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Q人物专访 | 汪峰,亮出自我梦想

我们,就是梦想

导语:如果不是因为曝光了感情,汪峰不会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的焦点,他是一个极其尊重音乐的人,一直以来都希望以音乐说话,以作品获得关注。

约汪峰采访的那段时间,他很忙,演唱会巡演加上在“中国好声音”中担任导师,工作成了他生活的主旋律。难得他能抽出时间,接受 BQ 的采访和拍摄。这次见到汪峰,觉得他比以前更放松了,以前的汪峰总让人觉得严肃有余松弛不足。

摄影师镜头下的汪峰,以往冷峻和酷是他拍摄的常态,但这一次则传达出更多的温暖。对话中他很平和,两个小时的访问,他极度真诚,即使面对一些敏感的问题,也没有闪烁其词,而是坦然面对。

相比采访来说,他更紧张拍摄。对他而言,在镜头前“摆拍”远不及说话那么擅长,所以他特意把之前安排在采访后的拍摄提到前面来,希望呈现出更好的状态。

这让我想到采访中他的一句话,他说更希望做一个自由低调的小鸟,他觉得,,被人瞩目未必是个喜剧。

虽然拍照片于他是个相对“被动”的事,但过程中随时可见他的主动参与。无论是造型还是服装,他都有自己的建议和选择。拍摄中,他也会适时与摄影师沟通,对于这次摄影师想要呈现的温暖,他很认同。只是,他的温暖,不仅仅是表面的笑,还有从容。摄影师之前拍摄过两次汪峰,对比以前的照片,会发现汪峰眉宇之间的变化,紧蹙的眉头舒展许多。

汪峰是典型的性情中人,不太会掩饰自己的情绪。这在对话中能直接地感觉到,访问的气场很对,他会让自己一直保持在一个比较兴奋的状态。感兴趣的话题,他谈兴很浓。面对一些尖锐的话题,他不会用惯常的公关辞令含糊应对,而是有态度有情绪。

相当一些歌手或演员,也许是更长于以歌曲或角色作为表达渠道,语言的表达能力要弱一些。但汪峰不同,除了唱歌,他语言和文字的表达能力都很强。采访中,他的回答很有思辨性,他的文字透过他写的歌词,可见一斑。对此,他的解释是:“可能我比较注重创作,所以对文字很敏感,同时也会要求自己其他的表达方式,要在一个水平线上。”

汪峰的真性情,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也展现得淋漓尽致。采访汪峰时,他刚刚录制完自己战队16进8和8进4的 battle 战。比赛中,在帕尔哈提和王卓合作 演唱完《故乡》后,决定谁的去留时,汪峰的矛盾和纠结尽显。最后他走向舞台,来到他们身边,希望在做出决定前抱抱他们。

采访中再度提起这个话题,他仍很感慨,“直到我念出名字前一秒钟,我才最终决定,之前绝对不是做戏,因为我不喜欢那样,你说为了节目收视率,让我演,我真做不到。”

他不讳言自己对帕尔哈提的欣赏,不仅仅是唱功更包括人格,“好声音的魅力不仅仅是唱,还包括自我表达。这场比赛,帕尔哈提从开始发言起,就一直在暗示我,不要选他,要选对方。你知道这种力量就更大,人的力量一定要比音乐更重要,因为一个人想要走到什么地步,决定于这个人的内心有多宽广,能包容多少事情。”

汪峰坦言最终一秒钟,他举起谁的手,已经跟谁唱得更好没有关系了,他更看重的是坚定的代表着自我的那个人。

如此,在“中国好声音”总决赛中,帕尔哈提虽然屈居亚军,但汪峰在微博中仍给予他很高的评价:冠军早已在心底,他没有梦想,因为他就是梦想。

说到梦想,大家现在首先会想到汪峰。在两季好声音的舞台上,他一直比较关注学员们的梦想,他的战队更被命名为“梦想班”。在第三季好声音中,他对梦想有了更深入的解读,即“我们就是梦想”!他认为梦想不仅挂在嘴上,更要付诸行动。

那么知道了别人的梦想,他的梦想是什么呢?

