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想抢科技圈头条的摇滚明星

【前言】世界著名商业杂志《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中文版万字长文报道了fiil团队的故事。文章客观中立,尽管不赞同文章某些观点,但是整体公允,引发思考。


做产品和投资、开发IP(知识产权)是明星围绕互联网创业的3个方向

“成功的产品一定是慢慢地去个人化……没有我这个标签大家依然认可这个品牌”

“今天还是别化妆了。”8月的一个下午,在预定的拍摄地点,汪峰伸手拦住了打算给他上妆的化妆师,“这次想给大家一个商人的形象,化妆也许不太适合。”镜头前的汪峰,头戴鸭舌帽,标志性的黑框眼镜,黑色紧身T恤的下摆塞进休闲长裤,被大LOGO的加粗皮带箍住,脚踩运动鞋。这与传统身着剪裁合宜西服的中年成功商人的形象仍相去甚远。

今年3月,由汪峰担任董事长的峰范(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成立。7个月后的10月20日,峰范科技的首个产品FIIL耳机在北京751艺术区发布。其中,圈铁结合HiFi耳机FIILBestie售价人民币599元,头戴罩耳式降噪HiFi耳机FIIL售价1099元,无线头戴罩耳式降噪HiFi耳机FIILWireless售价1599元。

明星跨界创业不是新鲜事,餐饮、服装、影视、地产等都是他们的掘金地。如今,“互联网+”概念下的硬件创业风潮又将他们卷入其中。互联网创业服务平台36氪的研究院分析师王亚谦认为,未来明星做的产品会越来越广泛,甚至越来越产业化。“这一方面是因为做产品的准入门槛较低,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是传统的明星代言产品模式的演化和推进,符合商业逻辑。”汪峰做耳机是其中的一个典型案例,“他是音乐人,做耳机产品实际上是做代言的升级,在产品设计制作中他会有更多话语权也能融入一些个人色彩,这是明星与粉丝互动的进一步深入。”王亚谦说。

在汪峰看来,写一支歌、发一支单曲、做一张专辑和做一款耳机的过程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做一首好歌,从写的那天到最后经过录音室反复录制、后期调试、混音,跟做耳机的思路没什么区别。”他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

不过,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创新智能硬件市场发展专题研究报告2015》,截至2015年8月,影音娱乐类产品在智能硬件市场仅以8.9%的比例排名第五,低于智能家居、运动休闲、安全监护和健康医疗。智研咨询在2014年发布的《2014-2019年中国耳机市场深度调查与市场竞争态势报告》则显示,2013年中国耳机市场发展较快,销售额增加到人民币141.2亿元,需求量为15.79亿副。中国几乎生产了全球所有中低端耳机,占据全球耳机产量60%以上的份额。但“世界工厂”的美誉并未给本土耳机厂商带来丰厚的利润,大部分利润都被国外品牌商拿走。Beats、森海塞尔、AKG、铁三角、拜亚动力占据高端前几名,国产耳机品牌靠低端化存活。

在业界,生产耳机甚至被视为“玄学”。这一方面是指听众的主观性很强,很难建立一套和手机、相机等其他电子产品类似的固定评测指标;另一方面是由于耳机和穿戴体验紧密相关,众多与体验相关的因素导致评判标准可变性很强。电子产品独立测评机构爱否FView创始人兼CEO彭林表示,界定一款耳机在商业上的成功,决不能仅从单一产品或者技术角度着手,“你肯定得从营销、整体形象塑造以及它的‘听友们’和口碑等去判断。”

从10月20日下午6点到10月28日早上10点,FIIL和FIILBestie在京东商城和FIIL官方网站实行无订金的预约购买。两款耳机在京东的总预约人数为693873人,在官网上的总预约人数为389319人,合计超过100万人。10月28日10点后,这两款耳机在京东和官网同步发售,只面向预约用户开放。当天下午4:03,汪峰发布微博称,第一批耳机“极速售罄,需求量远超预期”,但没有公布具体销量。而他上一次发布专辑是在2011年,当时双CD的《生无所求》的市场预付版税数量为10万张。

