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说 | 全球华语TOP100排行榜汪峰专访(3) – 参加歌手是为了打破自己的天花板


【前言】2018年6月19日汪峰接受了 全球华人TOP100排行榜 的深度专访,第二天下午14:00音频节目在喜马拉雅FM上线播出。节目中,汪峰与TOP100受邀嘉宾著名DJ郑洋真诚对谈,对大家分享了出道20余年的音乐心路历程、个人生活近况以及对当下音乐行业的观察和思索。

日历姐用软件将节目音频转换成文字,然后一遍一遍听校。校对过程中,难免有理解错误或遗漏之处,敬请谅解。为了文字简洁和便于理解,在校对过程中,日历姐删掉了一些不影响理解的语助词。

以下为访谈的第三部分内容《参加歌手是为了打破自己的天花板》,完整访谈请参阅底部链接。


郑洋:对于你参加歌手这件事儿,我一直都解不开一个疑问,因为歌手你应该很了解了,他是一个比唱功的,但是你呢,这二十年是一个创作歌手,对吧?然后你也出了那么多专辑,同时最最重要,我觉得你身上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你这个从小的专业的音乐家之路的这样一个修养。所以呢就是你身上有那么多的这种长处、技能,但是你要在这个舞台上要把这些全部收起,你要用你自己的,就是最可能并不是在你身上最突出的这个特长,就是唱功,去跟别人去,人家可能就是专职的就是靠这个歌技演唱功底去拼搏的人。所以呢你把自己的长处收起来了,然后以自己,以己之短,然后去跟别人去比,那这个是什么样的动力让你决定去走出这一步?另外呢我还在想是还有什么样的顾虑的东西让你做出了这个决定。

汪峰:特别好的一个问题。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不喜欢封顶这个感觉。呃因为确实在我看来,找不到峰顶是一个特别好的感觉。而且我这么多年来一直也是这样做的,无论我是做专辑,我到底往下一张往什么方向去,包括上一张这个《果岭里二十九号》;包括我做演唱会,去挑战鸟巢之后又开始做所有体育场的巡演。我觉得那些比较未知的,是自己现阶段还不那么强的,是我感兴趣的。

我说的特别通俗一点,就是因为我投资一些企业,我自己也创业,用他们的语言说你一下你就明白了,一个人常常处在舒适区的时候是很舒服的,但是它很容易就在一种舒适的状态下就一直一直在后退。一个人勇于去在非舒适区去不断的探索的话,他自己有的时候会觉得累,也会觉得挺艰难的,但是他是不知不觉地不断地在上升,我喜欢这个感觉。

所以歌手呢,就是当有一天我真正认真考虑的时候,是哪一天的,就是这四个台长已经都找过我了,就是最后一个台长,最大的,去到了云南的农村里,我当时做那个支教老师。哎呀,我觉得这个事儿好像有点严重了,就是说我感觉到他们是势在必得,就必须你得来。那么我是完全没有考虑这个的,我觉得对方如果诚意到达这个程度的话,我还依然特别简短肯定地告诉对方“我不考虑”,这是一种,都那么大年纪的台长哈,人家都做过那么大事儿呢。我说我这样,我真的认真想一想啊,给我几天时间。

那这个时候我想的时候就是你说的这些,我倒是没有想这么细。我只是想我常常在事业的每一个阶段的时候,我在想自己的天花板,作为一个歌手来讲是真的有天花板的。从世俗的角度来讲,我们无外乎衡量一个歌手的从流量、点击量、受欢迎程度,再更具体出场费,这真的是有天花板的。差不多,我现在到了一个天花板,就是说你不可能去一个拼盘演出,唱两三首歌,拿到就是比现在再要高不少的价钱。那一天的时候,我就开始意识到其实已经陷入到了,就如同一个人对自我的要求的一个小我的状态。我一直在想,到底什么是我可以。我的那上面是没有天花板的,但是它一直在围绕着音乐,围绕着我所擅长的。因为我别的呢,能做,做不太好,就是音乐我做的还可以。