他说不同阶段有不同的梦想,20 岁,想做崔健;30 岁,想做鲍伯•迪伦;40 岁,想做自己。“今年我 43 岁,最大的梦想是与人分享已经拥有的那些宝贵的东西。”

一言以蔽之,超越自己更难。

但看着汪峰一场接一场高水准巡演,以及采访中他对自己清醒的认知,相信他一定能达到他的梦想。

过去的自我是小我,现在的自我有强大的包容性

这些年,汪峰一直没有停止创作的节奏,从 1997 年发表第一张专辑《鲍家街 43 号》,到去年的《生来彷徨》,总计推出了 10 张录音室专辑,也创作出许多经典的、让人广泛传唱的歌曲。在时下所谓 “唱片已死”的喧嚣中,他不仅持续推出新作,甚至每张专辑都超额超量。

BQ:我觉得这个量还是很大的,尤其现在唱片业很不景气,您还能坚持这种,,等于每两年就出一张专辑,这个动力来自哪里啊?

W:我觉得作为一个歌手和创作者的角色,如果不出作品,你这个角色不就没了吗,那样我会看不起自己。这些年,我差不多一年半到两年出一张专辑,如果我没有做到的话,我会觉得我一定是在混日子,在我看来一切的根本就是作品。另外,最主要的动力来自于我喜欢创作,有太多想写的,如果觉得没有达到,就会持续的努力。

BQ:对你来说,创作写歌是一种常态。

W:创作对我来说就像是吃饭和抽烟 一样不可以没有的。这一段时间我觉得状态不是特别好,因为“好声音”的工作和我自己的巡演占去了太多时间,每当我有好想法的时候,现实情况却没办法完成,因为我在做别的工作,这点让我觉得特别难受。我一旦进入到创作阶段,我就会特别开心。

BQ:在出《生来彷徨》那张专辑时,你说这张专辑是最悲伤的,但却又最接近这种光明。在悲伤中倔强地寻找光明,是你现阶段的一种生活态度吗?

W:不能说是现阶段的生活态度,而是生活和创作走到今天,我心里最真实的感受。就像有些人说《飞得更高》、《光明》、《勇敢的心》是你充满正能量,具有主旋律的一方面,其实我心中的正能量的歌曲,应该是更多的揭示生活本质和真相。这和我们生活一样,如果你还不了解生活中那些让你悲伤的,或者一些你无法去理解的东西时,你是不懂得真正的光明是什么的。
所以《生来彷徨》这张专辑,有很多歌曲更接近生命的本质,但反而它是最接近光明的,因为它只有一线之隔。从表象上,它没有直接诉说光明,但表达了生活我已经清楚了,但是我要我的生活更好,那才是真正的一种原动力。

BQ:你的歌在悲观中又能传达出一种积极温暖的气息,作为这些歌的创作者,你可以定义为“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吗”?

W:对,这一点从莫扎特身上也能看到。他所有的作品几乎没有悲伤的,听上去都特别欢快,但是他几乎是所有古典音乐时代里面生活最悲惨的一个作曲家,他生命中 80% 的时间都历尽苦难,被人家欺负,生活得特别悲惨。但是他写出来的作品是带给所有人快乐的,你就会不相信他怎么可能经历过这些。其实只有经历过这些的人,才会真的带给你快乐的真实性。

BQ:这次见你,我发现在以往冷静和酷的常态下,人变柔和许多,包括郑钧也说,你现在“放下”了。这个也是你想要的一种状态吗?

W:对,而且你会觉得这种状态是自然的,而且它会让周围更多的人愿意向你表达和分享。像我过去,好像给人一种隔阂的感觉,其实那不是我想让别人有的感觉。也许那时候还不足够成熟,更多的是自我。我现在体会过去的自我都是小我,真正的自我是那种强大的自我,它是会让人觉得你有巨大的包容性,但是我同时是有态度的,我说不的时候,无论有多大诱惑,对于我都一点不起作用。

只要有音乐在,只要你爱的人幸福,就是最好的存在

2014年汪峰巡回演唱会命名“峰暴来临”,他希望每一场都能给与听者如风暴般的洗礼和震撼。2014年8月2日汪峰在鸟巢开启风暴。偌大的舞台没有嘉宾,只有一个用灵魂在呐喊的摇滚歌者,三个小时,汪峰独自用近30首经典歌曲征服了鸟巢。

BQ:站在鸟巢 8 万人的舞台上,相比在其他地方开演唱会,会有特别的意义吗?

W:鸟巢真的是太大了,当升降机从台底下升起来那一刻,我就觉得很不同,看观众的距离和环顾四周的场面,包括我戴着耳机那个反送,一只耳朵在听外面环境,都是太不一样的感觉了。那会给你一种强烈的刺激,太爽了,你会觉得这个真的是一生当中很少有的体验。

BQ:十年前,2004年你在北展开了首场个人演唱会,出道十年才有了自己的演唱会,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和心情吗?

