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 WordPress.com 設計專業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转载 | 北京爷们汪峰:用摇滚乐温暖人心

  数千名观众高高举起的双手随着失真的吉他音色和强劲的鼓点挥舞;所有人放开喉咙跟着音乐从头到尾一次次大合唱……11月19日的晚上,成都的摇滚歌迷迎来了期盼已久的时刻——时下中国极具影响力和号召力的一位摇滚歌手把自己出道17年来第一次在四川的个唱变成了一场挥洒着激情和泪水的巨型摇滚派对。而在那之前仅仅两周,他刚刚在鄂尔多斯冒着零度的低温和大雪天气与在场的万余观众一同完成了一场堪称完美的摇滚乐演出。

  接下来的深圳、北京、上海,同样的场面还将继续……

  在人们记忆中,上一次有人以摇滚乐的名义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唱让歌迷疯狂,还是在1980年代崔健声名鹊起的时候。时光推移,这种文化现象的接力棒传到了另一个北京爷们儿的手里,他将成为中国摇滚音乐的另一个代名词。他的名字叫汪峰。

  用最时髦的微博推广自己的新歌,用不间断的大型巡演“席卷全国”,用歌声表达对亲人的爱和怀念,用老百姓听得懂的摇滚乐温暖人心……12月10日,“怒放都市”汪峰北京演唱会又将在万事达中心(原五棵松体育馆)举行。这座碧昂斯、艾薇儿、西城男孩、亚瑟小子、老鹰乐队、小红莓乐队等国际一线“大牌”都曾举办过个唱的设施一流的体育馆,将第一次迎来中国摇滚的声音“回家”开唱。

  ■ “我的童年里,小提琴是主角”

  父亲是一名文艺兵,汪峰从小就成了父亲音乐梦想的投射和延续。3岁的时候,汪峰和父母去北海公园划船,当时的小汪峰戴着父亲的军帽,背着玩具枪,在船上唱了一首歌,让父母亲看到了他的音乐天赋。5岁时汪峰拿起了小提琴,开始了自己的音乐之路。

  “我的童年里,小提琴是主角。”小时候,弹玻璃球、拍洋画儿这种同龄小朋友玩的游戏汪峰都不会玩,父亲对他的要求非常苛刻,他的童年生活就是每天练琴,非常枯燥。为了逃避练琴,汪峰曾经把自己关进厕所,但是无济于事,还是要继续练下去。

  “小时候学琴并不是件好玩的事。死磕一件乐器,成为演奏家,那对一个孩子来说是太痛苦的事了。考上音乐学院附中的时候,直到有一次听到柴科夫斯基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我才真正开始喜欢上小提琴,才真正了解到音乐的力量,它可以改变人们的情感和内心世界。”

  1986年,正在音乐学院附中学习小提琴的汪峰和许多其他第一次听到摇滚乐的年轻人一样,被崔健的《一无所有》震撼了。1990年,汪峰终于完成了父母的夙愿,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中提琴专业本科进行学习,但与此同时,摇滚乐的种子也在他心中开始发芽,他成了一个留长发的摇滚青年。

  “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没有信用卡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这首感动了无数中国人的《春天里》中,有汪峰若干年前摇滚岁月的真实写照。

  “当时如果一天练琴6小时,至少有一半时间我都在写歌,每写出一首就会到隔壁琴房叫同学过来当我的听众。那个时候真的是‘死磕’,坚持着。当时的乐队成员都是各个专业学科的尖子生,所以学校还比较容忍我们。”

  但是家人就没那么理解他做的事情,怕他“误入歧途”。父亲因为他的长发经常和他发生争吵,在所住的大院里甚至不愿和他走在一起。1995年,汪峰按照父亲的意愿进入中央芭蕾舞团,一年后他却为了摇滚梦想,放弃了首席小提琴的位置,离开了那里。

  “在我这里,信仰就是音乐。”从小到大,他在用全部的精力来践行着这种信仰。5岁开始学习小提琴,11岁走进中央音乐学院附中,19岁加入中国青年交响乐团,22岁正式成立了“鲍家街43号”乐队。23岁大学毕业为了父母走进了中芭交响乐团,24岁毅然离开,开始了玩摇滚乐的生涯。到现在,已迈进不惑之年的汪峰一直在为自己的信仰坚持着。

