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汪峰的“黑点”:鲍家街43号的解散

鲍家街43号乐队解散,是汪峰一直以来的"黑点"。当年华纳的合约确实是解散的直接原因,20多年来汪峰也从不否认,也没有甩锅给其他兄弟,没有说过乐队兄弟一个字的不是。汪峰只要被问到,都是主动背这口锅的;这次乐队在乐夏重聚时的现场公开采访里(详见本文附录视频),汪峰依旧如此。

但乐队解散只有这一个原因吗?乐队成员之间的关系真像是好多人说的很僵吗?


乐队解散都是汪峰的错吗?

2016年吧,龙隆老师接受采访(图一)说他觉得解散是很自然的事,因为那时乐队的状态已经不太好,他和汪峰音乐理念有争执,他爱上爵士,为了爵士的演出和排练,有时甚至不去鲍家街排练。汪峰也不满龙隆分散精力,不满龙隆心仪爵士后演奏方式的改变。

图一

不仅如此,那时乐队有成员染上了毒瘾。屋漏偏逢连夜雨,唱片公司似乎也想放弃他们了。京文本来和他们签订的是三张专辑合约,但发行两张后,对第三张《花火》的态度开始怠慢。汪峰不得不在经过公司允许后,把创作完成的歌曲小样送到其他公司,以求有人赏识出版发行(详见图二)。

图二

从音乐上说,龙隆和汪峰喜欢的音乐类型很不相同。摇滚乐队因为成员之间音乐理念和喜好的不同而解散的,不在少数。这种分歧没有高低对错之分,但因为有这种分歧,除非他们各自妥协,否则解散也是大概率的事,即便没有华纳的合约。


鲍家街43号是著名的学院派乐队,很多成员都是中央音乐学院的高才生,各自对音乐有各自的理解和坚持。20年前他们年轻气盛,张扬自我,心高气傲。

郑钧好像说过,摇滚圈和音乐圈里,都互相瞧不上,都觉得自己最牛逼。其实汪峰当年也被他乐队的兄弟们瞧不上,连《晚安,北京》这样的经典都被兄弟们批评批判。

龙隆接受采访时曾经回忆说,乐队解散的多年后,他在街头听到汪峰大火的歌,心想:这不就是当年被我们批得一文不值的歌吗?他还说对于市场的敏感度,可能汪峰才是对的。乐夏采访里汪峰说龙隆找他谈过重聚重组的事,可见龙隆这些年对音乐和市场有了更多的反思。

可是,在当年那个时间点,在当时那种认知下,也许解散是必然的,也许solo对当时的他们每个人都好。


2015年赵牧阳参加《中国好歌曲》,营销号炒作汪峰抛弃乐队,牧阳老师当时立马委托节目组发声明澄清、否认,甚至在接受采访时更是直言:“这个事情是不存在的”,并透露待到知天命之年鲍家街43号会重聚。只是人们把黑汪峰当政治正确,只相信他们心中的观点,不相信当事人的说明。

图三:赵牧阳声明
图四:赵牧阳采访

浮光掠影这些年乐队成员或多或少的言论,不难看出,乐队解散的原因并不是坊间传说的汪峰“忘恩负义”那么简单,把责任全部归咎于汪峰也不公平。


乐队解散的深层原因

2020年10月11日,在鲍家街43号乐队重聚后,南都娱乐周刊发布了一篇题为《鲍家街43号:阔别20年的重聚》的文章。文章主要是对王磊的采访,截取片段如下:

南都娱乐:作为前鲍家街43号的贝斯手,当年乐队解散的时候,网络上有不少传闻称成员间不合,具体的解散真相是什么样的?

王磊:很多人之前也问过这个问题,实际的情况是当时是华纳有一个合约给到汪峰,他们的条件是只能签一个歌手,不能签乐队。汪峰在这个过程中也跟唱片公司极力争取,能不能给他一段时间考虑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能跟乐队达成一个共识。大家也知道,我们当时比较年轻,才20多岁,突然面临这么一个重大的选择,可能受年龄的影响,会不太理解——我们大家是一起的,为什么签约的时候只能签一个人,乐队不能一起签?其实对于汪峰来说,也是一个特别难的选择。

南都娱乐:大家对于汪峰单飞这件事情的态度如何?

