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说 | 全球华语TOP100排行榜汪峰专访(1) – 创作最大的动力来源于不断的自我否定

【前言】2018年6月19日汪峰接受了 全球华人TOP100排行榜 的深度专访,第二天下午14:00音频节目在喜马拉雅FM上线播出。节目中,汪峰与TOP100受邀嘉宾著名DJ郑洋真诚对谈,对大家分享了出道20余年的音乐心路历程、个人生活近况以及对当下音乐行业的观察和思索。

日历姐用软件将节目音频转换成文字,然后一遍一遍听校。校对过程中,难免有理解错误或遗漏之处,敬请谅解。为了文字简洁和便于理解,在校对过程中,日历姐删掉了一些不影响理解的语助词。

以下为访谈的第一部分内容《创作最大的动力来源于不断的自我否定》,完整访谈请参阅底部链接。

汪峰,出道二十余年,发表全创作专辑十二张,依靠自己创作的多首脍炙人口的金曲而成为中国原创歌坛的一面旗帜。将小众的摇滚乐带入普罗大众的视野,变为真正意义上的大众流行。他的音乐记载了时代的变迁,他是中国流行音乐最独树一帜的优秀的创作者、歌者。

郑洋,中国专业音乐媒体,极具影响力DJ,全国二十六家省市级音乐电台联播的中国歌曲排行榜制作人,香港电台十大中文金曲资深评委。多年来不遗余力的推广内地原创音乐,坚持品质和人文,慧眼独具,发掘许巍、韩红、汪峰、朴树、羽泉、吉祥三宝等优秀创作人,第一时间在全中国大力推广和传播。作为湖南卫视歌手节目常驻评审,以其专业的态度、知性、亲和的形象赢得大众喜爱。

汪峰、郑洋,二十年老友,敞开心扉的对谈,不只是老友青涩的三言两语,更是音乐行业的真知灼见。不只是对谈当中的一拍两拍,更是深藏心底的肺腑之言,请听三言二拍。


郑洋:出道二十年已经发表了十二张全创作专辑。然后这二十年,真的啊,虽然我们今天聊起来,其实它也就是弹指一挥间,但是你个人,我们能够看到你所有的在音乐上的成就,在事业上达到了一个高度,让你自己回头给这二十年做一个阶段性的总结,你会觉得这二十年过得怎么样?

汪峰:如果这二十年从专辑上讲分一个阶段的话,那肯定所有人第一张都算是一个起步,啊,开始了。永远是值得怀念,去特别珍藏的。我觉得第二个阶段就是《花火》,2000年,(郑洋插话:第三张专辑),97到2000,然后再往下,我觉得就一直要到《信仰在空中飘扬》。

郑洋:09年。

汪峰:对,在我心里面啊,再往下在我心里面就是《果岭里29号》。

郑洋:等于上了三个阶段。

汪峰:对。以这四张专辑为节点。差不多是这几个大的阶段。这对于我来讲就是我很欣慰的是,每每回想起来,有这十二张专辑,然后中间这些时间都没有虚度,这个是我的,(郑洋插话:这个是很了不起的)就是我真的是做了一些事,对自己、对家人,对所有喜欢音乐的人,我一直是给了他们我应该给的,我竭尽我所能在每个阶段最好的。

郑洋:那这个基本上你是两年一张专辑的思路,而且是最难得的,是这中间二十年也是……它的背景是中国这二十年的一个巨变。这二十年就是,我们可能用二十年的时间走了,别人可能需要一百年甚至两百年要走的路,我们走得很急,在中间每个人其实二十年生活都有或多或少有的翻天覆的(变化),可能,但即便没有那么大的巨变,每个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人内心的一个成长或者是一个改变。

那就是什么样的一个动力,或者是,支撑你能够就这样一直不停地去写去唱,因为,或者还有一句话,就是说,这个会不会和你内心的一直没有一个安定的感觉,或者有没有内心的这种从来没有放松过的感觉,促使你在不停地写,不停地去唱,没有放松过。

汪峰:我觉得我觉得有两个原因啊,第一个原因是永不满足。对于我来说,我确实是,就是每一个阶段都觉得,就是这一个阶段刚完成,比如说信仰那张专辑发完了,当我休息半年开始写歌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为什么差这么多呢?

