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说 | 再见二十世纪 ——汪峰访谈


【日历姐前言】《摩登天空》2000年第8期刊登了这篇采访,作者是“暗火燎原“创作群的待秋、北冢、无非、淘责。2018年7月26日腾讯网重发了此文,但如今链接已失效。日历姐想尽办法终于找到了全文,并用语音转文字、图片转文字等技术手段对文章进行整理。这是鲍家街时期的访谈,很难得,大家都看看吧。


时光匆匆跨入新世纪的门槛,总有一些旧世纪的文化在被当作快餐消费后忘却。然而总有许多记忆倔强地潜留于脑际,让我们在午夜的孤独中倏然惊醒。在白天奔波于生存的麻木之后,黑暗中脑海渐渐地空白,紊乱的思维蓦地幻化为几行清晰的大字: 现实是个笼子,我像一只小鸟,飞来飞去、飞来飞去… …从“小鸟”到“风暴来临“,”鲍家街43号”一直就像一只脆弱的小鸟游弋于梦想与现实的狭小空间。青春的激情并不会因为生存的残酷而有所改变,而在音乐上他们由怪癖到流畅的探索也无非是试图冲出一直以来摇滚乐“孤芳自赏”的误区,尽管对于许多偏执的摇友而言这并不容易接受,但仅凭发热的头脑显然无法担负“摇普”的重任。其实在摇滚的漫漫迷途上怎么说都显得太早,还是等它真正长成以后再吹捧或谩骂不迟。现在我们所需要的只是坚持自己,一切已足够… …

暗火:先谈谈你们的第三张专辑将会向什么样发展?
汪峰:我觉得第三张就是第一张里面的精华的东西,第二张是过渡,第一张精华的东西还在第三张出现。做了这么长时间了,我觉得第三张专辑在音乐上,我们会更放开,音乐会做得更期底。而且,可能会有一些比较新的,对未来的音乐的理解,虽然那些理解不一定是成熟的,但我们会大胆地去做,但这种试验性在一定程度上也不会很多。

暗火:你说的这种实验性是指乐器的弹奏技巧还是指什么?
汪峰:这种实验性指的不是技巧问题而是指音色和配器方面的。

暗火:能谈谈Blues音乐对你们的影晌吗?
汪峰:Blues音乐对我们直都有很大的影晌。我们早期玩儿了很多Blues,我个人觉得如果你要做摇滚乐的话, Blues音乐是你必须要去学的东西,是必修的一课,所以即使以后我们的音乐也都会有Blues的影子。

暗火:我们听到了你的一首新歌 —— “再见二十世纪”,谈谈这首歌吧。
汪峰:写这样一首歌,是因为我在这个世纪交替的时候感触很多,因为我觉得我本身能经过这一千年的转折很幸运,有些人想经过但不可能,回想过去虽然我们年龄才有二十多岁,没有经历的还有很多事情,但是我们知道,社会的巨变提供给了我们很多感触,也就是这个世纪末的这十年的时间使我们都懂事儿多了,知道要去应付生活了,而且要思考未来该怎么样。这社会变化是巨大的,从以前很多封闭的到现在很多开放的,但是又还没有完善。在这种转折期里面,作为一个年轻人来讲,我觉得有很多的痛苦。如果想要自己在生活上成功,想让自己在人格上成功,在这个时候是非常难的。所以我写下了这首歌,其实就是反思我目己在这二十多年的生活,还有我所能阐述的我对现在这个社会的到目前为止我所看到的让我感触最深的事物,这些都在歌词里。

暗火:那你这次的新专辑的歌词是站在一个什么角度写的?
汪峰:这次和“晚安北京”不太一样,“晚安北京”的歌词是比较概念化的。这次的很多段落都是比较具体的,说的事情也比较具体。因为这个可能也是我风格上的一个变化吧。这次歌词方面关注了一些比较普通比较实际的东西,我想产生一些比以前的概念化的东西更有力量的东西,希望这种东西离我们更近。很多都是你生活里能感受到的很普通的东西。

暗火:一些人包括一些评论界的人说你们第二张专辑比第一张商业化了批判力度也小了,对于这些说法你怎么解释?
汪峰:可能是有很多人是这么想的,我也听到、看到了一些,但实际上我觉得从第二张专辑里的“瓦解” .、“风暴来临”——无论这两首歌的曲还是词,从颠覆性和更大胆地深入到很多更内在的东西——来讲,这两首实际一比第一张的任何一首都要更狠。所以我实在是没有想把它做得商业,如果说里面有好听的歌,我觉得这也是我们想做的。我觉得见仁见智,对喜欢音乐的或者对音乐很了解的人可能有一些商业了,但对于音乐确实不了解但是不一定没有鉴赏力的人,他们也会喜欢这张专辑里的一部分。那么在我们自己看来呢,这两种意境我们做完后实际上都不用考虑,因为我觉得哪方面我也没有做错,实际上第一张我是想让它有一般冲出来的劲儿,第二张我就需要有个过渡,因为只凭第一张的能力和劲J儿是持久不了的。实际上第二张在其些方面是比较冒险的,我想多学一点东西,包括乐队在作品上多尝试一些风格 而且写好听的歌我觉得也是种能力。我需要有这种能力。那么经过这几个阶段之后,到第三张专辑做出来的东西就会比较完善。

暗火:第三张是属于那种概念性的吗?整体是贯穿一个主题呢还是分散的?
汪峰:相对前两张专辑来看比较概念化。如果从现实角度来讲第二张确实是更真实,但是从提升起来的角度来讲比前两张更要飞一些。第三张意图上做得比较极至。