王磊:一开始还是有点不理解,觉得不应该发生这么一个状况。但过了这么多年,对我们来说,这个问题在每个人心里也都解决掉了。其实乐队分开之后,大家实际上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些联系。

在王磊看来,那个年代刚接触到海外唱片公司的一些国内音乐人和唱片公司之间,在流程操作上,存在很大的信息不对等。

关于这种信息不对等,他举了例子:对于很多唱片公司来说,主唱和乐队的关系是这样的—— “窦唯与乐队”,“张楚与乐队”或者“何勇与乐队”等等。虽然也有例外,但大部分情况之下,出于考虑商业环节的可控性,“许多海外的公司只签乐队的艺人,他们几乎不签乐队”。

汪峰在华纳期间,又另外组了一支乐队,起名“鲍家街乐队”,此后一直以“汪峰与鲍家街乐队”的名义演出,直到2004年乐队有了大调整;在《花火》专辑的封面上就清楚写着“汪峰与鲍家街乐队”,这种形式就是上面王磊所描述的。而汪峰曾经解释,把“43号”的字样从乐队名称中去除也是为了尊重乐队曾经的兄弟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鲍家街43号乐队的其他成员们当时能够接受唱片公司的操作手法,继续保留不解散,他们还是可以以其他的方式演出的,只不过是以“汪峰与鲍家街43号乐队”的形式出现。

这种信息不对等还表现在别的方面,龙隆在乐夏的采访里(详见本文附录视频)说:“因为当时的资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当时没有网络。那我们就认吧,那我们就是一个小乐队。一直在奋斗,就是唱片越卖越多,越来越穷,越来越没辙,所以相当于没有动力了。”

虽然摇滚圈经常用商业化为借口来攻击汪峰,但事实上只要有机会,大多数摇滚人并不拒绝商业化,摇滚乐队一窝子地上综艺(乐夏也是综艺啊)奔出名接商演就是例证。毕竟摇滚人也是人,也要吃饭,也要生活,不是机器。

王磊也想明白了这个道理。

南都娱乐:汪峰单飞后,他的音乐风格有所调整,也面临了很多质疑,对此他曾反问:“把理想和情怀挂在嘴边,就不能商业吗?”他还认为,对中国音乐人来说,能脚踏实地地谈“钱”也算是音乐圈的一个进步。对此您怎么看?

王磊:我觉得谈钱没有问题,任何东西都有它自己的商业属性。比如像我们做音乐,一个唱片拿出来摆到货架上,首先它的第一属性就成为了商品,所以我觉得“谈钱”这个没有问题。商业的介入,有的时候可以更好地推动这个行业有更良性、更有趣的发展。我们不要只说情怀,如果只说情怀,完全脱离了商业,这个行业很难走远。

龙隆更是当初可能就明白摇滚与商业化并不相克的道理,只是不知道鲍家街43号有那么大的商业价值(图五、图六)。

图五:龙隆在汪峰音乐纪录片《存在》里的访谈
图六:龙隆在汪峰音乐纪录片《存在》里的访谈

嘴里泛酸、攻击商业化的那些人,只是没有本事商业化罢了。汪峰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勇士,这样的行为才叫摇滚!都2020年了,再拿“商业化”做借口攻击汪峰,就不但是自欺欺人的蠢,而且还是自以为是的坏。


谈到这里,乐队解散的深层原因呼之欲出,用三个字简单说,那就是“商业化”,是唱片公司唯利是图的锅。这里颇有点“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意味。

就像王磊说的,“谈钱没有问题,任何东西都有它自己的商业属性。我们不要只说情怀,如果只说情怀,完全脱离了商业,这个行业很难走远。”但是任何事第一都有双面性,第二不能走极端。

谈钱没有问题,金钱俗气却是每个人生活的必需。只是如果钻到钱眼里出不来,只从商业的角度考虑一切,那就有问题。

已签约的唱片公司利用信息不对等,有意无意间隐瞒了乐队的现状和前景,或许还“虚报”了唱片销量,让这支有才华的乐队无法解决生计问题为三餐发愁的同时,还看不到未来,解散也几乎就是必然的。未签约的唱片公司利用信息不对等,为了商业成本等压制乐队的签约,变相拆散乐队。

汪峰签约华纳,当时华纳中国的老总许晓峰是重要助力。后来许晓峰离开华纳自己创业,汪峰也跟随加入许晓峰的公司。可就是这样的关系,后来也发生了公司隐瞒汪峰歌曲彩铃下载次数及收入的事件,汪峰为此和公司对簿公堂维护自己的权益。

由此可见,当时唱片公司为了自身的利益做了不少损害音乐人权益的事情。

这是中国音乐的悲哀,这是资本的原罪。本该和音乐人同舟共济的资本,终究无法掩饰其贪婪的本性,杀鸡取卵,功和过都是那么血淋淋。但,这也不全是资本的错,是人们太幼稚没看清。与资本共舞,同样也是戴着镣铐,更加需要音乐人自律自控和成熟有智慧。