郑洋:你这种反应还是很…...(汪峰插话:不,不,不,是真的!)我相信是真实的,(汪峰插话:这是最近又要开始写了……)但会不会很奇怪啊?

汪峰:下一个阶段……不,因为你有目标,你有学习的对象。

郑洋:那比如说那你的目标是什么呢?《信仰在空中飘扬》,我认为是在所有的不论是你自己的歌迷还是公众的评价当中,那都是你整个的音乐之路上我觉得是一个…...( 汪峰笑着插话:里程碑?!)对,太里程碑了啊。那个整个09年发专辑的前前后后,我应该还是在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你怎么会半年之后你就会觉得不满足了呢?这个是很奇怪的事情。

汪峰:就……不、不,不奇怪。比如说因为你去喜欢和学习的那些对象,他们实在太伟大,他们的作品的高度,其实我一直在努力地使自己能再进步一点,写作技巧,文字方面更加地传神,更加地可以打动我自己。然后音乐上那更是无止境了。

如果你是一个善于学习,并且愿意学习的一个创作者,你就一直会处在这种……也不能叫焦虑,(郑洋插话:自我否定?)对,我那个自我否定不是一种神经质式的,就是一无是处了,自己。不是,而是确实那个太厉害了。好,我做到了这个了,我再往下我知道我又要怎么努力了。那其实很简单,比如说我再举个例子,现在我是不是还是觉得自己还是很差,比如说哎呀不行,我肯定没有Jessie J唱得好,这不又是一个目标嘛。

郑洋同志,你说是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就是说,你虽然不是完人,但是音乐上真的是这样的。那歌词创作方面各个方面,其实我觉得是这个让我不断,就是你就不会有厌倦感。你的厌倦感实际是来自对自我的一种肯定,对自我的评价。

比如说现在我相信那个Amazion的那个贝佐斯或者是马云,他一定不会觉得自己拥有几千亿是一种无趣。他肯定是觉得那个,我们家几辈子都够了,但是我要创造的不是这个啊,你明白,所以我觉得有更多的是要你去探索的,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觉得满足的。

还有一点就是,这个呢你也身处其中,我举一个例子,就拿中歌榜,就拿我们经历这二十年(来说)。你知道在我眼里吗,我每一次参加中歌榜的时候,从一开始的中歌榜开始崛起,每一次去的人,您,还有我们经常见到中歌榜这几个台柱子的主持人,还有当时的那每一波歌手,每个人的精神面貌和眼神里面,从崛起的时候开始都是一种特别有锐气,特别的真实,特别的就是有那股冲劲儿。

中歌榜达到顶峰的时候,就是一种完全是霸主的气息,包括颁奖典礼,包括每一个去的人都觉得引以自傲,参加这个。而那个时代呢,也是每一个人是相当的成熟和有分量,有光彩,已经没有了一开始崛起时候的那种青涩。而中歌榜慢慢下来,不是中歌榜的问题,就如同这个社会,是这个社会的巨变,online音乐呀所有的视听习惯,那个跟中歌榜、与你们毫无关系。

但是你也看到,我也参加了后来的几个,慢慢后来不是不做了嘛,就每一个人好像眼中的那个眼神没有那么的肯定。所有的事情都不是那么的,说:一定要这样的。你明白?这是时代,这不是因为别的什么,每一个人其实都还是想要做到最好,但是你要知道时代在变的时候,当你要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好的时候,如果你不是一个人,所有的事情都要打折扣,因为它在变,你的听众在一点一点的分化,对吗?所有的东西包括歌手。歌手,你每天、每月、每年都要承受新鲜力量给你的冲击,这种优胜劣汰。

所以,其实我经历的这些,包括我、我和你、我和每一个就是你们这一波儿、可以去把一个排行榜做到这么强大的这些人,其实我心里是有感受的,以此类推,我身边的其他的人,我们都经历这二十年。