按照FIIL品牌的CMO(首席营销官)唐学鹏的说法,汪峰是作为产品经理参与FIIL耳机研发的。“之前贴着明星标签的产品基本都是明星入股或代言,明星真正成为最大股东或董事长的品牌,至少在耳机行业还没有出现过。”但一直研究互联网创新的微创新研究中心创始人金错刀对明星做产品经理持谨慎态度。“因为一个再强大的明星,也很难打过一个一天12个小时泡在产品上的人。”他在7月20日发布于“百度百家”一篇名为“汪峰杀入耳机市场明星深度加持就能生产出爆品吗?”的文章中说,自己看好明星做投资,在互联网时代,明星的热传播能让一个产品快速引爆。但前提是,这个产品要有冷启动过程,即能够在没有任何广告的情况下获得用户和粉丝。“明星是加速器,最大的明星还是产品——有一个尖叫点。产品是爆品的基础,明星不是。”
  

汪峰与科技圈早有交集。2014年汪峰鸟巢音乐会同乐视合作,乐视对汪峰的音乐会现场直播,最终线上收入人民币300万,线下卖出了人民币2000多万的门票。他在今年参与了对“野马现场”的首轮投资,后者是一个基于移动端的预付费模式音乐视频直播平台。今年3月,在向演员章子怡求婚时,汪峰动用了大疆Phantom2Vision+无人机传送婚戒,成功登上多家媒体的娱乐和科技版面的头条。

作为相识7年的老友,汪峰参与过梅花天使创投基金创始人吴世春不少项目的投资,比如基调网络(一家提供互联网应用性能分析和管理的公司)等。按吴世春的描述,两人经常聚会、吃饭,“聊点商业上的东西,偶尔玩玩牌什么的。”因此,当吴世春意识到国内耳机市场可以有所作为的时候,首先想到了汪峰。

2014年8月,汪峰鸟巢音乐会结束后,吴世春给他打了个电话。“一拍即合”,关于这通电话,吴世春屡屡说起这个词,“耳机是一个消费量挺大的品类,国内没有有影响力的、年轻人能说得上的国产品牌,我们都觉得挺有机会。”实际上,汪峰想做耳机的想法在去年四五月份就有了,“我意识到时代不同了,时代不同到底有什么不同的应对和表现形式呢?”汪峰说,“音乐是无形的,我就在思考用一种有形的产品来承载这种无形,耳机最贴近。”

最终,峰范科技由梅花天使创投基金领投,再加上其他几家投资公司的资金和汪峰的个人投资,投资额为1000万美元。其中,吴世春占股20%;汪峰以数百万美元的投资和个人影响力作价占据了近40%股份,拥有绝对控制权。

吴世春又拉来了华为荣耀前副总裁彭锦洲担任峰范科技CEO。彭锦洲于2013年加入华为旗下手机品牌“荣耀”所在的事业部,主管销售和服务体系。2014年,华为荣耀实现了营收额从1亿美元到20亿美元的增长。“从他手里卖出去将近50亿台手机,我从此不再担心销售的事了,因为这一定是他的长项。”汪峰说。彭锦洲则表示,他加入的原因在于自己很看好汪峰将音乐和商业结合起来的想法。

按照汪峰在发布会上的说法,FIIL耳机是他音乐事业的延伸,同时是他审美和世界观的延续。“在音乐创作上,我以个人经验切入,来理解社会的痛点,在耳机领域,我像产品经理一样,找到耳机的痛点,去解决它。”但同任何一款有形产品一样,耳机的诞生需要设计团队、技术研发团队和制造厂商(代工厂)。目前,耳机界活跃的知名品牌森海塞尔、AKG、拜亚动力、歌德都有着数年的积累和强大的技术团队。即使近几年以时尚外观大热的Beats耳机也是依靠着魔声(monster)公司的技术和制造资源。“魔声是世界知名的线材大厂,对于声音的沉淀非常深厚。”《听动漫》硬件专栏作者、耳机测评人李盛茂(“林Sir”)说,“做好耳机需要科学和主观相结合,好的耳机品牌团队有经验积累,知道该怎么做才会出好声音。”

唐学鹏说,在技术研发方面,FIIL团队在听过四五家技术团队的声音之后,才最终敲定了缤特力(Plantronic)。缤特力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利尼州,是一家制造专业类和消费类个人音频通信的公司,主要生产移动的通信话务耳机。这家公司曾在2014年推出过一款名为BACKBEATPro的头戴式高保真降噪耳机,和FIIL的定位基本一致。但李盛茂表示,缤特力之前并未在音乐耳机上有过令人瞩目的产品,“它在音质上并不是一个多么出色的品牌。”

