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峰 | 缔造“云摇滚”梦想 泛音乐时代的峰暴来临(转载)

【前言】本文转载自汪峰工作室微信公众号的同名文章,作者黄钫。


还有五场演唱会便结束2014“峰暴来临”超级巡演的汪峰,近日接受BQ专访,畅聊音乐爱情,以及在他心中宝贵的梦想分享。

“云摇滚” 的音乐梦想

从中央音乐学院寂寂无闻的摇滚青年,到如今举国皆知的乐坛表率,汪峰用20年时间、10张创作专辑、超过千场的演唱会及现场表演、数十首街知巷闻的经典作品塑造了更广泛意义上的摇滚面孔。20岁时的汪峰想做崔健,30岁时想做Bob Dylan,40岁时,他只想做自己。

视创作如抽烟吃饭一般必需的汪峰,从最早期的《晚安,北京》到中期的《美丽世界的孤儿》、《飞得更高》、《怒放的生命》再到后期的《春天里》、《存在》,他 从一名只为摇滚文艺青年偏爱的唱作人逐渐被更多的层面知晓并喜欢,从社会精英到贩夫走卒,从校园操场到CBD区,因为较之当初更便捷的传播途径让汪峰的音 乐真正走向了普罗大众,这对整个中国摇滚乐来说,是质的飞跃。

站在现场6万观众的北京鸟巢最中央,汪峰以铮铮之音宣告中国摇滚人的市场号召力和音乐影响力,欧美音乐市场早已有无数成功案例的摇滚风度在中国内地尚属首 例。这位近十年来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摇滚音乐人,从某种意义上,他将上个世纪的边缘化摇滚乐借助传媒信息时代逐渐引领到了市场化,让更广泛的人群认识了解并 开始爱听摇滚乐,像颗幸福的子弹。

自诩为“悲观的乐观主义者”的汪峰,在黑暗与光明的临界点用音乐表达诉求寻找皈依,他已经超越了国内摇滚在某一阶段的地下关门玩状态,以完全开放且信任的眼 界让摇滚不背包袱放下姿态。在数字音乐时代,这是汪峰的“云摇滚”梦想,更多给予更多分享,在汪峰诸多梦想计划中闪耀光亮。

泛音乐时代的峰暴来临

不惧舆论压力宣布新恋情,连任两届好声音导师,让汪峰从一名纯粹的音乐人变成了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他坦言在这个幸福感缺失的年代,需要很多的事件来填补中 间的缝隙,而自己碰巧被选上。但让他忧虑的从来不是成为了话题人物,而是这些是非过去之后没有新作品给到大家,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创作从来是汪峰与世界交流的武器和花卉,时而犀利时而温暖的传递经过时间累积让整个中国都在听。绕过非议专心致力于音乐,是汪峰既身在人群又可以退回城堡的 自我法宝,所以他说:过去的自我是小我,现在的自我有更强大的包容性。较之十年前,他变得更加坚定,更懂得纯粹的价值和对世界认知的观照,不会将水硬说成 咖啡的不自欺,是此时此刻的汪峰。

2014-2015年连续四十余座城市大型国家体育场的现场表演,让现今风口浪尖的汪峰继续与现场恋爱以音乐存在,一直保持旺盛创作力及与时俱进的换位能力,让汪峰从摇滚乐最初赋予自己的浪漫现实主义色彩逐渐过度到可以担当起更多社会形象,包括他未来即将实施的诸多行动。

在一个人人渴望成功却又羞于表达梦想的当下,汪峰毫不避讳一再亮出梦想并付诸实践,这,可以视作泛音乐时代的汪峰的峰暴来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