郑洋:二十年是你的一个分水岭,对很多人来说也是一个,虽然是弹指一挥间,但是你回头看也是一个很漫长的岁月。97年跟你同时出道的,你回头望望,还有几个人还能在这个队伍当中。真的是凤毛麟角了。

有时候我也在感慨,因为我们已经都为人父母了,我们再想培养一个小孩子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可能就是一种毅力,一种坚持。而恰恰呢,你可能,我觉得你现在所有能够呈现出这种,因为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而且你这个是两年一张,这是一个超级马拉松,它不是一个普通人说我每天都是,这个柴米油盐酱醋茶,完了两三顿饭,一个觉,我就一天就过去了。你这是一个超极限的,又是一个心力和体力的这样的,而且还是一个创造性的一个音乐活动。就是如果,嗯,我在想,可能是跟你从小学音乐(汪峰插话:这个是有关系的)有极大的关系(汪峰插话:就是,我不会觉得它崩溃的)。对,重复的每天的,而且长达几个小时的,而且它还不是一天,是一年两年经年累月下来。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对你的个人的这种(汪峰插话:是有影响)长久的人生的影响,你的那种坚持和不怕苦。

汪峰:对,我没觉得那个枯燥,这个就跟你说的这个是真的有关系,而且我觉得很有乐趣。因为……

郑洋:你小的时候练琴有没有跟父母,就是……(汪峰插话:当然)为这个要离家出走?

汪峰:当然,没有任何孩子会自己喜欢练琴,(郑洋插话:是,是)这绝对不可能的,一定的,各种反抗各种……,但没用嘛。

但是,就是因为这个。其实后来还是因为在音乐学院的训练,真正理解了理性的训练,它的好处是什么。所以我要求我的女儿,熙熙,我们全家只有我一个人使出浑身的力量(郑洋插话:要让她)不让她学专业音乐,我妈那简直是拼了命的,(郑洋插话:要让她)还要让她考音乐学院的,(郑洋插话:也只有你知道整个这个……)我知道这个的艰辛。

但是我跟熙熙只说一件事情,你练琴所有这一切,你现在还是没有太明白。其实只为一件事情,就是你要懂得一件事情的成功就是持之以恒,就是特别默默无闻,特别平凡的不断的重复,把一件事情学精。而这件事情一定要去拿去赚钱养活自己吗?不一定,但是一旦到了生活最困苦或者最关键的时刻,这种品质它有可能会起死回生地把你整个的人,你知道吗?这个,她现在肯定不明白,但是我一直在跟她讲这个,我相信这个会对她有很大的影响。

郑洋:是,是,因为我在想,其实这二十年啊,我们只看到了汪峰,今天已经达到这样的一个音乐的高度,一个人生的高度。但是这二十年再回头看,其实你也吃了…..,我想这苦应该用卡车装,您这多少辆卡车都装不完的。其实回想起来(汪峰插话:有乐趣吧),对,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老汪什么抑郁,或者是忧郁症啊。这个,但是我们这个音乐圈里有很多人是有忧郁症的。

汪峰:这个也跟个性(郑洋插话:还说你有忧郁的时候,我们不知道,真的不会?)忧郁的时候如果只是存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家人会有碰到的时候,那他们会清楚的。最不开心的时候,我一般最不开心的时候,就比如说特别重要的演出出现失误的时候,或者说写歌到了一个阶段,自认为特别牛的一个作品,过了一个月觉得跟垃圾一样。这是我最失落的时候,好像生活中还没有别的事情,当然家人的身体或者安危这个当然是没有。

郑洋:但是有没有说到了要去看医生或者呢?对吧?没有这个?