距离FIIL苏州研发中心110公里的上海是另一处重要所在。其工业设计合作伙伴Designaffairs(以下简称DA)就在这里。DA是一家德国的设计公司,前身为西门子集团设计部。DA曾为森海塞尔公司设计过两款耳机,其中urbanite在2014年获得了德国I、F设计金奖。

FIIL团队与DA的合作开始于4月。“他们在创立一个新品牌、一款新产品、一个新的公司,从零开始。”FIIL耳机工业设计负责人、DA中国区执行副总裁、设计总监Moritz·Ludwig说,“这对我们设计方来说,是一个尝试新设计理念、新思路和想法的好机会,给了我们很多创造空间。”

汪峰于FIIL耳机发布会

目前,FIIL已发布的3款耳机均由DA设计。彭林透露,10月22日爱否FView曾在北京银河SOHO随机将耳机展示给10位路人,其中有4名路人对外观表示了喜欢。他因此认为,这固然可以弱化消费者的年龄差异,但也让产品形象不够突出。唐学鹏则表示,未来FIIL会成立自己的ID(IndustrialDesign)设计团队,“一开始我们会信赖国际公司,以后我们要自己参与设计。”

在离上海1250公里的东莞,代工厂星罗棋布。FIIL的代工厂富士高也在这里。这家工厂合作的耳机客户有魔声、Beats、Bose、AKG、SkullCandy、森海塞尔等。据彭锦洲介绍,首批FIIL耳机的基础产量在2万至5万副之间浮动。不过,与这样的代工厂合作也存在一些问题。在李盛茂看来,与大厂合作需要不断搜集资料、持续跟单,这就要求公司集结一批专业的工程师、产品经理、生产经理团体作战。“相对大品牌而言,FIIL团队缺乏这样的人员配置。”

决定一款头戴式耳机产品好坏的因素有很多,比如音质、样式、头戴是否舒适等。其中仅决定音质的要素就不计其数,将任何一个零部件和装配方式加成,得出的都是一连串让人头疼的数据。

在FIIL团队中,声学团队负责人、缤特力电子及音频系统工程经理邬宁和汪峰实际上充当了调音师的角色。彭林认为,调音师代表一款耳机产品的灵魂,“调音师根据自己的感受对耳机进行调音,如果是行业当中比较著名的人,他做的调音,很多人就会迷信,就会去追,调音师在这个产品里面会起到一个决定性作用。”而FIIL缺乏这样在专业领域有影响力的调音师,在业界的认可方面有些难度。

目前,FIIL耳机已经进入量产阶段,接下来的问题是,团队之间如何配合衔接。彭林认为大批量供货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团队是否真的了解产业链,是否真的提供开放性购买,是否能够很好地满足用户,这都是考验”。

FIIL耳机显然是一款极具汪峰个人色彩的产品,“本来想叫WF,后来我觉得好像有点老土,但跟我一定要有些关联。因为这就是我主导的品牌,但是一定要做得更高端。”汪峰说。至于为什么叫“FIIL”?他给出的解释是,F就是峰字的首字母,团队本来是想要叫“fill”,寓意为“填充你的精神”,但由于商标已经被一家国外公司注册,不得不再选一个,就想到将谐音英文“feel”和“fill”联合起来,生造了这个英文单词。

在正式加盟之前,彭锦洲看过汪峰的几场演唱会,对汪峰演唱会上细节的布置印象深刻,“一些细节,比如每个点、每个节奏怎么走,还有场地和环境等,很多音乐人都没有做到这么细致严谨。”

但汪峰说,FIIL耳机的发布会是他“人生第一次PPT演讲”。在巨大的环形LED屏幕中间,这个出道21年、有过多次演唱会经验的摇滚歌手显得有点慌张和局促。他双手紧紧地攥着提词卡,当念到“头条哥”“半壁江山”这些被外界调侃的称呼时,语气略有停顿。发布会中场,按照对面墙上LED屏里的提示,当他做出了“抱胳膊的姿势,昂头”这个同样备受调侃的姿势时,全场大笑。

汪峰的前经纪人姜南洋给汪峰取了个绰号叫“老板”,后来歌迷也习惯这样叫。在姜南洋看来,汪峰的确是一个适合做老板的人。一场演出,对舞美、乐手、编曲,甚至音箱摆放的位置,汪峰都要亲自过问。

