买,你要盖灯火楼台”。

微博等新媒体的发展促发了乐坛的改朝换代。虽然大批传统歌手“消亡”让念旧的听众惜叹,但这也同时为内地原创音乐及内地文化产业提供了洗牌空间。比如从现在起至年底是演唱会的黄金期,往年都是港台歌手一统天下,但今年北京将进行的21场标准商演中,内地歌手有胡彦斌、阎维文、沙宝亮、孙楠、凤凰传奇、新裤子、张靓颖、汪峰、杨坤、小娟与山谷里的居民乐队、屠洪刚、宋祖英12人,已占据半壁江山。


本文来自《北京晚报》的同名文章,《北京晚报》记者刘颖 文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的網站.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