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峰 | 脚下是岛,自己是旗,致汪峰新专辑(转载)

2009年夏,汪峰的新专辑《信仰在空中飘扬》首发,那时我上大二。我早晨六点起床,骑车从双井到东单,成为第一个买到专辑的人。自认英雄,其实二货。拆包装时,感觉自己打开的是月光宝盒,我听着音乐,在长安街上兜风,骑车兜风,风恰到好处。《当我想你的时候》帮我意淫了亲吻和缠绵,《光明》助我鼓起了应对高数的信心,那时的《春天里》还没有旭日阳刚的事儿,那时的《再见青春》也无关《北爱》。那时一切都无关头条和子怡,那时真好。那张是汪峰最狠的专辑,这专辑是2009年乐坛最大的收获,后面这句不是我说的,是白岩松说的。

2011年冬,汪峰的新专辑《生无所求》首发,那时我上大四,我受了重伤,要做个风险不小的手术。推进手术台前,我听音乐誓师,我没敢想最坏的结果,我在想出来之后怎么活,最后伴我进刑场的歌曲是《存在》,最后一句“我该如何存在?”手术结束,推出来的时候,老妈哭虚了,我的第一句话是“腿能动,没事”。随后,卧床一个月,我基本康复。12月底,汪峰开了演唱会,这是我手术后第一次外出活动。他刚开唱,我就哭了,22岁,也算经历了小的劫难,活着不易,更求存在。记得在那演唱会上,我做了个决定,大概意思是,程远,去做你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去写作,去说话,用价值衡量生命,把理想握在手里,暂时放下五险一金。那一刻耳边震荡的是几万人合唱的那句“我该如何存在?”

2013年冬,汪峰的新专辑《生来彷徨》首发,这时我在上班,我是个没有上岗证的“主持人”,没有出过书的“作家”,但特高兴的是,我在为它们切实而快乐的付出着。更幸运的是,我遇见了老师和伙伴,遇见了观众,甚至汇聚了小小而珍贵的后援。

2013年眼瞅快挂了,回头看,我在弥天大谎中自持甜蜜,在冲撞慌张中妥协立场,在青春晚期时漂移调头,在彻底失去时确立存在,脚下是岛,自己才是旗。

老妈和邻居大婶踢毽子,赢了很高兴,老爸擦着新买的电动车,计划着周末的营养大餐,护身符再也不见,可保佑成为隽永,青春还在,青春的人也依旧可以装作学生买一张半价的电影票。热血尚存,温度不低,质量不小,《加德满都的风铃》响起,头条的笑谈死去,子怡的韵事不谈,渣男的各种事迹,懒得考证,只是发现,拥着人潮,夹着时光前行,很多事儿变了,可有些东西,还在那里没有变化,而唯有的这些不变,给了我们勇气,让我们还算清醒,可以面对,虽然摇晃,但脚下是稳稳的土地,落地的是真实的自己。

2008年起,汪峰成为我的偶像,2013年,也是如此。关于他渣男的事儿,如果是真,绝不提倡,应该批斗,但是他作为音乐人的部分,的确无私的给了我震撼,重塑甚至引领。我没有办法成为歌手,也不想,我没有办法成为商人,也不想,我貌似有办法成为一个写字的人,一个说话的人,一个可以在纷扰中坦白表达自我的人,并且,这是我的所想所爱。

混在文艺圈一年多了,碰见过他一次,因为我激动失态,他拒绝我的采访,其实也挺好,我想,总有一天,我们会有个合适的机会,坐下来慢慢聊,可涉及八卦,可揭穿风流,但貌似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嗯…你有什么梦想? 我猜,这是2013年咱们认为最可笑却也是最重要的问题。

喂,2014快到了,你有什么梦想,你还有梦想吗?

作者:李程

光线传媒主持人 视频部总监 知名电影博主 电影视频自媒体 ,文章于2013年12月3日发表于微博文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