不仅如此,汪峰还懂得为自己的音乐布局。以原创为标准,现在内地能出5张专辑的歌手已经很少了,尤其是摇滚歌手。自1997年发布第一张专辑《鲍家街43号》以来,汪峰共发布了12张专辑。今年,汪峰更是花了将近人民币400万元的制作费录制了一张双CD的新专辑,预计在11月发售。

“我对专辑的结构性特别看重,我希望每张专辑有那么一两首像《怒放的生命》和《勇敢的心》这样(昂扬而振奋)的。百分之七十的主体,我需要的是像《美丽世界的孤儿》这一类歌,就是更摇滚,然后有那么一首或者两首,直接是写爱情的。”汪峰在今年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这样说道。不过,他也解释说,专辑的布局并不是创作上的刻意,“布局只有快慢,是整张专辑的先后次序的改变。带有十足的目的进行创作是特别可悲的,也不可能好。”

汪峰曾经的伙伴、鲍家街43号乐队主音吉他手龙隆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在乐队解散之前,他已经跟汪峰在音乐上产生了分歧,他认为当时汪峰就已经有意识地迎合普罗大众的欣赏水平,创作的歌曲向简单、上口靠拢。而吴世春说,他正是看中了汪峰在音乐产品方面的商业天赋。“很多人有这种误区,搞商业很庸俗就做不出来好作品,其实基本的物质条件能帮助他做更多音乐上的探索。”

“汪峰令我吃惊。汪峰说他很早就有一个想法,将一个演出项目当作一个企业一样,让所有人入股,风险共担,提高彼此的责任心,这不就是现在比较流行的‘项目合伙人制’吗?”彭锦洲说,“在我看来,汪峰是一个很好的产品经理。比如他对耳机的设计、色彩和声学都有着非常清楚的判断。虽然他的意见并不是每一次都被采纳,但他会非常清楚地讲述他判断背后的理由,有助于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按照彭林的说法,听摇滚乐的消费者非常看重低音、瞬态、灵敏度这些指标,而听其他音乐又是另一套标准。这款耳机目前还是主要针对中国用户,唐学鹏和团队一开始都很担心汪峰过于强调耳机对摇滚乐音质的塑造,并不适合普通中国音乐爱好者的口味。但很快他们就发现,“汪峰已经意识到,中国的音乐来源可能更注重于人声演唱,其实也是中频和高频,我觉得他对产品方向的把控会符合中国人的习惯。”

10月21日,北京交通广播FM1039《联e会》新媒体负责人辛疆琦在名为“联e会”的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文章表示:“拿到FIIL耳机高中低频均衡,没有像Beats耳机一样有针对某音乐风格的调音,它更多的还是针对大众的口味,所以在这一块,汪峰没有独断专行。”

“我肯定有我不擅长的,比如产品的专业思路,我就要听整个团队的,虽然我在一些时候很坚持,但是我非常清楚强强才会联手。我表达清楚我的意思之后,我就愿意倾听他们的意见。”汪峰表示,他虽然很严苛,但并不专权。

在位于北京东直门来福士购物中心,专营家电销售的顺电商店是音乐爱好者经常光顾的一家耳机销售店。正对着店门的一面货架上悬挂着几百款耳机,入耳式和头戴式分开在两侧。头戴式的耳机品牌有五六种。其中最醒目的是Beats,三排货架,各种颜色的耳机挂得满满当当,价格从人民币1388元到3188元不等。顺电店的营业员表示,大部分消费者来的时候都直接报耳机型号,有货就提走。当天专门为了某些品牌而来的消费者也不在少数,比如索尼、森海塞尔或者Beats。来买Beats的大多都是年轻人,穿着运动或时尚。

顺电来福士店销售主管李国爽介绍,目前店里卖得最好的耳机就是Beats,“平均月销量额人民币七、八万元左右,好的时候能够达到10万”。

Beats品牌诞生于2008年,由美国说唱歌手安德烈·罗米尔·扬(Dr.Dre)和环球唱片下属的Interscope唱片公司董事长JimmyIovine联合创立,并独家授权由魔声制造和销售耳机及扬声器。Beats耳机的推出可以说是传统耳机行业的一个异类。正如李盛茂在一篇博客中写的那样:“Beats完全是作为潮流饰品而生。它颠覆了传统耳机品牌声音为先的原则,更注重耳机的时尚感和潮流感,因而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市场,Beats受到青年消费者的广泛追捧。”