  ■ 两首新歌,关于父爱

  做音乐十几年,汪峰保持着每两年一张唱片的产量。今年40岁的他创作欲有增无减,即将在11月发行的第11张创作大碟中,一次性收录26首汪峰作品。这在华语乐坛是第一次,也是中国摇滚乐史上第一张严格意义上的双专辑。专辑的作品是汪峰在今年写的近80首新歌中经过反复推敲筛选出的、最能表达他现阶段所思所想的26首作品。而其中《向阳花》和《爸爸》两首歌则都是关于父爱,一首是汪峰作为父亲写给自己的女儿曦曦的,一首是写给自己已经远在天国的父亲。

  “爸爸我想你、我想你,这思念让我痛彻心扉。”人们印象中仰天嘶吼的汪峰在《爸爸》一曲中的演唱是那般温情脉脉,足以打动任何一颗柔软的心。

  搞摇滚、放弃国家院团的舒适工作,汪峰一直与父亲有很大的隔阂。父亲虽然并未表露过,却一直默默支持着儿子的音乐梦想。2007年,汪峰的父亲病故。由于军官的纪律,老人家一生都未能出国旅游。汪峰在一次电视节目中透露:“之后我出国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带上父亲的骨灰,把他散在海里或者宽阔的平原上,就像父亲去过那里了一样。”

  汪峰也从未邀请过父亲观看自己的演唱会,2007年父亲突然病故,这成为了汪峰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我自己是个不善于表达自己内心情感的人,所以每次开演唱会时都不敢邀请母亲去现场观看,怕影响自己的发挥。母亲也是一样,她一直都以我为最大的骄傲,特别是在我的演唱会上听到《我爱你中国》这首歌的时候。那是母亲唯一一次来听我的音乐会,那次也是为了代替过世的父亲去看的。”

  在11月19日的成都演唱会上,汪峰打破了自己不在演唱会上唱新歌的戒律,一口气把《向阳花》、《爸爸》和《存在》三首新歌穿插进了演出的曲目编排。而歌迷对他的新歌、尤其是关于父爱的《向阳花》和《爸爸》的强烈共鸣,也让他吃惊。

  “现场的观众不但能够和我一同合唱,还有很多人流下了眼泪。我单膝跪在舞台上唱完《爸爸》之后,看台上响起了成都观众鼓励我的声音:‘汪峰,雄起!’这个情景太让我感动了。”

  父亲去世后,现在的三口之家就是汪峰最珍惜的,一天工作回到家,与母亲和女儿曦曦在一起,是他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

  ■ “我的作品有三分之一是温暖向上的”

  “晚安北京,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晚安北京,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1994年11月,汪峰担任主唱的“鲍家街43号”乐队正式成立,3年后乐队发表了同名专辑《鲍家街43号》。其中的那一首《晚安北京》,不知唱醉了多少“北漂”的心,也不知伴着多少人度过了一个个难熬的夜晚。

  “一直以来,我都致力于想把真正的摇滚乐在不做妥协的情况下,成为中国老百姓能够听到,能够正确理解,并最终能够成为他们生活中非常需要的东西。”这是汪峰的摇滚理想。向着这个理想,他在摇滚的道路上摸爬滚打,颠覆了多数“摇滚青年”心中原有的摇滚概念,也让他备受争议。

  “我的作品中大概有三分之一是温暖向上的,像《怒放的生命》,我认为这些是必须的,生活中需要这样的情绪。而其余的那部分则更多是具有反省和批判意识的。都说我过去比较尖锐,现在比较温和。我自己也在琢磨,当初是什么让我那么尖锐?而现在又为什么是温和?其实这些东西归结起来,首先就是你的歌曲的可听性在增加;其次,你进入到主流的无论是听众还是媒体的程度有多少,这些跟摇滚乐是没关系的。而如果你一直听我的唱片到现在,不管是从声音、听觉习惯还是对吉他的运用、编曲思路和歌词的表达,这些整体的加起来,是有一种不变的东西的。”汪峰仔细地斟酌着,而他也一直认为真正的摇滚乐应该对人们有所警醒,能够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们。

  ■ 本版撰文/晓楚

  ● 对话汪峰 ●

  ■ “北京是个有信念的城市,这里的人最有人情味儿,也最懂摇滚!”