W:出道十年才开演唱会,有多么地不容易,那时的心情很兴奋也很紧张,觉得这个机会太珍贵了。
我自己没觉得北展的演出比鸟巢的要差很多,当然整体水准一定是没法比的,但是那时的可贵性也是没法比的,那时的有些东西是后来没有的,那种青涩,那种极强的向前冲的欲望,很想和大家表达的欲望,这个在后来不会有那么多,相对更成熟之后,有些东西不会那么地冲。不过也很难说是好还是不好,但是每一个阶段是你真实的状态,这个是正确的。

BQ:现在的你对比十年前,你的人和歌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W:我是觉得更坚定了,而不是随着年龄棱角更少。其实很多细心的歌迷他们会发现,从《信仰在空中飘扬》,再往后,到最近这三张,其实是我从最早期发歌到现在最狠的三张,就是对一些社会现象的抨击特别狠,但是当你真的已经到了这一步的时候,你的心境也变得更坦然了,也 就没有任何顾虑了。
过去我会有一些担心和顾虑,比如我明明喝的是水却说是咖啡。现在不会了,我确实就喝的是水,别的都不要赋予我。 它的区别就在这儿,我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变得更有力量,你的负担更小了,也更加纯粹。

BQ:我还特别注意到一点,2011年, 你出那张专辑,名为《生无所求》,那一年你 40岁,“生无所求”是意味着“不惑” 吗?

W:艺术家应该是到 80岁的时候, 还是充满着各种问题。但是他会更平静,这种平静出去的东西的力量会更大。因为你不需要通过反复的批判抨击,那种力量只是单一的力量,你也不能总是通过温暖的东西,温暖的东西触及不到根本,而是我们需要的,为什么这张专辑叫“生无所求”呢?就是所有的这些情绪的题材的作品都有,最后我想告诉所有的人,让他们自己去体会,如果听完这张专辑,如果这就是我当下的生活,我幸福吗?我是不是生无所求?还有一点,我想告诉大家,有很多人觉得到了我现在这个程度,就是功成名就,但是我就想告诉你们,如果这就是我的生无所求的话,那请看看这些作品,你们觉得我真的是满足了吗?不是的!

BQ:你的那首歌《存在》,让整个社会也开始关注存在感。那你现在找到“我该如何存在”的答案了吗?

W:对于我来讲,我该如何存在,是有答案的,只要有音乐在,只要自己的家人和自己爱的人,他们因为你而觉得幸福,这就已经是特好的存在。坦白说,“存在” 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命题。因为“活着”是一个状态,而“存在”要高于“活着”,当你可以“活着”了以后,每个人都有自我的要求,都有自己的目标,那个就是“存在”。

BQ:对比自己20、30、40的“存在”状态,你觉得不同阶段有哪些不同的难和困扰?

W:20岁时候的困扰很简单了,就是我要到那儿,跑吧,目的性特别强,不顾一切的。30 岁的时候呢,是有点矛盾,我已经跑到这儿了,但是我觉得这地方好像已经不是我最终的那个目标,然后就开始想,也许我下一个目标也不是最终的,所以我要开始调整我自己,然后你的生活在30岁的时候,并不是完全稳定的,包括你的世界观,包括你在意的很多东西都处于挺微妙的那个阶段,那难受就来了,你是想保有,还是想再去开创,取舍对于 一个人永远是最难的嘛。
到了40岁,有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一 切意义是什么呢?你真的拥有了让别人羡慕的吗?然后你也感慨,原来生活是这么的艰难,原来生命本身必然经历的这些东西,真的永远超出你的想象。

BQ:在你的歌里,“孤独”出现的 频率比较高。对你而言,孤独跟快乐是完全对立的吗?

W:完全不对立,有些时候是交融在一起的。年轻时候的孤独,是没有人知道你,没有人相信你,没有人支持你。后来 的孤独是,你必须要做一个决定,但你不知是不是对的。那到了现在这个孤独,是你自己无法用你的全部人生阅历去解释一 些事情。我不是觉得委屈,其实委屈、愤怒,都已经不是我这几年的重点情绪,那个太普通了。
比如我妈妈想替我说几句话的时候,我觉得我很孤独,因为她是我妈妈,她完全没有必要站出来说话,她这么老了,还要承受这些。我觉得很孤独的是我连我妈妈都不能照顾好。

BQ:一般孤独的人都会比较敏感,你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人吗?

