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飞天: 只要还有人相信奋斗改变命运,他的歌就永远有人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I财经社 2019年6月6日发布的同名文章。虽然文章里有一些错误,但通篇来说基本客观,尤其是没有那些刻意的抹黑。一千个观众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只要有理有据、不刻意诋毁抹黑,日历姐信奉兼听则明。同理,在一些话题下,日历姐把个站相关文章尽量附录在旁,以便大家阅读、参考和判断。

1974年国庆节那天,电影院里上映了一部新电影,名字叫《闪闪的红星》。

万人空巷,成了爆款。

李双江老师演唱的电影插曲也迅速流行开来,名字叫《红星照我去战斗》。

影片上映不久后,一位长号手,带着家人去北海公园游玩。

那时的首都还没有雾霾,天空碧蓝,湖水清澈。大人便逗3岁的儿子来首歌助兴。

小孩没拒绝,张口就唱起了《红星照我去战斗》:

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

声音稚嫩又洪亮,并且音调很准,引得岸边和桥上的路人纷纷侧目,鼓起了掌。

爸爸大喜,觉得这个孩子遗传了自己的音乐天赋,不能浪费了,要好培养。回去就决定让他练乐器。

他自己的命运就是音乐改变的。原籍江苏常州的他,被海军招入军乐队,从此成了北京人。这下儿子又如此具备音乐天赋,怎肯放过。

从此之后,小男孩的肩上多了一把小提琴,一直拉了几十年。

几十年后,他的名字响遍全国。亿万人知道了他。

只不过,他没有像父亲期望的那样成为一个国家级的优秀乐手,而是做了一个摇滚歌手。

很多人可能已经猜到了,他的名字,叫:汪峰。

《闪闪的红星》,还是那么经典,却没有多少人看了。倒是一句反派的台词流传很广: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1984年,练琴十年的汪峰,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相当于大半只脚已经迈进了学院。

这十年,他过得太惨了。

每天放了学,六点多吃完晚饭,在父亲严厉的督促下练整整四个小时的琴,十点睡觉。天天如此,年年照旧。他的童年再也没有了。

一切冲着一个目标去,那就是成功、成才、成大家,出人头地。

温情、宽容、趣味,还有爱,在汪峰的童年没有容身的余地。

几十年后,他上了电视。主持人送给他一把弹弓,说:

听说你小时候特别想要这个?

他回答:

小孩玩的我都想要,因为我都没有。

可见,过早的招摇,后果往往不妙。即使在亲爹妈面前也不例外。

父亲没有想到,汪峰成长的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一些高年级学生,在校园中最先传播起了西方来的摇滚乐。

比如,有一位叫景岗山,在1986年已经出道当了歌手。他有首歌叫《嘿,朱迪》,歌词是这样的:

嘿,朱迪,默默期待

此刻深深盼望你回来

还记得那天你说过的话

像又出现在我的脑海

显然,翻唱自披头士的《Hey Jude》。虽然懒得很,连标点都没改。

1990年,他的另一位附中师兄栾树,毕业后加入了黑豹乐队,担任键盘手。同时,还交了个女朋友,叫王靖雯。

也是这一年,汪峰成功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一边按部就班地走着父亲期望的道路,一边更多地在接受新生事物。

鲍勃·迪伦的歌,就在这时击中了他。他第一次说了句粗话:

我操,歌还能这么唱?

20多年后,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发行中文版诗歌集时,举办了一个发布会。汪峰也受邀参加,在发言时说:

有些人问过我“你的偶像”,我一直把鲍勃•迪伦排第一,我觉得他就像一个打开我认知那扇窗户的人。

越是听多了这些音乐,越是想寻求转变。终于,他开始留起了长发。

父亲看不惯,和他约法三章:要是在大院里走,不要和我并排。

之后,他又邀请几位同学,组了个乐队,并以中央音乐学院的门牌号来命名:

鲍家街43号。

排练的地方就在主教学楼下面的地下室,负三层,又潮又湿,门口挂一床棉被,用来隔音。但是大家的心情都很兴奋,拿着乐器说:这就是我们的武器。

将近两年时间里,他们白天在课堂上学习古典乐,晚上就去地下室排练摇滚乐。

1993年底,学校举办了一场新年晚会,同学们各自排节目,上去表演。鲍家街43号也登了台。

别人都是穿着西装,头发梳得精光,弹奏着古典歌曲。轮到汪峰了。

他顶着一头烫过的长发,在动次打次的节奏中,昂着头唱了首自己写的歌《我希望》:

你说你一直在失望

是的我也一样

长久以来我们总是茫然无知

心中没有梦想……

这是“鲍家街43号”第一次在公众面前亮相,后来被认为是他们的成立日。

刚唱了两分钟,校长就过来,叫停了演出。

当汪峰和小伙伴们在地下室苦练时,中国摇滚乐正在从发轫向巅峰进发。

1994年底,随着香港红磡演唱会的举行,魔岩三杰一战封神,内地摇滚乐开始为两岸三地所瞩目。带头大哥崔健也在这一年发行了新专辑《红旗下的蛋》。

但这时的汪峰,还没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他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担任中低音小提琴手。排练的节目也带个“红”字,是《红色娘子军》。

每个月的工资加上排练、演出还有补助,到手能拿到三四千块钱。父亲高兴得很。

但是他没想到,儿子积累了二十年的叛逆心理,在这一年就要爆发了。

在单位的汪峰,看到同事们每天的生活是,拿着乐器在屋里排练,拎着饭盒去食堂吃饭。不忙了,就是聊闲天,搓麻将。

日子过得像Ctrl C+Ctrl V。没几个月,他发现那些刚毕业的同学,就和五十多岁的人气质一模一样了。

他的内心掠过一阵悲凉,不想自己也活成这样。长发一撩,他做出了人生第一个重大决定:

辞职。

父亲用一句话评价他的这个决定:

你给我滚出去。

他离开家,在街上游荡了一下午。到了晚上,没处可去,看到路边有辆三轮车,就躺在上面睡了。

有一天,当他闲逛到建国门大桥上时,望着夜色下的北京,有感而发,一首歌随之诞生:

我将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伴着国产压路机的声响

伴着伤口迸裂的巨响

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晚安 北京

晚安 所有未眠的人们

但是当排练时,乐队的成员都不喜欢这首歌,觉得它太自我也太丧了,拒绝录音。最后还是在一个朋友的劝说下,才录了。

包括汪峰自己也没想到,这首歌后来得到了那么多人的喜欢。

这个朋友叫张有待,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因为爱好西方音乐,去中央广播电台做了编辑。后来又跳槽去北京广播电台,主持了一档节目,叫“有待电台”。

那时候,很多乐队和歌曲都是通过他的电台传播开来。比如,朋克。

审查时,领导一查英文词典,发现punk是流氓的意思,批评他说:

你怎么敢在中央台放小流氓的音乐呢?

张有待的回答很妙:

punk在外国代表着无产阶级,是反对资本主义的。

他也很欣赏“鲍家街43号”,在电台里介绍了不少他们的歌。

有家京文唱片在听到这些歌后,决定签约他们。这个公司发展势头很猛,之前推出了零点乐队,又签约了崔健,成为摇滚乐的著名厂牌。

1997年,京文唱片给乐队发行了首张专辑《鲍家街43号》,上面提到的歌都收录了。第二年,又发行了续集《鲍家街43号2》。

有了正式作品,但并没有改变乐队的生活处境。

当时中国的音乐市场非常混乱,盗版横行,抢夺唱片公司的生意。而有的公司还暗中与盗版商合作,这样就不用给音乐人分钱了。

鲍家街43号的第一张专辑,汪峰是全部词曲作者加主唱加节奏吉他,最后拿到了八千块钱。

那时,哥儿几个聚一起,天天骂流行歌手,羡慕嫉妒恨。

比如,孙楠演一场的价格,是20万。

他们演一场,每个人报酬是180块。

因为必须自己带着乐器往返,只能打车,一来一回就140,吃个饭再花30,还能剩下10块。

汪峰和无数北漂的年轻人一样,在北京租房子住,搬过七八个地方。有次妈妈来看他,发现屋子里就一张床,一把吉他,连个热水瓶也没有,眼泪当场就下来了。

多年后,汪峰在《春天里》真实地回顾了这段生活:

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

没有信用卡没有她

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

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

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

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穷则思变。

不久后,一个诱惑摆在了他的面前。

2000年,美国华纳唱片进军中国,成立北京公司。

到底是美帝,财大气粗,来势凶猛,直接收购了高晓松的麦田唱片,并大举签约艺人,拿下了内地头号歌手那英、孙楠。

他们也看中了汪峰,但条件是只签他一人,不能带乐队。

汪峰陷入了痛苦的抉择中。

如果抛下乐队自己签了,会被兄弟们骂不仁不义。如果不签,自己肯定会后悔。

我们已经尝尽了苦头,它最终的结果就是死。我身边当时就有和我一起起步,然后干不下去的人,我不希望那样——而我想要一直做音乐。

想了一个月后,他决定了。

在东直门的一个饭馆,他把大家约来,宣布了这件事。鲍家街43号乐队就此成为历史,享年6岁。

大家没说什么,坚持把那顿饭吃完了才散。

多年后汪峰半自嘲地说:

这事儿我觉得我特孙子。(日历姐注:乐队解散真的是因为汪峰“忘恩负义”“背弃兄弟”?请参阅《原创 | 汪峰的“黑点”:鲍家街43号的解散》

也是这一年,一位叫章子怡的21岁姑娘,一夜间蹿红电影圈,成了世界瞩目的明星。她主演的《我的父亲母亲》,在2月份参加了柏林电影节,获得评审团大奖。

领奖时,穿着红肚兜的她,和张艺谋导演一起上了台。

第二天,媒体报道说:

张艺谋事前曾嘱咐章子怡不要一起上台,可是章子怡没能听导演的话,紧跟着他上台领奖,令张艺谋老大不开心。(日历姐注:章子怡影迷澄清,媒体报道有误,并无此事发生)

刚走红,就被认为爱抢风头,但这没有阻止她成功的步伐。

几个月后,她主演的另一部电影《卧虎藏龙》,在北美市场豪取1.28亿美元票房,成为最卖座的中国电影,至今无人超越。

那时候,正实现人生转折的两人,都不曾想到。

多年后,他们会成为同一个孩子的父亲母亲。

华纳唱片毕竟是主打流行音乐市场的。换了新东家的汪峰,也开始了自己的转型之路。

为了形象更为国际化,公司让他穿上一条皮做的裤子,并在腰间挂一条粗大的铁链。一开始,汪峰很不自在,常常忍不住要用手去遮挡链子。

为了增加在央视的曝光率,他甚至参加了2004年音乐频道举办的“歌坛十大新人”评选。尽管他已出道十年。

最终他落选了。当选的十人名单里有庞龙,代表作《两只蝴蝶》。

好在,他终于摸到了新的创作方向,出了一张专辑《笑着哭》。

里面有一首作品《飞得更高》,让他彻底翻了身:

这迷样的生活锋利如刀

一次次将我重伤

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

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

我要飞得更高

飞得更高……

歌曲赤裸裸地表达了他的心声:对成功的极度渴望。

此时的中国,也正处于大踏步向前的跨越中:

2001年,申奥成功,加入WTO。

2002年,参加世界杯,也是唯一一次。

2003年,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升天。

2004年,刘翔在雅典奥运会上夺冠。

汪峰的歌虽抒发的是自己,也代表了起飞的国运,迅速成为国民之歌,在大街小巷的上空飘扬。

从2004年6月到2005年1月,半年时间里,《飞得更高》在各种舞台上被唱了300多遍,包括央视的《同一首歌》。“神舟六号”飞天时,也用了这首歌做背景音乐。

央视主持人撒贝宁去上海参加第17届上海电视节,还现场唱了这首歌,赢得满堂喝彩。

汪峰的出场费升到了20万元。和多年前他羡慕的孙楠齐平。

他终于火了。经纪人判断得没错:

第一次听到《飞得更高》的时候,我们就听到了钱的声音。

大大小小的公司年会上,《飞得更高》都是必选曲目。那些正在青云直上的部门leader们,都会带着团队唱这首歌。有些时候,公司老板还会亲自上台领唱。

攀升年代的中国人,就吃这一套。

此后,汪峰就沿着这条路子写下去。他每年差不多有8个月的创作期,每天固定写四五个小时,雷打不动地坐在桌前,就像他年少时练琴的节奏。

在中国的摇滚圈里,另一个能做到这一点的人至今还没生出来。

2008年奥运会时,汪峰是中国最忙碌的歌手,除了参加两首合唱外,还独立创作了两首歌曲。

在奥运会的场馆中,《飞得更高》的播放次数,远远超过官方主题歌《北京欢迎你》。

2011年,他成了雪佛兰帕萨奇越野车的代言人,这是中国摇滚人第一次为国际品牌代言。

每次演出前,他需要给自己的头发造型,把头发向后吹,隆在头顶上方,再做成长长的尾冠。吹这样一个飞机头,需要花45分钟。

如果一个月都保持这种发型,需要用掉三罐500毫升的定型发胶。

什么要给他设计这个发型呢?跟了他十几年的私人造型师说:

因为这两年他的音乐势力强了,所以头发也要夸张,酷、猛。

至于身上的那件皮裤,也早已穿习惯了,并且成为他的形象标签。脱都脱不下来。

当汪峰的名气越来越大,商业上越来越成功,争议也越来越大。

很多人批评他背叛了摇滚乐的精神。比如乐评人孙孟晋:

……他根本不摇滚,而且人家说他不摇滚他还不服;(日历姐:歌迷讨论伪摇滚以及商业化的文章👉《歌迷评歌 | 谈谈关于“伪摇滚”的由来》 《转载 | 黑汪峰作品的,其实压根没听过几首他的歌,是印象流吧?!》 《陌言陌语 | 关于摇滚的一些随想》 《陌言陌语 | 莫要双标中西摇滚乐 我要为汪峰说句公道话》

我们必须承认汪峰是比一般的流行哪怕摇滚歌手都要聪明的人,这种聪明是一种狡黠,这种狡黠就是会在适当的时候去炒作自己。

离开华纳后,汪峰签约另一家音乐公司大国文化,同门的艺人是李玟、郭富城、许慧欣、黄晓明……

在汪峰眼里,与缥缈的精神相比,世俗的成功更重要:

有的时候我们很困惑,我们一边去描写着我们心中的那个世界,有很多的信仰,但是我们一边又非常的贫穷,我此刻说的这句话代表的是众多的音乐人。

我记得在2013年的时候,我的演出已经是我2009年、2010年几十倍的价钱。有很多人问我,你肯定很开心吧,我说我就是很开心,因为我很自豪,我写出了很多人喜爱的歌曲。

但是我同时也觉得特别特别的羞愧,因为我不希望在这个领域只有我一个人拿到这个报酬,因为我知道有很多人有才华。

2010年,就在汪峰借着奥运会的余威,逐渐提高自己的星级时,两个草根歌手的出现,把他拍在了海岸上。

这一年,来自河南商丘的锅炉工人王旭,和来自黑龙江的退伍兵刘刚,组了个乐队,名叫“旭日阳刚”。他们穿着磨损的牛仔裤和洗旧的T恤,翻唱一些流行的歌曲,然后传到网上。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翻唱汪峰的《春天里》。

歌中所描述的漂泊的生活状态,与两人草根歌手的标签非常符合,一下子火了。

那正是中国房地产的迅猛发展期,城市大拆大建,无数农民涌向城市,他们的生存和生活也就成了社会的焦点。

旭日阳刚唱这首歌的地方,是城中村的一间民房,叫刘家村43号,仿佛是鲍家街43号的翻版。

他们受邀参加了毕姥爷主持的《星光大道》,获得总决赛亚军。之后,还上了2011年的春晚。

要知道,汪峰此时还没上过一次春晚。

毕竟是面对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央视的造星魔力太大了,就像白岩松说的,哪怕是一条狗,只要去了央视,也能火。