汪峰:郑洋老师,什么叫看医生?我就连这症状都没有,好吧?(郑洋插话:是,是,是)它根本没有可能的,因为你知道我没有那么,不可能有这个时间陷入到这个。我是有充分的时间,我有我自己排遣,就是真的连音乐也不做,也不想写歌,那我就……我有朋友在一起打球啊,有时候打打牌呀(郑洋插话:你有找乐子的方式。)。我告诉你,我是一个可以……,我身边的朋友在近十年左右,他们知道我一个规律,当他们发现我某一个阶段每天都在,就比如说可能我们一起打球或者是一起打牌,他们突然发现我这一阵儿每周至少有四、五天都在做这个事儿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他不光是……,他绝对不是在玩物丧志。他们就知道他一定是现在处于最高最密集的创作期。

因为你知道我是每天写歌,你可以问每一个写歌的人每天写歌这是不现实的。那我就是这样的,我每天写歌之后,所以我需要每天自己二十四小时就有一个直接的循环(郑洋插话:自我的循环),我写歌所有的时间最多到三点左右,我是一般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五个小时作为全部集中精力足够了,因为谁也架不住每天。

之后,我就只要想到有任何可以去玩儿的,去让自己放松的,我就去。这样的话,到第二天上午你坐在桌子前的时候,你会觉得焕然一新,你明白?就你不能说写完三点就写完了,稍微歇会儿,从五点开始思考人生,晚上八点开始琢磨这歌。那就是你说的那种症状要来了。那肯定不行的,一个人是绝对需要放空自己的,你知道吗?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循环,所以,其实你就好理解了,因为我每天都有休息、娱乐的时间,但是所有这些时间,实际我是为了那一天的三到五个小时,这是非常重要的。

郑洋:现在在你的这个目前的人生的阶段,除了歌手、创作人、音乐人之外,还有投资人,还有这个创业者,您刚才提到自己创业。就是这么多角色,因为无论是投资也好、去创业也好,是不是你对个人呢就是财富的累积,它还会有一个新的目标?另外在整个的这个尝试这么多角色的过程当中,就是未来在哪一个方向的努力,和你今后依旧要去专心的创作,甚至还是保有两年一张专辑,这个会有影响吗?

汪峰:不会有任何冲突,没有任何冲突,而且第一位是音乐创作,我搞音乐的唯一的动力,说实话就是创作。如果我不创作只唱歌,我当初就不会放下小提琴。这个也许是年轻时候的一个偏见,我现在看是偏见,就是说觉得不写歌,唱歌那真不行。这个现在我看是不对的,但是那就是我那个时候的我。那么这个事情不会受任何事情的打扰,那么其他的无论是做投资什么,都是围绕着音乐这一块儿呢,那就是关于我的天花板,我需要打破这个天花板。让我可以让别人更受惠及的一些东西,然后能让自己在创造性事物上面能有更大发展的,我就去做。

郑洋:但是这个东西它会跟音乐创作,它对于一种体验式的那种呈现还是会有矛盾。因为,比如说像你上一张专辑《果岭里29号》,我也听了那张专辑,确实是整个变得很温和,或者你呈现的是一种内心的那种幸福感,或者是你对整个生活的一种就是很和平的这种相处的这种感觉。它跟《信仰在空中飘扬》里面的那个劲儿和那个力度,或者那种愤怒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那也就说人生到了一种新的阶段,对你来说这个人生的幸福,内心的宁静,还有说我要写出《信仰在空中飘扬》那个专辑里面的那种力道的东西,哪个你觉得更重要?

汪峰:生活本身对于(郑洋插话:因为现在你的生活状态没有那么尖锐了,也没有那么多所谓痛苦的那种体会了),对,更重要的我觉得一定是,就是,如果两件事情摆在一起,现在要让我选择的话,因为音乐是我怎么都不会(郑洋插话:放弃)放弃的,所以我一定是要让我的家人他们足够的快乐、幸福。

郑洋:但是这里面呢,我稍微打断一下,就是说实际上就是有的时候,确实生活它那个质地的变化,它确实你感知的真的不一样。(汪峰插话:当然当然)我们经常,中国有句老话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也就是穿鞋或有没有穿鞋是一个质的变化的。当你光着脚的时候,你走在土地,那种粗粝的东西呢,把你的脚扎进去,可是你穿着鞋它是不一样,你感受不到那种刺痛。所以这可能就是,它可能跟人说我保有一个就是很富有的一个状态,然后我还能够感知生活的那种痛苦。