暗火:第二张专辑的“瓦解”是用电子来做的,第三张是否还会有这种尝试?
汪峰:如果有必要的话就会有这音色,但是肯定不会成为专辑的一种主要标志。

暗火:你的歌词一直是写你自己的感触或经历的,直接性和针对性较强,这种风格在第三包括第四第五张会不会一直延续下去?从内容上是写自己的家庭或周围的朋友,你们会不会对社会上更深层次的东西进行一下批判或者揭示?
汪峰:会,第三张这方面可能会比较多,一会儿下半场我们要演的一首“妈妈”就是这种,我 觉得这首歌就我自己来讲虽然是很自然地写,但还是需要一定的勇气,也就是说我剖析自己比较深,把对到现在为止生活给予我的很多东西都给说出来了。很多地方确实很伤感,而且我用的对象就是“妈 妈”。我觉得这是很生活的东西,很实在的东西。

晴火:刚才我看见是用键盘做的贝司是吧?以后也这样吗?
汪峰:对,以后不一定,但现在我们觉得这种方式很好,如果有很合适的贝司手,比较出色的也会用。

暗火:对于那些比较时尚的电子的东西你们排斥吗?
汪峰:不排斥,只不过我觉得现在做得挺差的,也许因为刚起步。中国什么东西都是刚起步——艺术类的东西——所以重要的是有这种热情去做而不是现在就评判水平如何,那我觉得太早了。

暗火:你们的作品中会加入这种东西吗?
汪峰:会有一些但肯定不是主要的,因为我们也不是电子乐队。

暗火:你觉得钱和音乐哪个更重要?
汪峰:短时间内钱重要,原因就是我需要长时间地做音乐。说实话对于我来说音乐肯定是很重要,这是不用说的。但是短时间内一定是钱重要,钱对运作乐队包括是自己能做更好的东西、能感受更多的东西是非常重要的。它能让你有机会有条件去做。

暗火:那你怎么看一个良性的音像市场的发展?
汪峰:良性的音像市场发展… …这么说吧,如果WTO进入中国首选的是音像制品,那可能就要开始良性了。不合理不职业的东西都会马上消失,因为你不可能拼得过国外的大唱片公司。良性的就像是国外的那样的运作而且是早晚的。只不过这个东西在中国肯定是最后才会变,因为它是意识形态的东西。其他方面都会变得很多,很多包括完善之后,最后不变的才有可能是这个。

暗火:现在有个说法叫谈艺为耻,你们乐队以后在创作音乐甚至演奏时,你们将保持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汪峰:我觉得还是会和一开始时一样,这个东西无非是生活条件改善了,可能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了,但从根本上是从一个人的素质和他的想法决定的。因为对于一个好的音乐家来讲,这种境况的改变对他来讲没有什么作用,那与他心里的那种标准和理想是没有关系的。好的音乐家永远没有穷尽的目标。但其中最主要的东西是不会变的。摇滚乐应该是发现生活的真相、去说真话,而且能够挑战自己。而不管你多有钱,国家变成什么样,这是永远存于社会里面的。所以我觉得要做就要做纯粹的。

暗火:哪支国外乐队对你们的影响很深呢?针对于个人来讲。
汪峰:每个人都不一样。我还是喜欢以前的乐队,因为现在的乐队还没有超过以前,包括现在国外最好的。

暗火:你们的音乐是从他们之中吸取了哪些音乐元素还是本身就完全是自己的东西呢?
汪峰:我觉得还是吸取的成分比较多,因为现在学的东西还是少。在学习的过程中找到的自我才是最真实的自我。

暗火:那你对于风格模仿是怎样看的?
汪峰:模仿最开始必须有,到后来一定不能有。这是自然而然的模仿,到一定地步自己就想要解脱。如果你能力达到了你自然就会形成自己,达不到时你还会带有影子。这个东西是自然的,无法拒绝的。

暗火:你们是否听和关注汉语歌曲?
汪峰:关注。我觉得其中有好多词、曲都非常出色。从流行音乐角度来讲能做到这点也是很难很难的。从概念上看那是一回事。如果你要想把流行音乐做得出色,首先必须具备各种优秀的素质,然后你要真正能了解大部分老百姓所需要的娱乐的东西,声音,包括你说的是什么事,你必须准确地掌握。那么摇滚乐从某种意义上讲,实际是一样的。你需要特别真实地意识到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你自己所处的处境。而且由此再想想你和别人、社会之间的关系,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流行、摇滚都是一样的。而且我觉得摇滚乐的大部分歌曲都无法达到这种感觉,所以从数量上应该更多,有无数好作品才有可能占主导地位。

暗火:能不能简单举两个例子?哪些给你印象比较深?
汪峰:有,邓丽君的东西都很棒的,那个时代的刘文正,包括给他们俩写歌的那几个人都是非常好的。那些歌我觉得也不光说是流行音乐范畴的,都是挺永恒的那种歌曲。现在的就更时尚一些,没有觉得好只是觉得感觉还可以,而且确实哪都放,也一定是不错的。

暗火:你对网络音乐发行是怎么看的?
汪峰:想发展。我们的音乐包括一些新作品都想在上面发,包括我们的一些想法也可能会开个网站和大家聊聊天。但是我们乐队里面没有一个人是跟计算机有特别大关系的,而且也不擅长,但是这是时代的必须嘛!总之会有关系的。

暗火:那你怎么看新生代音乐包括他们做的东西?
汪峰:做的东西一般,但是他们的想象力和冲劲、愿望都和以前每一个到现在老了的艺人是一样的,都是特别好的。以后的事情就要看自己的能力和是否努力了,出色的永远是极少数,关键就看他能不能敏锐地意识到他现在需要什么?大家现在都考虑的又是什么东西。

暗火:最后请对那些喜爱揺滚乐的人们说说他们应该怎样来听音乐? 
汪峰:他们爱听什么就听什么。这就是我们想说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