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鲍家街43号:阔别20年的重聚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最后一期,鲍家街43号作为压轴乐队之一出场,为这一季喧嚣的摇滚热浪画上了浓墨重彩的句点。《晚安,北京》的前奏响起来的刹那,舞台灯亮起,时间恍然回到了20年前,一切似乎都毫无二致:台下热浪氤氲,台上乐队全情投入。但似乎又有点不太一样——这一次,《晚安,北京》的编排做出了一些调整,而从舞台上看下去,一些年轻的面庞,都还带着对岁月所知不多的干净……

毕竟时光荏苒。

而在中国摇滚稍显短暂的辉煌时光里,鲍家街43号仍然是个无法逾越的坐标,乐队自身的故事,和它的成就一样,多年以来几乎没有停止过被讨论。

采写_本刊记者 林楚捺 录音整理_任颖姗

作为中国第一支科班出身的摇滚乐队,这支以成员的母校中央音乐学院的地址、“鲍家街43号”为名称的乐队,自身的辉煌以及主唱汪峰的出走,一直是相伴相生、无法回避的话题。

1993年11月,汪峰、龙隆、杜咏、刘刚等几名热爱音乐的学生一起成立了“鲍家街43号”乐队。后来,王磊、单晓帆、赵牧阳等加入。

乐队于1997年6月出版发行首张专辑《鲍家街43号》,《小鸟》、《晚安,北京》等曲目引起巨大反响,成为“魔岩三杰”之后的“北京新声”之一,征服了大批乐迷。此后又发行了《风暴来临》专辑。

2000年,汪峰签约华纳,鲍家街43号乐队正式解散。

20年后的重聚:全员确定只花了几个小时

在解散20年后,《乐队的夏天》舞台上实现的这次全员重聚,可以算是一次意义重大的正式露面。然而这场重聚,从发起到全员确认出演,只花了几个小时,契机只是汪峰的一通电话。

这其中,贝斯手王磊似乎是汪峰第一个联系的成员。其实两人之前的联系不多,上一次交集,还是因为王磊在自己的一个直播节目《磊落夜话》中聊到在鲍家街43号时的经历,于是就邀请汪峰过来录一段视频,汪峰爽快地录了。“也还好,大家算是非常融洽。”

在这一次愉快的交集之后,过了几个月,汪峰突然给他打电话,告知《乐队的夏天》最后一期邀请大家全员重聚,重新合作一次过去的曲目。

有了之前愉快交流的基础,虽然王磊并没有关注、也没有完整看过这个火爆朋友圈的节目,但他第一时间答应了。

汪峰的动作比他想象的更快。几个小时之后,王磊已经在一个微信群里了——里面整整齐齐,是鲍家街43号的全体成员:贝斯手王磊、三任鼓手单晓帆、赵牧阳和刘刚、吉他手龙隆、键盘手杜咏,以及主唱汪峰。

为了这场多年之后的正式重聚,在约好的时间里,所有人在北京准时汇合。

录音棚里乍一见面,王磊还感慨所有人都有了变化——20年的时间,足够让他们组建家庭,结婚生子。就像所有久别重聚的朋友一样,他们聚在一起唠了唠家常。

但是音乐甫一响起,所有人都发现,没有常理上可能会出现的任何生疏,20年的空白也似乎从不存在——这支乐队默契得仿佛从来没有解散过。一旁的节目组工作人员很吃惊,这根本就像一支排练了很多遍的乐队。

究其原因,王磊觉得和所有成员的经历脱不了关系——即使解散了,他们也并没有远离音乐。乐队的键盘手杜咏,目前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教作曲,“他应该是作曲系的系主任”;吉他手龙隆在从事音乐制作,是华晨宇演唱会的音乐总监和音乐制作人;乐队鼓手单晓帆,组建了译乐队,跟窦唯有合作;鼓手赵牧阳在做自己的唱片,“我跟他的联系比较多,牧阳刚跟腾讯签了一张唱片的合约,编曲也是由我们磊落组合来做”;至于王磊自己,作为摇滚界盛赞的“中国最杰出的贝斯手之一”,成立了磊落组合,前几年签了文投控股旗下的哆啦音乐。