后来我想通的那一天,我就觉得可能确实是即使到了七八十岁也是没有天花板的。就是你做的接下来的事情,更多的它的主体和受益最多的不再是自己,而是和你一样,只是年龄不同,程度不同的,其他的那些年轻人,无论是他喜欢音乐的,还是不懂音乐怀揣梦想的,这绝对是没有天花板的。甚至你把因为你的努力,把财富也带给别人,把你多年的经验带给别人,那就太爽了。你知道那种感觉就真的是特别棒。

其实我想到这些。这时候经历这些的时候,我也理解了,我特别崇拜的和一直作为我学习对象的国外的那些,那真正的就是我们心目中的那些偶像,就为什么他到了那么厉害的时候,他还这样。他已经几乎富可富可敌国的时候,在这个行业里他还是那么棒,他还可以做出这么好的作品。就我以前想象是那样,那现在我有一点感觉,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了,其实就是这么一道线,人总要经过这一道线。

郑洋:那你做决定的时候知道有Jessie J吗?是在你决定之前还是之后?

汪峰:我已经依稀知道了,因为我肯定要了解嘛。我得了解几方面,我一定得知道这一季大概是不是,就不错的一个阵容。你知道吗?就因为如果只有我是一个这个程度,其他的呢,也不好玩,你知道吧?

郑洋:没有悬念。

汪峰:对对对,而且如果也有非常强的,那就更好玩儿。我大概了解以后呢,我就觉得这是好玩的。我知道我的潜能和各个方面对待音乐的,我觉得最主要的一个是我有可能在这个节目期间会有一个飞速的进步。啊,这个是我对这个我参与这个节目的一个希望,然后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我想通了,我终于可以唱别人的歌了,你知道那种快感真的不一样,你想一想。

郑洋:这多少我能理解。就是大家对一个摇滚歌手或者一个创作歌手的基本的判定,是他只能唱自己的歌,是这是一个这么多年大家形成了一个比较固有的印象。

汪峰:就如同我们一说起来,哎,你是哪一种歌手呢?我就是个流行歌手,我到各个地方去找好听的歌。哈,那个时候,我们年轻的时候,就肯定心里说:哎呀这个,你看看我们都是自己写、自己唱,这是什么价值,对吗?好,任何事物走到了一个极致的时候,你会觉得哎,为什么不唱呢?因为确实有好多特别棒的歌儿,你总没机会唱,而且有一些歌甚至卡拉OK里还没有,哎,就算唱了别人也听不到,你知道这里面有一定的,就是你觉得好玩儿。这件事情如果只有拼搏,我也不是特别愿意。不是我不怕拼,是拼的事儿我早做的太多了。如果只有好玩,没有一点点的艺术性呢,对于我来讲也没意思。但是我觉得歌手这个再,加上洪涛他对于艺术上的把握的这个纯净度,我觉得正好符合我。那就决定了呗,然后开出各种条件,我的所有的条件里面的最核心的,我记得我见台长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必须我的乐队去,然后我的调音师啊一大串儿我讲了,他们说这些你都不用说的,其实你就随便怎么着都行。然后大概音乐这一块我跟他们聊完之后,准备的时间太仓促,其实歌手最终最终决定离第一期播放只剩……

郑洋:不到十天,是吗?