旭日阳刚开始参加各种商业演出活动,继续唱着汪峰的歌。但是,从来没有支付过版权费。

2月11日,汪峰宣布,禁止旭日阳刚再演唱《春天里》。并且还写了5000字的长文进行解释,说这是合法的维权行为。(日历姐注:汪峰并无禁唱,只要求他们按版权法演出前申请版权许可,媒体歪曲;国家版权局司长认证是合法维权行为,详情请看《原创 | 汪峰的“黑点”:旭日阳刚和《春天里》的恩怨》

经此一役,汪峰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歌曲还有一个更大的市场,那就是草根群体。

他的风格,又从此前的激昂高歌,走向了对小人物的关怀和咏唱,而励志永远是不变的内核。

他又抓住了中国的脉搏。

他的演唱会效果总监,为Lady Gaga的演唱会担任总设计师的美国人L.Bennett说:

他们把汪峰的歌发过来,还有翻译的歌词。我一听就知道,他是唱给工人阶级的。有很多关于生活艰难,但要抱有希望的歌。

2013年,汪峰发了一张新专辑,名叫《生来彷徨》。

生来彷徨音乐:汪峰 – 生来彷徨

每天走在疯狂逐梦的大街上

我们精神褴褛却又毫无倦意

徘徊着寻找着那虚空的欢愉

奔波着抗争着那无常的命运

朋友啊 这生活会把你的心伤烂

可它从来就不会有一丝怜悯

再也别 像个傻瓜一样的哭啦

因为像我们这样的人生来彷徨

这首歌在微博首发时,9小时内超过百万人试听,创下历史记录。

QQ音乐下面的评论超过1000条:

这是一首充满负能量的歌曲,却偏偏戳中泪点,是对生活的无可奈何和束手无策,问自己三十岁了为什么会活成这个样子,我该如何调节自己,我该怎么说服我自己,可是劝自己好难……

一个天才创作才子,一首赋有疗伤的情歌,表达了我们当今社会很多人不敢表达的无奈和绝望的心情!听了这首歌让我久久不能平复我澎湃而又伤感的心情!

一个身家近亿的老板,曾经跟我说过这样一番话:

我确实爱听汪峰的歌,能让我想起当年拼搏的艰难,有共鸣。

这么多人北漂,大家都活得很辛苦,可是怎么办呢?还得生活。

同一年的春晚,汪峰登台了,唱了一首《我爱你中国》。

而《中国好声音》的选手梁博正是唱这首歌夺得了冠军。在比赛阶段,起码还有汪峰的十首歌出现在舞台上。

那时,他的出场费已经到了八位数。

《中国新闻周刊》发表了一篇文章,叫《汪峰的成功学》,开头就写道:

北京郊区一个安静的艺术区中,汪峰的紫色劳斯莱斯就停在门口,挨着一辆黑色的宾利。如今,汪峰是中国最富有的摇滚歌手……

正是这句话,引来了汪峰的不满,要求删稿。

原因是,汪峰一直是雪佛兰的代言人,如今暴露了他开的是劳斯莱斯,以后还怎么做生意。

类似这样的事件,总是让汪峰处在风口浪尖上。一边是被人揶揄上不了头条,一边又在不断走向头条。

2015年6月9日,名为“汪峰工作室”的微博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如果没有汪峰,大陆乐坛尽失半壁江山》。

估计作者是个理科生,文章用数据说话,举了不少例子:

2014年内地歌手个唱票房4.25亿元,较2013年增长47%。而汪峰演唱会票房高达1.39亿元,增涨6410万元,占到市场增量的47%。

从此,汪峰有了一个外号,“汪半壁”。

文章下面,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是:

如果没有一夆,汪峰将拥有整个江山。(日历姐注:达不到这样的成绩,就在媒体的引领下,歪曲嘲讽诋毁,这种人十足废物。请参见《转载 | 大陆歌手票房4亿,近50%增量由汪峰带动》 《转载 | 别误会!汪峰当年,撑起的远不止半壁江山》 《陌言陌语 | 李健:汪峰就是乐坛半壁江山,看了这些数据我也同意》

今年6月15日,汪峰又要在北京开他的演唱会了。

这座城市是他的家乡,是注定了他音乐气质的地方。也给他留下了诸多伤痛。

汪峰的父亲由于是军人,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国。退休后,原准备出国去走一走,没想到却突然去世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在《爸爸》这首歌里写道:

爸爸 我想你 我想你

这思念让我痛彻心底

在天堂里你能听到吗

我为你唱的这段旋律

妈妈她比过去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每天总会整夜开着电视

因为她的生命里突然没有你

那是怎样一种无法承受的孤寂

这些年,汪峰但凡出国,总要揣着父亲的骨灰。他用这种方法,替父亲完成心愿。

2014年,在鸟巢演唱会上,他又深情演唱了纪念父亲的这首歌。声音嘶哑,眼眶湿润,随着旋律的流淌,屏幕上投影出父亲的头像。

仿佛老人在天堂正注视着他。

功成名就以后的汪峰,并不是一个忘掉初心的人。

2018年,在参加《歌手》节目时,拥有无数首大众金曲的他,却特意演唱了一些小众音乐人的作品。

比如,在第三期节目中,他唱的是南京音乐人时剑波的《下坠》。

这首歌写于2001年,是一首刚柔相济的歌。那时同城的市民李先生,还是个刚从大学退学的颓废青年,连音乐界的大门都没进呢。

之后,时剑波来北京追寻音乐梦,和苏阳、马条等人成了朋友。正在事业突破期,他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强直性脊柱炎”,全身关节疼痛,连琴都没法弹。

病好后,他没法再在台前演唱,只好退居幕后,做了好妹妹乐队的制作人。

在现场,汪峰特意把时剑波请来,向全场观众致意。

之后,这首歌和时剑波本人的知名度,都上涨了不少。还有其他歌手开始翻唱这首歌。

今年1月份,汪峰去南京演出时,请了好多搞音乐的南京市民来看。还主动打电话给当年那个退学的颓废青年,发出邀请,让他来当自己的演出嘉宾。

可惜,颓废青年当时正在台湾演出,没能到场。

汪峰出道时,正是中国摇滚乐的春天。

如今,那些风云人物,基本处于退休或半退休状态。只有他这个幸存者,依然活跃在演出第一线,而且成了头部明星。

正因为对成功毫不掩饰的欲望,对商业的积极合流,让他总给人一种油腻世俗的形象。没多少人喜欢他。

但没人能否认,他唱出了这个时代里,很多人挣扎的心声。

在北京的KTV里,每天晚上都能听到一个又一个声嘶力竭的男声,在唱他的一首歌,口音五花八门: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去

我希望人们把我埋在这里

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

在这儿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

我在这里欢笑 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 也在这儿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 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儿失去

北京 北京……

人生如一个8字,兜兜转转,循环往复,最终都会回到原点。

时代奔流向前,生活已富足很多。24小时的热水不再是问题,但现代人的压力却并没有减轻。

白天996被说成福报,晚上还要做到669。有人评价:这样过不了几年就886。

只要有人还在想着奋斗改变命运,有辛酸也有梦想,就会有人听汪峰的歌。不信请看:

事实证明,这位师傅也够狠的。

對「转载 | 飞天: 只要还有人相信奋斗改变命运,他的歌就永远有人听」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1. 孙孟晋、张晓舟这帮人就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以为自己掌握了中国摇滚的定义权;其实不过是因为早年间大众对西方以及欧美音乐的信息获取不全罢了。“他根本不摇滚,而且人家说他不摇滚他还不服”,瞧瞧孙孟晋这番话,把自己当判官了,说了就必须接受。呸,你算老几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的網站.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