汪峰:我觉得是这样,就是说我曾经经历过这个阶段,而且是很漫长的。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不可能也不可以为了音乐,为了创作故意地让自己(穷)(日历姐注:此处没听清),那是一个纯假的状态。所以一定要特别真实地面对现在自己的这个状态,因为有很多的榜样告诉我,那个东西不是真正要命的。不管什么Michael Jackson、John Lennon,还是谁谁谁,都已经是全世界没有第二个人的,但是他们自己的作品依然地还是特别犀利的。

它只是一个阶段,只是一个你去自我内省,去思考你整个儿的你的生活和音乐的一个,就是你到底用多少的心思放在音乐上。其实还是这句话,说一千道一万,一切回到根本,你用了多少时间放在音乐上,你用了多少时间。当年是你没有条件干别的,有点是这路子,我只能干这个,你知道,也没人理你,现在是有太多人理你,你有太多的选择可以去玩什么的,你是不是还依然要把这么多时间放在这儿?

是这个,而且还不能是被迫的,就这么简单。依然是特自然的,你们先去,我这先要把这个弄完,我自己就沉浸在这世界里,这个还是最重要的。什么东西都怕这个,我就是在这儿,我就是特别享受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里面,你自然而然地就会去洗涤出自己心里面的阴暗面,心里面现在的一些弱点,所有。

其实创作的过程是一个自我审视和自我去剖析的过程。谁能够更有力地面对自我的阴暗面,自我的弱点,谁就能写出最真实犀利的东西,就这么回事。不是说你必须要流浪十万公里,就写出自由之歌,这不是那样。

那我问你,我那一阶段那两三年我必须把它写成一张专辑,那太矫情了吧,讲别人怎么破坏你,我怎么奋起反击,这太幼稚了。那些东西都是无形的,你就化作你的每一个音符里边你的表达里面。你有你想去看到的那个世界,其实那些是一个很陈旧的世界。

郑洋:其实有的时候你可能自己没有留意,像你这果岭里这张专辑,你写给子怡的一首歌,其实就已经是很生活的一种,追求的是一种细水长流(汪峰插话:就是致简嘛,就是简单得多嘛,就是。)对,但是你连,你想你二十多岁的时候,你可能会憧憬这种吗?(汪峰插话:不可能,肯定不可能啊),所以还是年龄的一个变化。年龄的变化,生活的变化带来的这个。

像这个鲍勃迪伦也好啊,这个科恩也好啊,他们也可能对你的音乐产生了很大的一个影响。那这些人现在迪伦已经都拿了诺贝尔文学奖了,然后科恩也写了那么多很多的流传于世的一些著作,那等你到你老了的时候,你希望世人,这可以去遥想一下,说到汪峰的时候,或者是给后来的人,他们在搜索引擎里打上这两个名字的时候,你希望蹦到人们眼帘的是一些什么样的文字。(汪峰插话:这个太难了)。这个评价就是你希望留给大家的。

汪峰:呃,就是我觉得一定要有的话,也确实,就是说我觉得是一个有用的人吧。就对于别人来讲有意义的人就够了,够了够了,足够了。不管这个意义是什么,他唱的歌有些我喜欢听,还是他做的一些事情。对,我曾经在某一阶段有……,就这已经是太厉害了,我觉得已经过了,就是一个有用的人吧。


《全球华语TOP100排行榜汪峰专访》各部分链接:

1)创作最大的动力来源于不断的自我否定 👉文字版 👉音频版
2)和子怡相识到现在从未红过一次脸 👉文字版 👉音频版
3)参加歌手是为了打破自己的天花板 👉文字版 👉音频版
4)泥沙俱下的时代,留下来的都是真金,昙花一现的叫镀金 👉文字版 👉音频版

對「峰说 | 全球华语TOP100排行榜汪峰专访(1) – 创作最大的动力来源于不断的自我否定」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