汪峰:对啊,这个太狠了。

郑洋:你是一直就在斟酌,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

汪峰:一个是我,我在斟酌,当我决定那一天,因为各方面的条件吧,资源的,你知道,还有一个当我要参加的时候,甚至会牵动他们已经请的其他的阵容。他们需要做调整,是有这个关系的。我相信除了Jessie J之外,其他的他们都有他们的考虑。

郑洋:当时可能还要有一个在……

汪峰:对,可能有其他的人要已经准备进来了。但是因为我的,因为他的音乐属性、角色搭配什么都不一样,包括整个的实力这些,我后来听说大概是这样,所以他们那边迟迟没有决定,我已经到国外了。哎哟,然后是圣诞节的前一天,我记得二十三号,你想想这是多么极致的事件,简直是受不了。

郑洋:但是你后来给大家呈现的,居然还在那么短的时间拉出了七百首还是六百首的歌单。

汪峰:从我知道确定的二十三号开始,我在国外。这让我工作室的人给了我,我说你们,二十四小时之内给我零八到一八年,华语地区所有的最火的歌和你们认为好的歌,以及你们不一定觉得好,但是有一些小众也觉得好的,你们最少最少要给我找五百首。好,他们给我找来了,但是你知道就是我做事是这样,比如说,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他们找到了毛不易啊,比如说。好,我不按照他们给我的单子,他们推荐那首歌,因为我不可能有几百首歌,不可能听整首的,对于我的耳朵就是听差不多了,有个一主一副,然后我会往后拉一点听听他的音乐。好,这首歌OK了。比如说我要看毛不易的,他自己的歌的这个排行前五位的歌我都要听完,有好多歌是因为他们推荐的这个人,但我没选他们的歌。

郑洋:选了别的歌。

汪峰:我选了他们另外一首我认为好的。实际上我听的歌我觉得有八九百首,然后我后面阶段我自己又让他们找一两百首,我自己又,反正总共正式的候选至少有七百首。就是这样。然后,所以你们听到的第一期的歌是《无处安放》,是因为我完全没有时间回到国内重新编曲一首新歌儿。你知道吧?幸亏他们的赛制是可以唱两首自己的,那我的乐队呢,这首歌是几乎不用说再集训排练,我们早一点到长沙排就够了。但是从第一首歌结束之后,那太职业了,他们都觉得尤其像黄毅,那绝对是每星期死磕每一首歌,去研究怎么弄。就这样的。

郑洋:你刚才有一句话让我很感慨,在跟那个湖南卫视这边在谈出场的这种条件的时候,提到了说要整个带整个乐队。有一件事情我到现在我必须说。我觉得在带乐队这件事情上,因为,我觉得嗯应该你是我接触到的歌手当中,我觉得会把乐队放到一个非常高的位置,而且你对你所有的乐手都是最高的礼遇和待遇。

我记得大概应该是在二零零五年的时候,呃,五一劳动节,当时我们还放七天假,我们在北京的朝阳公园做红五月音乐节。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汪峰:好像有一点。

郑洋:有印象!那个时候,我邀请你来参加演出,然后你当时跟我说的唯一的一句话,就是说,那个郑洋,我自己的报酬都不重要;你一定就是我乐队的每一个人,我们必须要给他们这样的一个报酬。啊,我当时我其实是听完这句话非常非常感动,我在想我说这样的一个把音乐自己的这个团队,这个每一个乐手给最高的一个音乐的礼遇。也其实是因为你自己就是乐手出身,或者是一个音乐家的这样的一个身份。所以呢你会把整个这个团队当中的每一个人的位置,或者给他们一个应得的一个报酬。

汪峰:我这几年都是这样的。

郑洋:这样你的音乐生命才会更走得更加的这样的扎实。而且你为后来取得那么多的在音乐上的一张专辑一张专辑的这样的一个成功,而且在演唱会上给大家带来那么大的一个巨大的一个音乐的这样的一个能量。

汪峰:知道后来我干了件什么事啊?

郑洋:什么事啊?哈哈哈。

汪峰:歌手结束以后,我歌手期间倒数第三场的时候,说我跟他们许了一个诺,但是他们后来跟我说,我应该是就是给大家加油,也许能办到,也许过去就过去了,因为没有人会真的说你怎么没,我说这次这个歌手之后我会找一个时间带大家出国,让你们彻底放松,带你们玩儿,所有的钱我全包,然后完了之后……

郑洋:真去了?