耳机大体分为入耳式、头戴式和耳塞式三类。目前,入耳式基本上被归入手机配件市场,头戴式和耳塞式则两极分化,头戴式耳机处于优势地位。国际品牌一直在中国头戴式耳机市场占据主导地位。近年来,漫步者(Edifire)、硕美科(Somic)等国产品牌占据了小部分市场,但仍不足以与国际品牌抗衡。今年年初,小米发布了旗下首款售价人民币499元的Hi-Fi头戴式耳机,不过上市后反响平平。

在彭林看来,国产耳机最大的困难就是进入高端市场,“耳机也是一个工匠行业,消费者会本能地认为国外的产品好,习惯购买国外耳机品牌,中国的产品要建立高端形象需要很长时间。”

汪峰想做“能让中国人自己觉得骄傲的一个耳机产品”,也就是“做中国的Beats”。但Beats的成功能否复制到FIIL团队是一个疑问。目前来看,FIIL耳机和Beats耳机存在一定的共性,比如都是音乐人做耳机,走的都是时尚化路线。但在李盛茂看来,Beats在耳机领域并不是一个用音质来树立形象的品牌,而是从大量的明星资源运营的维度来达成它的传播,例如依靠勒布朗·詹姆斯、LadyGaga等拥有超高人气的明星的粉丝效应。可以说,这个品牌走的是一种极端粉丝文化。Dr.Dre本人不只是一个歌手,他也是一个音乐制作人,不仅自己拥有粉丝,他服务的歌手也拥有强大的粉丝群。从这一点来说,近年来不断有负面评价缠身的汪峰和他不同。

此外,FIIL作为以汪峰作为卖点的品牌,需要考虑的东西仍然很多。中国的《广告法》对明星与产品之间的关系限制越来越严格。2014年3月15日正式实施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就首次明确,明星代言广告如涉及虚假宣传,将与商家一起承担连带责任。这同时反映了一个事实:在消费者心中,明星无论是代言还是参与品牌设计,产品形象与明星形象都是重合的。

作为国内最早开始做投资的明星之一,胡海泉在投资一个电动车领域的公司时就遇到了问题,董事会就曾提出应该将胡海泉在未来面临负面舆论压力的情况也写入投资条款。他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明星投资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娱乐明星在大众眼中有一种天然的认知度。好的一面在于,我这张脸其实是比较好的一种信赖的认证。不好的一面在于,这种认知度容易出现偏差。”

李盛茂认为,FIIL作为本身核定标准模糊的耳机品牌,一旦不能达到消费者的心理预期,首当其冲的将会是身兼创始人和实际代言人身份的汪峰。这对汪峰今后粉丝经济的变现也极为不利。

这同时是FIIL团队在营销上面困惑的地方。FIIL本身就与汪峰之间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面对明星跨界所引发的一系列反应,如何处理汪峰个人形象与耳机之间的关系足够令人头疼。耳机必须借助汪峰的知名度才能打开市场,但经不起任何汪峰负面新闻的拖累。

彭锦洲坦承:“我们希望产品是很纯粹靠品质打动消费者,但如果要说服别人,又不可避免地要跟汪峰在音乐界的地位和角色挂钩。我们希望他能第一时间向大家发布产品,但他也有顾虑。至少目前大家没有形成一个良好互动。”

汪峰说,他希望FIIL能逐渐淡化“汪峰”的个人成分,“我会让它在最多一年时间里面去掉我的成分,一定不能依附于我。成功的产品一定是慢慢地去个人化,成为产品自己独立化,然后又不能完全去掉。我的底线是,没有我这个标签大家依然认可这个品牌。”不过,至少在耳机上市的最初,“汪峰”这个标签一定是这款耳机最大的卖点。
  

在王亚谦看来,做产品和投资、开发IP(知识产权)是明星围绕互联网创业的3个方向。去年7月,任泉、李冰冰和黄晓明共同出资组建风险投资机构StarVC,至今已先后投资了秒拍、人人快递、韩都衣舍和坚果电影院等创业项目。今年10月,章子怡、黄渤加入其中成为新的合伙人。此外,演员Angelababy(杨颖)成立的创投基金ABCapital在6月投资了跨境电商洋码头和果蔬汁品牌HeyJuice;主持人李静在推出美妆电商平台乐蜂网后今年9月又注册了“星创投”投资基金。在做产品领域,2014年12月,郭德纲和UC九游还宣布合作推出一款“小旗手机游戏手柄”产品,首批产品在今年1月正式出售。