  记者: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你怎么看这座城市?最喜欢北京的什么地方?

  汪峰:北京是个有信念的城市,但当你失去信念时它就会离你越来越远。这里的人谈论的不仅仅是钱和房子,他们很多人关注的是内心、道德等美好的东西。我并没有特别喜欢北京的某个地方,只是一直以来就喜欢北京这整个城市。因为信仰,这里的人最有人情味儿,也懂摇滚!

  ■ “我们已经接近摇滚乐的黄金时代”

  记者:中国的摇滚乐从1980年代产生一直到现在,有人说它已经进入了低谷。你会这么认为吗?

  答:摇滚乐的黄金期还没有到来,但是已经接近了。谈论什么低谷,我认为这种现象是创作者自己造成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再多写一些歌呢?一个人不可以把客观因素当作堂而皇之的借口,是你行还是不行的问题,所谓行与不行就是你是否真正努力,你是否在这方面真正具有才华?我觉得摇滚乐真正黄金期的表现是,同一时代,同时在歌坛上具有一定量级水准的歌手至少有二十组,不分男女,都特好,各有各的特点。摇滚乐最重要的一点是在于你讲的是真话,发自心底的那些话,它的真实性要超越所有的修饰性。

  ■ “好听对于摇滚乐太重要了!”

  记者:一度有声音说你背离了摇滚乐,变成了一个流行歌手。你如何看待摇滚乐的商业性和可听性?

  汪峰:“商业”这个词在国内有一种特别模糊的概念。有的人把只要好听的音乐全部归为“媚俗”的、“商业”的,这完全错误。凡是能流传下来的、最伟大的摇滚乐作品,绝对都具备他们所认为的那些“媚俗”的东西。

  做音乐的时候,我完全可以用一种特极端的形式,让别人感觉:这就是摇滚。但这不是我的生活里经常碰到的形式,我能理解但是不能有同感。摇滚乐的表现形式是多种多样的,绝不只是愤怒、反叛,摇滚乐也可以是抒情的、唯美的,而且由于它的真实,摇滚乐美丽起来胜过商业化痕迹过重的流行歌曲。最可贵的是摇滚乐的东西是去描绘最最普通人的生活。好听对于摇滚乐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 “微博是种话语权,为什么不能用来推新歌?”

  记者:10月17日,你在自己的微博上首发新专辑的第一首主打歌《存在》,吃了华语流行乐坛第一只通过微博推新歌的“螃蟹”。

  汪峰:我觉得和歌迷、和社会大众的直接交流才能给创作者带来新的创作灵感。我一直相信,最好的作品除了最好的制作水准,最好的创作,还应该和时代相适应。这么做确实是种挑战,有挑战就意味着风险,所以,首先你要有信心,再有就是你拿出的东西足够强大,这样剩下的事情只是一个形式。我的歌多是叩问内心的,很不娱乐,但放到一个最娱乐的平台上,比如微博,则是对这种类型的音乐最广泛的传播。微博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在公众面前的话语权,大家在上面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表达,戏谑的,无聊的,真诚的,悲伤的,为什么不能用来严肃地推广新歌?

  ■ “如果只有音乐这一件事让我劳累,那就是幸福!”

  记者:出26首歌的新专辑,又马不停蹄地转战这么多城市开巡回演唱会,会感到疲劳吗?

  汪峰:音乐是我的职业,选择它就是因为我热爱它。活着,有什么事能够不累?那些短暂的轻松和愉悦是多么的稀有!这么多旋律和词句,这么多孤独的思考这么多纠结的日日夜夜,真的不轻松。但如果一生只有这一件事让我劳累,我相信那就是幸福!


本文来自: 北青网。另外,记者采写时有一些明显的错误,比如鲍家街43号乐队成立的时间,应该是1993年11月而不是1994年11月;还有汪峰当时的婚姻状况。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的網站.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