汪峰:我就去了,他们后来形容就完全是梦幻般的。

郑洋:去哪儿了?

汪峰:其实呢,我带他们到,就是东南亚啊香港那边,就是特别好的一次休息玩儿什么的,就这些,他们很开心。因为其实你想一想,无论从哪一点来讲,我认为虽然我承受的压力巨大,但是他们真的特别辛苦。辛苦,其实他们比我辛苦。呃,我的一点点的付出,能如果能换来的是他们特别开心的放松玩儿,而且我们之间又能增进更多的那种情感,这么多年的朋友间的那太好了,也太值得了。

郑洋:其实在歌手这个舞台上,就是除了你在前面很卖力地去唱,其实你会发现你整个乐队的每一个乐手,他们就差不能唱了,能使的劲全使出来了,就是这是一个非常有凝聚力的这样的一个团队。

汪峰:是的,包括到最后嘛,哎,我特别特别,我的那个难过并非是我没能拿冠军,我的难过是因为我没有能拿冠军是出了意外。我给他们在群里发信息说,唉,我说我再有能力,出现这个状况的时候,我就是上帝我也没法救自己。

就是因为有的时候嗓子出状况呢,在台上的几分钟,有的时候是真的可以扛过去的。但是那天是唱完一首歌之后,其实唱第一首歌之前嗓子已经开始哑,唱第一首歌还好(郑洋:还能控制),反正,而且当时也挺精彩的,和那个谁,(郑洋:和谭维维)。但是你要知道,因为第一首歌那首歌是爆发式的,后面,你又不能扭扭捏捏,你就得是(郑洋:撒开唱)在台上是那个,然后中间又隔了,如果说第一首歌完了之后就隔五分钟十分钟唱没问题,结果又隔了一个多小时。那时候其实嗓子是真的哑。真的哑的,是什么状况呢?就其实你想控制它到哪个音已经做不到(郑洋:已经不受控制了),这是我最遗憾的。

其实以那天的状况呢,确实我整个这一季都是对最终的结果我不是特在意,但是你已经身处其中,到那天哈,整个的事态,确实如果我是正常发挥的话,Jessie自己也说了,她说我认为应该是你的,但是这样的嗓子是没办法,因为我觉得那首歌里面有好多音是不准,而且最主要的是我自己都没法控制,剩下的只有情感和毅力是不行的,因为毕竟咱这是唱歌儿,(郑洋:是,是。)你知道吗?哎呀给我呃就这个特别遗憾。

哎呀,我还是太较劲,本身决赛的时候的彩排就比平时多三倍量,他们让我们提前三天每天踩一遍,两首歌。那每天踩一遍其实代表着在踩之前你已经排了又几遍。对于我来讲,这个量呢对于整个那一阵儿的劳累啊,已经是大的了,但是我每天早晨起来以后,我练声一个半小时。其实呢那两天的嗓子呢已经太疲劳了,我应该停。

郑洋:好好的休息一下。

汪峰:结果包括当天我练声两个半小时。哎呀,给我气得呀。

郑洋:这个有点用力过猛。

汪峰:对,就是可是我希望的是呢,因为你不开声也不好,还是因为那两天连续才。哎,反正(郑洋:反正过去的都过去了)就是这个遗憾,是真的有点遗憾。

郑洋:但是呢,就说整个还有一个就是在整个歌手当中,你刚才也提到了,让团队的人、助手帮你去找一些呃,过往这十年的华语歌坛比较火的这些流行歌曲。但是呢,实际上我作为一个啊,这我可能不代表大众的意见啊,就是其实我更希望在这个舞台上,你呈现出的作品是,汪峰这么多年你自己真正钟爱的,不是别人给你推荐的,有可能是你影响你音乐道路,或者是影响你一些音乐审美的。其实我们更希望能够看到,我相信中国的最顶尖的这样的一个创作歌手、摇滚音乐人,他的音乐之路是怎样形成的?有哪些闪光点是他在这个舞台上愿意跟我们分享的?