“明星开始走到互联网的前台,这是当下的一个趋势,也是未来的一个趋势。”王亚谦说,这和互联网产业社群互动(粉丝经济)的特征相关。“明星天然地在自己的领域有庞大的粉丝群。他们无论做产品还是做投资,会和粉丝形成一个天然的互动,形成一个非常大的用户社群。”但能否将流量转化为真金白银,这还得看项目和产品本身能否符合市场需求。

在明星做跨界产品方面,汪峰有很多前车之鉴:2013年,“摇滚教父”崔健推出了首部个人定制手机“蓝色骨头”,开启了明星做手机产品的先河,同年,周杰伦投资的Ucan也发布了一款专为其粉丝定制的手机“uGate”,这两款手机现在都难觅踪迹。另一位人气明星韩庚在2013年年底推出手机品牌“庚phone”,最后销量不佳只能靠媒体口中“脑残粉的跟风”。去年10月,演唱组合羽泉与VOW智能耳机共同发行“耳机唱片”,把其音乐专辑植入VOW智能耳机中。这款耳机目前在官网上的售价为人民币1499元,但未公布销量。

在宁波工作的段正阳是一名摇滚爱好者,从事汽车工程相关工作的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音乐发烧友,从高中就开始玩儿摇滚,还是公司乐队的吉他手。在看了FIIL耳机之后,25岁的段正阳觉得外形不够时尚,“样子比较简朴,也没有标志性。”在设计耳机的时候,FIIL团队却为这款耳机赋予了时尚感和叛逆感,“耳机不仅是听音乐的,也代表一种对自己的期许,我们也希望还有点叛逆感,但看上去依然很正常,不是很花哨很街头的感觉,我们喜欢低调的叛逆。”

不过,团队标榜的这种“低调的叛逆”的微妙感觉让消费者很难把握。这和Beats形成了差别,其正是依靠时尚的外观设计吸引了大量年轻人。

担任上海一家通信公司产品经理的蒋楠是听汪峰歌十几年的老歌迷了,每一场演唱会,他都会去购买内场票。蒋楠表示,耳机正式上市后他购买了一副,“我没有专业音乐耳机,就当对耳机产品增加认识也可以买一个听听”。

汪峰的团队还想用小米的营销方式来做耳机市场,比如耳机发布后在网上预售。“互联网面向数亿人,相对于针对几百人的实体店,它可以迅速聚合市场,效率很高。”彭锦洲说,“一个新的品牌在互联网上更容易崛起,因为它能够快速形成爆款,这也是我们决定以电商为主的原因。”

10月11日耳机发布前,FIIL团队还在北京举办了耳机盲听会,邀请了耳机发烧友、媒体和歌迷共同参与耳机技术的讨论。彭锦洲表示,音质、外观和价格会形成一个“机会三角区”,比如Beats外观时尚但音质配不上价格,森海塞尔专业且价格不菲但外观不够鲜活。因此,FIIL可以像森海塞尔、铁三角一样做产品,像Beats一样做设计,同时用互联网模式设置亲民的价格区间。

而如果将外观、音质、智能三个因素进行排序,汪峰说他现阶段会把音质排在第一位。他要做出一款具备“好声音”的耳机,那么标准是什么?汪峰认为是大众,FIIL产品定位和面向对象是从70后到00后的“大众音乐人”。这是一个有些笼统和矛盾的概念。在知乎上,不少用户都提出了何谓大众音乐人的问题,这的确是个会让消费者费解的名词,而FIIL团队还将“大众音乐人的起点”这句话印在了宣传海报上,作为耳机广告的宣传语。

在彭林看来,目前,对于FIIL团队而言,当务之急是如何将汪峰的个人品牌效应扩展开来,形成能和消费者产生共鸣的品牌文化理念。“大家喜欢的是汪峰的音乐和风格。对于这款产品,汪峰和团队需要解决的是怎么成功地把这种音乐和风格转化成粉丝观众在音乐理解方面的认可。”


撰文/李昕彧、吴丽 编辑/张娅 摄影/王涛 文章来源/ 《彭博商业周刊》 中文版

對「转载 | 想抢科技圈头条的摇滚明星」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的網站.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