W:应该算是吧,而且不敏感是写不了歌的,不敏感是做不了创作的。

BQ:但敏感并不代表脆弱。

W: 我觉得它代表了脆弱,但不仅仅是脆弱。敏感的人一定是脆弱的,所有最强大的人,一定内心当中有很多地方,是极度脆弱的。所有最有力量的,让你觉得无法超越的,不管最棒的拳击手,还是最棒的艺术家、伟人、或政治家,就是因为他内心的恐惧和伤感的东西非常多,他才会告诉自己我不可以这样,他才会知道,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人一定是这样。

BQ:如果把自己比喻成一个动物, 你更希望自己像什么呢?

W:小鸟吧,因为我喜欢那种自由的状态,我不一定要成为一个受众人瞩目的人,因为那不一定是一个喜剧,小鸟就是这样,既自由,又不那么为人关注。

到了 80 岁,你身边那个人还是我,那就太好了

这两年的经历于汪峰是特殊的,因为与章子怡情感的曝光,他成了媒体的焦点及大众茶余饭后的话题。2013 年底,他在微博中不无感概:“这一年,有悲伤也有幸福,一切过去之后更看清了生命,懂得了珍惜。”与其愤懑、纠结,不如微笑着面对每一天。

BQ:所以当一段时间,“帮汪峰上头条”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时,我看你并没有规避,有时也会拿这个自嘲。

W:对,说句实话我不喜欢,但是好多事物不是因为你喜不喜欢,它就存在和消失了。既然存在就别绕开了,所以我就一个是自嘲,一个是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们大家,对于我这没有什么影响了,你们愿意聊就聊。如果把它当成一场战斗的话,对于我来讲这场战斗根本就不是战斗,如果把它当成一场运动的话,那很有可能很多人认为这场运动的幕后主使就是我,那请问你到底把它看成什么呢?
我觉得之所以有这种现象出现,是因为现在大家的幸福感还没有达到,有一天,当所有人,拥有了幸福感以后,你再想创造什么头条的这种运动都没有用了。现在 这个时代,满足感和失落感并存,大家真的需要今天有这个事,明天有那个事,来填充它中间的那个缝隙,最后你发现你不幸被选中了。所以我要忧虑的不是这个话题,而是过去之后,你拿不出作品来,你没有更新的东西给大家,你已经不是一个音乐家了,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BQ:这两年你最被关注的就是跟章子怡的感情了,当初选择相爱的时候,会对日后要承担的各种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吗?

W:是这样,当你觉得你要爱一个人,当你决定这个爱要赋予她的时候,如果你的概念当中,还有说我爱了,我要开始想想这后面有好多事,所以我要控制一下,所以我要怎么样的时候,我觉得至少对于我们来讲,就不够纯粹。我觉得这应该是我能够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最简单最完整的一个答案:就是爱与这些无关,爱如果这些有关,我们早就连活都活不了了。
我觉得其实不管人家说什么,最终还要看原来他们是这样的。你用一些自己自然而产生的那些美好,去对待一些丑恶,那不就不存在对抗,那个力量本身没有可比性嘛?说句实话,以恶对恶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事有用,但至少我觉得跟爱这个事情无关,最后就爱也没了,力量也没 了,你就是恶。

BQ:但也会觉得这种爱有点难,记得之前给你打电话,祝福你的时候,你颇无奈地说你不知道这有多难。

W:么事不难呢?!这世界上尤其是跟爱有关的事情更难,难是难,但是你必须往下走,想让它不难也不难,就是你爱一个事物,爱一个人都一样,你一定要坚持一开始的那个冲动和初衷,不要随着时间的变化,就觉得淡了,就觉得变了。
所以你必须要充分了解自己,充分地了解爱,虽然爱这个字几乎没有人能彻底的懂得和控制,但是我们为什么不去努力让自己更好地了解爱呢?万一你的爱成功呢?真的,你不要跟别人说,我一定能怎么样,我绝对是怎么样,我觉得最动人和最好的誓言,就是我会努力,万一我可以 一辈子都对你好,万一到了80岁的时候,你身边那个人还是我,那就太好了。 为了这个万一,我会拼尽所有能力,就是这样。

BQ:虽然你之前经历过一些情感的波折,但是在你眼里,爱还是纯粹和动人的?