汪峰:这个你的这个思路呢,就更像是我们现在,就我们同就这个时代的我们同时代的这个想法,我想过,包括我也挑选过。后来我发现一个问题,比如说我喜欢崔健的某一首歌,我都已经排了,包括台湾早期的,我选过一个歌手的,后来我发现,一个是比如说老崔的歌,老崔的歌一直有,这不是他的问题啊。唱老崔歌儿的人一直有一个问题,就是唱的像他的肯定不行,不像他的好像也不行,就是你又不是那味儿,你要是变得巨多呢,一个纯粹的或者比如说小鲜肉歌手,或者是完全不是这个领域的,那也没事,关键我又也是摇滚乐的,就是他会出现一种,这其实也是崔健的伟大性,就是它太难以去(郑洋:驾驭),驾驭和改变。

郑洋:哎,但你没有听过韩磊去唱吗?

汪峰:对,我听过。对对对对对。

郑洋:其实韩磊他嗓子也是有点这种比较适合唱摇滚。

汪峰:后来我想通了一点,就是第二点就是时代感啊,就是这一点也很重要。我们喜欢的有一些歌是真好,但是对于这个时代的更多听歌的这些九零后的年轻人,他可能是真的没感觉。有一些歌不是,不能说呃特别特别经典的一些,就还有一些歌就有这个问题。后来我觉得呢要把这些东西全部放到,把它化作不管你表达的是哪一首,最好的一种表达形式,我希望是当下让大家特别容易接受的,但是你把你许多的不太可能在这首歌里出现的、你的优秀的东西,呃,我们曾经去吸收过的那些土壤的音乐里的棒的东西放进去。我当时是就是这么去思考这个问题的,对。

郑洋:因为我在想象李健有一年去参加啊,包括他唱翻唱Sting的,啊,然后还有一些印象比较深,有韩国的呃一个电影里面的一首歌曲,《假如爱有天意》,他好像在去年他好像还翻唱了一首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就是东北的一首,就是一个曲作家写的。但是呢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旋律都还很动听。实际上我觉得就是在这里面选择的作品,还是希望除了来参加这个比赛,可能还要给关注这个舞台的人们,带有一点音乐审美的这样一个提高、引领的责任。

汪峰:肯定,这肯定的。

郑洋:所以就这一点,其实你选的作品每一场呢,都还是挺嗨爆的,但是呢可能从我观看的角度,除了就是提携那些不知名的那些作者,我觉得这一点是还是会让很多人很感动。除此之外有一点遗憾,可能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遗憾啊。

那么最后像冠军的时候,就是冠军之夜的时候,你选那首歌的时候,当时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实话实说,就觉得老汪是冲着拿冠军来的,所以把整个的这个《我爱你中国》给搬上来了,会有以势压人的感觉。哈哈哈哈。

汪峰:这个,我们自己想过这个问题,如果说这首歌我们没有放在前面唱,就放在这儿了,那你就也别多解释了。你愿意说我是想拿冠军也行,这都无所谓了。(郑洋:真老实)你知道吗?因为是这样的,那个花花特别逗,花花想在半决赛的时候唱这首歌,被节目组拒了,(郑洋:要留给你)说没办法,峰哥已经提前预约了。我说除了这首歌,其他你随便选。呃,也许这首歌的仪式感更好,就是作为一个ending,他的仪式感更重要。对。


《全球华语TOP100排行榜汪峰专访》各部分链接:

1)创作最大的动力来源于不断的自我否定 👉文字版 👉音频版
2)和子怡相识到现在从未红过一次脸 👉文字版 👉音频版
3)参加歌手是为了打破自己的天花板 👉文字版 👉音频版
4)泥沙俱下的时代,留下来的都是真金,昙花一现的叫镀金 👉文字版 👉音频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的網站.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