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又是一年好声音播出季

又是一年好声音播出季。

这个时间太巧了,七月三十日,七年前的今天我无意中打开电视对汪夫子一见倾心,七年后的今天我坐在电视机前焦急的等待我归来的青春。

对好声音这个节目,我一直是又爱又恨。我爱它,因为它是我追峰之路的起点,七年的爱意从这儿开始,音乐的魅力在少年的心中绽放。我恨它,因为太多莫名的诋毁接踵而来,无良的媒 体、无脑的键盘侠……好像太多人都拥有了随便评判的权利。

可即便如此,我依然会在每年这个时候,一遍一遍的在搜索栏搜索“中国好声音”这几个字,一遍一遍的去看那些营 销号的爆料。好像汪峰的名字在营 销号的文章中多出现一次,他回归好声音的概率就多一点似的。终于,终于,那些虚无缥缈的消息好像把故事描摹的有了些轮廓,多年的期盼好像有了结果:中国好声音十年之际,汪峰回归了。

刹那间,那些尘封的时光再次被唤醒,属于好声音的记忆将被再次书写。时至今日,我依然感谢七年前的那个夏天。那天中午,百无聊赖,没有喜欢的电视节目,不停的按着遥控器播台。在这之前,我一向是不听音乐的,也一向对明星娱 乐圈不感兴趣。可就是鬼使神差的,电视画面停在了浙江卫视,停在了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第二期的重播。那天中午,是我第一次看到中国好声音。我记得那天中午,他抢到了名叫张丹丹的学员,他穿着点缀白色条纹的黑色的西装,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汪峰的名字,知道汪峰的样子。

那期节目之后,我开始在浏览器上搜索汪峰。当年的媒 体管控好像没那么严,总是能看到关于节目非常详细的报道。他们说下一期节目是“汪峰场”,下一期节目他“狂抢五名学员”。每家媒体的报道都差不多相同,可我总能饶有兴致的看完所有的通 稿。等到八月一号晚上,他真的抢了五名实力强劲学员,我记得他说“八月二号鸟巢演唱会,听我为你唱这首美丽世界的孤儿”,而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第三期也成了我在以后七年里在无数场景、无数次回顾的经典之一,那是梦开始的地方。

以后的每一期、每一季,我都如上面那般关注它,准时地坐在电视机前期待着新一期的汪夫子。记得14年我家没有装WIFI,我坐在客厅窗户边蹭着邻居家的WIFI,边看节目边与峰迷在QQ群聊天;记得有一次爸妈出去散步,我坐在沙发上抱着枕头看中国好声音,本来肚子疼的我看到峰哥真的神奇般的不疼了;记得初二音乐课和同学聊天,他说他最喜欢帕尔哈提,我说我也一样,那一刻的欣喜现在也能体会地到;记得那年“汪峰手撕媒 体”的词 条登上热 搜榜第一,那天晚上十点二十我还被气的发抖,B站上当年的现场录音依旧在我的收藏夹中;记得16年白若溪唱了一首《无处安放》,我和闺蜜晚自习课间跑到教学楼下,在微弱的灯光下也唱那首《无处安放》;后来徐歌阳一首《追梦赤子心》,激励了我的整个高中时代;记得那晚新歌声决赛蒋敦豪夺冠,我激动的站了起来,把手机怼到电视前面拍下了这个画面……我不知道中国好声音对我到底有多深的意义,我只知道在我回忆我的初高中时代时,中国好声音永远是绕不开的话题。

后来中国好声音再无汪峰,后来中国好声音逐渐淡出了我的视野,后来我的初高中时代也离我远去。我曾以为初二那年梦想去中国好声音现场的愿望终究是奢望,中国好声音终究是我无法抚平的遗憾,真的真的没想到,真的真的太惊喜,中国好声音十周年,汪夫子,我们再次相见!!!


作者:爱吃炸鸡de阿陈

又名wuli汪暖暖。写得一手好字的汪峰歌迷,同时热爱于和伟,自称普通追星人佛系冲浪。期望不但继续手写汪峰歌曲歌名,还要继续小作文,爱老于的同时不要忘了老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