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言陌语 | 少年不识李宗盛汪峰,再识已非少年人

李宗盛,歌坛教父级的唱作人。乐坛拼搏近四十载,创作了无数经典作品。李宗盛是一个真正的音乐匠人,词曲兼备,独特的嗓音磁实又有沧桑感。他的歌词多是以生活为出发点,用简练朴实、平易近人的文字捕捉听者的心灵感受和感情寄托,将感情深藏在理性的文字中。他的创作更加接近艺术的本质,看似平凡的歌词中往往蕴含着高度浓缩的哲学智慧和人生感悟。无数首经典的歌出自他手,无数歌手大腕被他捧红了。但于每一个人来说,总要慢慢走到某一个阶段,才会听得懂李宗盛。

少年不识李宗盛汪峰,再识已非少年人

年轻时候的李宗盛家里开着瓦斯行,而他的工作就是帮忙家里送瓦斯,就像他在《阿宗二三事》里唱的那样“我是一个瓦斯行老板之子/我的父亲叫我帮忙在家里送瓦斯”;但他心有抱负,不甘愿未来的人生只是在瓦斯行度过,于是他在事业上不停的奋斗,成为了一个和音乐赛跑,《和自己赛跑的人》,“我们都是和自己赛跑的人/为了更好的未来拼命努力”;虽然:“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想要飞却怎么也飞不高”,但上天没有辜负他的努力与才华。随着他得到的越来越多,他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啊/我终于失去了你/在拥挤的人群中”;到最后发现自己不过与他人一样,都是一介凡人,“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于是决定给自己写首歌,就有了《写给自己的歌》。

少年不识李宗盛汪峰,再识已非少年人

写到这里,不禁想到另一位乐坛优秀的唱作人汪峰。年轻时的汪峰,曾写下“你一定在哪里见过他/他的名字叫李建国”,这首《李建国》侧重表现了小人物的悲哀,真实地记录了在改革开放初期各种物质诱惑与外来文化思潮的冲击下那一代人内心潜藏的躁动不安与无所适从。面对生存的残酷与无奈,另一首作品《小鸟》“理想总是飞来飞去/虚无缥缈/现实还是实实在在/无法躲藏/心里充满欲望/身体没有力量/不想感到悲伤/只好装得放荡/飞来飞去/我飞来飞去/满怀希望/我像一只小鸟”抒写了90年代以来,社会个体按照既定的人生轨迹去寻求希望与幸福,在现实中却撞得头破血流的现状。步入中年,汪峰的视角不再只关注个体的人,他开始看社会,看社会与个体间的关系与矛盾。在《北京北京》里,“咖啡馆与广场有三个街区/就像霓虹灯和月亮的距离。”汪峰贴近生活的描写了一群始终游离于城市生活之外的人。年轻时的汪峰,曾想成为像崔健,罗大佑,李宗盛这样的人。在三十岁时,他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像偶像迪伦那样的人。到了四十岁,他说他只想成为自己,于是他也有了一首写给自己的歌《那年我五岁》。这首歌里,汪峰放弃了自己惯用的各种意向,而是用简单朴实的文字描述了自己从五岁到四十五岁的半个人生。这是汪峰的成长记录,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成长记录。

李宗盛和汪峰,一生都写了很多歌曲,其中传唱的也都不少。在《歌手》上,两位是被翻唱最多的音乐人。在他们的音乐里,你可以在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心境下听到不同的感觉。也会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时间里,被他们的音乐所感动。

而李宗盛作为制作人的身份写的歌词也唱红了许许多多的人,这么说或许感受不到,那我们来盘点一下李宗盛的歌都唱红过哪些人。

林忆莲就不用说了,《当爱已成往事》、《为你我受冷风吹》等,赵传的《我终于失去了你》、《我是一只小小鸟》等,张艾嘉的《爱的代价》等,张信哲的《爱如潮水》等等。

毫不夸张地讲,很多歌手红起来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李宗盛给他们写的歌,五月天是他的学生,而在今年的七月十九日,在李宗盛的59岁生日上,高晓松作曲,杨宗纬演唱了一首《越过山丘》来致敬李宗盛这位乐坛教父,以此来看,李宗盛的音乐造诣是毋庸置疑的。

当然,汪峰也是一位非常棒的制作人,也屡获最佳制作人奖。汪峰的作品也是捧红了很多的歌手,比如邓紫琪、黄琦珊等等。

年少不听李宗盛
听懂已是不惑年
未到不惑已入味
是否沧桑早侵身

若干年后,也许会有更多人感叹,年少不曾识汪峰,再识已非少年人。

附:原文链接


作者:陌陌沫未

汪峰的铁粉歌迷,有多铁,看了就知道;“ 一个简单却不乏味的灵魂”。开设专栏“陌言陌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