20年前的分离:我们那个时候太年轻

而作为主唱,汪峰当年的出走,一直是围绕在这支乐队身上经久不衰的话题。

现在的王磊完全可以理解汪峰当时的选择:“他自己后来跟我也聊到这个问题,其实他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但是确实很难选择,这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合约,通过这个合约,他可以完成自己接下来专辑的发行和推广,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但是在王磊看来,那个年代刚接触到海外唱片公司的一些国内音乐人和唱片公司之间,在流程操作上,存在很大的信息不对等。

关于这种信息不对等,他举了例子:对于很多唱片公司来说,主唱和乐队的关系是这样的—— “窦唯与乐队”,“张楚与乐队”或者“何勇与乐队”等等。虽然也有例外,但大部分情况之下,出于考虑商业环节的可控性,“许多海外的公司只签乐队的艺人,他们几乎不签乐队”。

这种立场不同导致的信息不对等,难免会让人对很多事情感到无法理解。

王磊表示,鲍家街43号的成员当时才20多岁,得知汪峰独自签约后,其他成员当然也无法完全避免这种情绪。

吉他手龙隆曾经在其他场合还原过当时的场景:分手饭是在簋街一家饭馆吃的。那本来只是一次正常的聚餐,席间,汪峰第一次告诉了其他成员华纳只打算签他一个的消息。龙隆第一个站出来说OK,那就这样吧。

没有红脸,也没有闹,很自然地就散了。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年轻人终究会长大。对于现在的成员来说,他们已经完全可以理解汪峰的选择。王磊还表示,目前看来,这对汪峰来说,可能也是最好的选择。

时间回到2020年的现在。全员正式重聚的乐夏舞台,也促成了另外一段久别重逢的佳话——张亚东和赵牧阳。

在《乐队的夏天》舞台和赵牧阳再次见面的时候,张亚东很激动,他和赵牧阳上一次见面还是20多年前。对此,王磊也很感慨:“最早的时候,我们都是一起在红星音乐生产社,亚东当时也在……我在红星也呆过两年,那个时候牧阳好像是帮田震还是帮许巍录音。”

“所以,如果没有这个节目,很多人可能20年、30年见不到,甚至一辈子也见不到了。”


南都娱乐×王磊(节选)

如果没有解散,鲍家街43号会怎样?

南都娱乐:作为前鲍家街43号的贝斯手,当年乐队解散的时候,网络上有不少传闻称成员间不合,具体的解散真相是什么样的?

王磊:很多人之前也问过这个问题,实际的情况是当时是华纳有一个合约给到汪峰,他们的条件是只能签一个歌手,不能签乐队。汪峰在这个过程中也跟唱片公司极力争取,能不能给他一段时间考虑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能跟乐队达成一个共识。大家也知道,我们当时比较年轻,才20多岁,突然面临这么一个重大的选择,可能受年龄的影响,会不太理解——我们大家是一起的,为什么签约的时候只能签一个人,乐队不能一起签?其实对于汪峰来说,也是一个特别难的选择。

南都娱乐:大家对于汪峰单飞这件事情的态度如何?

王磊:一开始还是有点不理解,觉得不应该发生这么一个状况。但过了这么多年,对我们来说,这个问题在每个人心里也都解决掉了。其实乐队分开之后,大家实际上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些联系。

南都娱乐:汪峰促成了你们这一次的《乐夏》重聚,选择《晚安,北京》是不是也是他的主意?

王磊:其实我们大家都比较认同这个曲子,如果他让我们每个人都选的话,实际上我们也差不多都会选这个曲子。因为我们的第一张唱片本来是选这首曲子作为主打,后来因为各种原因选择了《小鸟》,但是《晚安,北京》一直是我们在这张唱片里边非常看重的一首曲子。所以我们想,如果有可能再一次做演出的话,很希望演这个曲目。

南都娱乐:所以其实这次演出应该是20年来第一次全部聚齐的演出。

王磊:对,是第一次。

南都娱乐:您想过如果乐队没有解散的话,鲍家街43号今天会是什么样子吗?