W:当然,这是一定的,而且它绝对会带来一种特别强大的力量。如果为此你去努力去珍惜那个万一,爱就会变成永恒的。

BQ:在你眼里,子怡最动人的特质是什么?

W:我觉得她非常真挚和诚恳,不以自己的美丽作为武器,因为她知道,她所有最动人的东西是因为她是一个出类拔萃的演员。演好每一个角色,是她一直特别看重的,并且非常勤奋。
另外她有一点也非常可贵,就是她看到我的一些缺点,她会非常直接地指出来,因为我很自我,自我的人有些时候是看不到自己的缺点,所以她能告诉我非常难得。

BQ:我觉两个人在一起交往这一点非常重要。

W:对,一个女人需要一个能够陪伴她让她心里觉得安全的一个男人,除了有共识之外,还有就是互补和理解。两个人真的是都相同就完了,千万别觉得两个人简直合为一体就是最好的,这样基本上就是很危险了,真的每个人都像在照镜子。当然这种不同是有前提的,比如我们之间的沟通就比较好,而且对爱的观点和价值观挺相近的。

BQ:同样,当你看到子怡身上的问题时,也会指出来吗?

W:当然,我们俩都会用合适的方式去告诉对方。我觉得这与你爱不爱她,没有直接关系,甚至你如果真的爱她,你就更应该说。

BQ:对于爱,你一直有一颗勇敢的心吗?

W:很难讲这是一种什么状态,其实我觉得我经历更多的是失败,但是很难说清楚失败的具体原因是什么,这不像是一个事故或一次法律的碰撞。所有的失败,最终转化的就是你会更加地珍惜和对你身边重要的人好,就是这样。而且你会更快更清晰地知道,什么是你不想要的。

BQ:那会从上一段感情中找一些自己的原因吗?在现在这份感情中尽量去规避……

W: 所有的分离,一定有自己的原因, 它不是说你做了一件坏事或说你做了件伤害对方的事情,也许你性格当中有不成熟,也许你对待这件事情,有一些当时特别主观的想法,没有什么事情肯定只有一方责任的,这个应该是比较客观的态度。而且你从每一次经历当中,如果能够看到,你也许可以更好,也许再一次的话,你不会这样的对待这件事情,我觉得最终还是希望因为你自己而让别人快乐。这点太难, 在年轻的时候真的做不到,即使随着年龄增长,做到这一点也非常难,但也要去努力,因为这才是真正幸福的根源。

BQ:曾经拥有和天长地久,你更在意哪一种?

W:肯定是后者,到了 40 岁的时候,我慢慢明白,天长地久绝对不是一句空话,但是为什么它们那么难呢,就是任何事物长久都难,不能说它不是你的愿望。生活告诉我说,我从20岁左右的时候就希望这样,但是非常遗憾,一直都不是,所以我觉得它更有价值。

BQ:现在呢,对于未来的生活会有一些规划和憧憬吗?

W:我只能说的是我和我爱的人会彼此走下去,我们会是彼此珍惜的一直走 下去,特别具体的一些东西,我相信如果我们有什么事情的话,大家一定会知道。

对女儿最愧疚的就是陪伴

因为之前的两次婚姻,汪峰有两个女儿,汪峰曾给大女儿小苹果写过一首歌,名为《向阳花》。这也是他对女儿们的期望: “希望你是那纯洁的向阳花,在这美丽的 艰辛的生命中,坚强地灿烂地绽放。”

BQ:如果这个时候要对女儿说一句话,你会跟她说什么?

W:我希望爸爸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你,我一直觉得对女儿最愧疚的地方就是陪伴,其实说别的都是假的,对孩子的陪伴,始终是最重要的。

BQ:因为她们也在单亲家庭里长大,你对她们最担心的是什么?

W:我最担心的是怕她内心会很脆弱,还好我在这一点上比较重视,经常会跟她沟通和聊天。我不希望她长大以后,心里这个脆弱的地方是不可触碰的,一旦被触碰到就很容易崩溃。
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很重要的是从小时候开始,让她知道她不是这世界上最悲惨的人,不要让她觉得因为这件事情她有别于别人。我会告诉她,这是爸爸对你一辈子的歉意,但这是人生已经注定的事情,不过在这世界上你还是很幸福的人。我觉得能告诉孩子她幸福的一面,这一点对她们的孩子很重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