汪峰曾经说过:“让人痛苦的不是商业,是低级商业。” 汪峰是中国音乐人中对商业和维护自身权益觉悟最早的之一,为此他继续用吃螃蟹的勇气挑战了许晓峰,也挑战了旭日阳刚所代表的一群人。

《春天里》事件,归根到底是版权纠纷。当年国家版权局版权司司长亲自发声挺汪峰,表态称:禁唱《春天里》,汪峰维权合理合法。但某些人为了自身利益却借口“旭日阳刚唱红了汪峰,汪峰忘恩负义”来混淆视听倒打一耙,他们有意无意“忘记”了直到今天都依旧流行的《飞得更高》《怒放的生命》都是早在《春天里》之前若干年就红的歌。

有关汪峰的《春天里》这个“黑点”,以及旭日阳刚在禁唱并向汪峰道歉之后依旧在商演中偷偷翻唱的偷鸡摸狗,将尽快另文专述。


乐队成员的关系

鲍家街43号乐队解散后,成员之间也是有来往的。

比如龙隆、王磊2016年入驻汪峰设立的音乐平台碎乐,龙隆老师在语音回答网友提问时,还谈到鲍家街将来重组或合作的可能(图一)。龙隆也在汪峰2017年播出的音乐纪录片《存在》中出镜。

再比如龙隆、杜咏都到场观看了汪峰2017年鸟巢演唱会;汪峰在舞台上当着8万观众的面介绍他们,感谢他们的到来。

曾经看到一篇营销号的文章,不但在很多肉眼可辨的时间点和事件上胡说八道,还借单晓帆之口说是因为不满汪峰霸道而离队。作者大概不知道,离队后的单晓帆老师还帮汪峰制作了专辑《笑着哭》。2004年9月17日,汪峰出道以来的首场个人演唱会上,单晓帆老师以担任音乐编程的方式加入了这场有意义的演出。

有句话叫“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首先不能肯定单晓帆是否真的吐过槽,毕竟如今媒体是啥德行,大家都知道;其次,即便真的吐过槽,单晓帆老师也以实际行动证明了彼此的兄弟情谊,相互尊重与相互信任。


2020年4月21日晚,王磊在自己的一个直播节目《磊落夜话》中聊到在鲍家街43号时的经历,事先邀请汪峰录制一段视频。汪峰爽快地录了。视频录制时间是4月18日。搁在平时,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或者说一段普通的日子,但这个时间点对汪峰来说,非同寻常。

因为2020年4月13日,汪峰的母亲因病去世。

母亲去世不到一周,因为答应了乐队兄弟的请求,汪峰遵守承诺,强忍悲痛、强颜欢笑地录制视频,完完全全地把悲伤留给自己。

乐夏重聚后的国庆长假,汪峰和王磊都来到了阿那亚。汪峰是带着全家来度假,王磊是参加演出。演出的当晚,汪峰带着朋友前来捧场,王磊很开心地在微博致谢。


鲍家街43号乐队重聚,带给无数的歌迷和圈内人惊喜和激动。资深DJ曾克老师说“九十年代我有幸见过最初完整的鲍家街43号乐队,一晃二十多年了,再见到时,都也不那么年轻了,音乐响起,却让人忘了时间……。突然我忍不住热泪喷涌!” 同时,他还回忆了2010年左右汪峰和赵牧阳的一段往事(图七)。

图七:曾克老师回忆汪峰和赵牧阳


汪峰在2005年左右曾经对媒体透露,他最大的愿望:与“鲍家街”乐队元老人马以最擅长的方式推出乐队最早期的作品;回到母校中央音乐学院,与中国青年交响乐团合作演出。

第二个愿望实现了一半,他回到了央音做讲座和学弟学妹沟通,他的个人演唱会和交响乐团合作,不过不是他学生生涯参与的中国青年交响乐团,而是他曾经工作过的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

现在第一个愿望终于也实现了。


国内的小伙伴点击此处观看视频

世上的事,哪有那么简单;世上的事,总是被好事者添油加醋,尤其是当这些好事者的心里有一个攻击目标的时候,那所有的错都必须这个人来扛;汪峰就是这个必须背锅的目标

事业上,汪峰没有说过鲍家街43号乐队兄弟们一个字的不是;私生活上,也没有说过他的那些前任们一个字的不是。网上有句话叫做,分手见人品。他的某些前任已经彻底暴露自己幼稚善妒的个性和无理取闹的恶臭人品,乐队的兄弟们想必是成熟的,能思考会反思有担当。

不抱怨,不推卸,自己扛,这就是汪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