王磊:我觉得它应该会是国内非常独特的一支乐队。乐队解散的那个时代,实际上大家就非常看好这支乐队,因为无论从成员的构成,到音乐作品的现场感染力,都是一支非常成熟的乐队。因为当年乐队的绝大多数成员是来自于中央音乐学院,当然也有我们这种非科班出身的,比如说我,还有我们第一任鼓手单晓帆,还有我们的第二任鼓手(赵牧阳),实际上我们三个人都不是科班出身,但是吉他手(龙隆)和主唱(汪峰)还有键盘手(杜咏),都是中央音乐学院的。专业科班出身的背景,同时又具有比较原生的生命力,这种融合在当时的我看来是一个特别好的状态。如果当年鲍家街43号乐队没有解散的话,应该现在来说也是一个非常有特点的乐队。

南都娱乐:经过这次演出,有没有让你们萌生重组乐队的想法?

王磊:接下来具体会有什么动作还不太确切。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些个别项目或者活动的合作机会,但如果说乐队重组,再像以前一样,我估计很难了,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行业规划了。

南都娱乐:接下来会参加第三季的《乐夏》吗?

王磊:目前没有打算。

“摇滚精神”不受限制,不要为了愤怒而愤怒

南都娱乐:您以前也是一个摇滚青年,为什么后来会转向纯音乐呢?

王磊:其实有几个不同的因素对我有很大影响。首先我跟我爱人在一起之后,我们两个人讨论出“磊落组合”这么一种合作模式。做乐队,实际上是一个乐队中的4个人或者5个人最后相互妥协,然后才会产生出来一个作品。我更愿意在创作中能够把控作品的整个方向和调性,所以目前在“磊落”这样的创作模式下,我自己觉得更舒服一些。我们两个人做制作人,把控我们的音乐方向、曲风、构架和整个框架,找一些不同的音乐人来合作。

但我觉得从创作精神来看,跟我早期做摇滚乐,没有太大的区别。随着年龄增长,会有一些东西沉淀下来,当你吸收了很多营养之后再去表达,可能会比我们20多岁的时候会更有选择性,有更多的考虑在里面。而且我知道人的审美有的时候很难逆向地往回长,而是一直往前走,很难往后退。

南都娱乐:转变音乐风格后,您觉得心里的摇滚精神还在吗?

王磊:我觉得不要过于狭隘地去理解“摇滚精神”这个词,它因人而异,有很多不同的内容在里面。无论是做摇滚乐还是现代流行音乐,它不只有一种方式,还有很多种不同的展现形式。我们希望的是能够找到一条符合自己的道路去走,这个很重要。我们不要为了愤怒去愤怒,这样的话你反而会受一些限制。在音乐形式上,我们可以有更多的讨论范围,摇滚乐也是现在流行音乐其中的一个分支,我们其实有很多种音乐类型可以去制作。

南都娱乐:汪峰单飞后,他的音乐风格有所调整,也面临了很多质疑,对此他曾反问:“把理想和情怀挂在嘴边,就不能商业吗?”他还认为,对中国音乐人来说,能脚踏实地地谈“钱”也算是音乐圈的一个进步。对此您怎么看?

王磊:我觉得谈钱没有问题,任何东西都有它自己的商业属性。比如像我们做音乐,一个唱片拿出来摆到货架上,首先它的第一属性就成为了商品,所以我觉得“谈钱”这个没有问题。商业的介入,有的时候可以更好地推动这个行业有更良性、更有趣的发展。我们不要只说情怀,如果只说情怀,完全脱离了商业,这个行业很难走远。

所以我不觉得谈钱是有什么问题。比如说我们磊落组合,虽然是纯音乐,但如果能找到一些跟我们音乐调性符合,或者跟我们的一些价值取向符合的一些品牌,或者资方,我们也非常愿意跟他们有深入的合作。

我们近期刚刚和康佳集团合作,康佳集团刚好是40周年,有一个活动叫“在一起,让美好自然生长”,当时我一看到,就觉得跟我们调性特别符合,因为我现在写的“家庭两部曲”,最内核的就是我们要从不同角度去看自己的生活,珍视我们的家庭,所以我们很快就达成了一个共识,可以做这样的一个活动。商业这方面我们是从来不拒绝的,这点上我觉得汪峰的考虑是对的。


原文来自南周娱乐周刊2020-10-12 09:51:33在网易号发布的同名文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