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在海外看汪峰

本文转载自百度汪峰贴吧的同名帖子,贴主lcjj1402311 居住在海外,这个发表于2015年的帖子里思想交流、观点碰撞得非常精彩,日历姐冒昧转载。由于是个长贴,百度又删东删西,造成有些内容不连贯、易误解,日历姐在转载时也是看到眼花缭乱,难免挂一漏万,建议大家去原帖体验讨论的精彩。

以下是帖子正文。


我关注汪峰时间不长,是去年中国好声音时我先生向我介绍的。后来在油管上听了一些他的歌,很喜欢,就去iTunes上买了三张专辑。我离开祖国已近二十年,虽然每一二年都会回国讲学或探亲,但对歌坛并不关心。对汪峰的关注让我了解了中国的网络环境和不少众生相。现在我对汪峰这个人的兴趣超过了他的歌。在这个吧里看到几个70后的精品帖,深有同感,想聊一聊自己的想法,视角是从一个在海外长期生活的同龄人(比汪峰大一点,同样在北京的部队大院长大)。

在我看来,汪峰是一个相当西化的人。围绕在他身上的那些争议在美国根本就不会发生,所以从他的遭遇让我更体会到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以及中国人在思想和文化上现代化的路还很长。比如汪峰离开乐队单飞,别说他还是不得已,就是主动的也完全正常啊,美国很多乐队都发生过,根本谈不上什么背弃。再比如禁唱“春天里”,我认为汪峰做得很对,应该得到尊重。可是维护版权的正当权益却受到广泛抵毁甚至包括主流媒体,说明全民缺乏法制意识。公平,民主,平等,公正都必须建立在rule of law之上,而不是某个人或一群人,因为rule of mob是很危险的。现在汪峰又把造谣媒体告上了法庭,无论结果如何,都有积极意义。

怪阿姨lt: 看汪峰自己写的一些文字和访谈,能知道他的知识和思想的获取来源基本都是西方的一些书籍,包括哲学,小说,诗歌等等。我印象中他说过的看中国古典书籍好像只有一部《道德经》,但他对道家文化大概也不以为然。还有一些古诗词,不过应该也不怎么喜欢。他的确是西化的相当厉害的人了。

怪阿姨lt: 现阶段的中国摇滚手,的确担负着推行民主和法治理念的责任。虽然我个人并不认为摇滚音乐得和政治走得那么近,但这其实是每个已经觉悟的中国公民必须做的事。摇滚手是先锋文化的代表之一,更有这个社会责任,不管是通过作品还是行为方式。

汪峰似乎给人一种”狂妄自大”的印象,比如说自己是最好的歌手,自己的慢歌都是经典。这当然不太符合中国传统文化。还记得我从小学到高中的老师评语都是不要骄傲,而我女儿在这里得到评语却是你做得太棒了,为你骄傲。当然美国这里夸孩子有点过度了。美国人喜欢自夸,有部分是自豪,也有部分是自大,但并不表明他们没有危机感,其实恰恰相反。50年代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真把美国人吓坏了,所以马上投资宇航,十几年后就登月了。七八十年代日本经济腾飞,买了很多美国公司,又刺激了美国人,乔布斯就很崇拜sony,他那身黑色sweater就是想学Sony 工作服而请日本人设计的。现在美国人又忧虑被中国超过。其实中国还有相当距离,但似乎有些国人已经有些不可一视了。

怪阿姨lt: 汪峰所谓的“狂妄自大"只是建立在对自己才华自信的基础上的,但他从不贬低他人,对同行里那些有才华的人是相当尊重的,而且有机会就会互相帮助,他信奉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有点扯远了,回到汪峰。我比较欣赏他对代媒体舆论的态度,就是如果自认为没有错,就不认错,这需要很大的勇气,特别是在中国。联想其他人的行为,比如演喜剧让一些不爽了,或是饭局上忘形失言,等等,一旦有非议就赶紧认个错,希望息事宁人。我对国内外情况并不太了解,印象是像汪峰这样在重压下还没服软的很少见所以我想看他到底能不能坚持下去。如果官司输了,这是有可能的,他会怎么办?中国需要这种异类存在。

有些歌迷和粉丝希望汪峰改变处事态度,别再招黑。这都是出于爱护,但是如果他变成世俗认可的明星,就失去了“异类”的价值,而在中国这种趋同性强大的社会是特别需要这样的异类。如果你喜欢他这个人,就得明白这是他的个性。如果你喜欢他的歌,也得明白没有那样的个性他也写不出那些歌。所以就放下心看着他继续折腾吧。

我看汪峰的一些举动是带着欣赏行为艺术的眼光。比如去年好声音的组内冠军赛,汪峰给了帕尔哈提55分,很明显他是铁了心要送帕进决赛,而其他三位导师都是做老好人平均分配。当然汪峰也明白帕不可能得冠,所以索性唱一首小众的歌,有些事我们永远无法左右,即使无法左右,总要有人去做吧,至少让很多人听到了这首歌。我自己到不是很喜欢帕尔哈提,但是欣赏汪峰的行为,这是那场决赛给我留下的唯一印象。

怪阿姨lt: 帕尔哈提的嗓子是难得的,不是那种需要靠包装的歌手,老汪是真欣赏他,哪怕他知道帕尔哈提在中国不可能大受欢迎,但这就是对艺术和人才的尊重。

风中的迷鹿: 回复 怪阿姨lt :说实话,当时我是捏了一把汗的,但是,这就是我们之所以敬老汪爱老汪的原因,他一直都有自己的主张原则立场,绝不妥协,在当下在他所处环境中,试问还有几人会这样做?我对老汪真是崇拜到了骨子里。

怪阿姨lt: 回复 风中的迷鹿 :是,这也是我从单纯欣赏他的歌到全面欣赏他的人的原因,忠实于自己的内心,不对环境轻易妥协服软,哪怕承受再多的骂声。

我基本不看综艺节目和真人秀,包括美国的。我先生看好声音和好诗词,也是从好声音接触到汪峰。这一季的中国好声音学员不如以前,似乎已经挑不到人了,不免感慨。我看过最近一季的美国好声音,学员水平比国内高太多了,而且风格多样。美国好声音一年二季,到现在已经有七八季了,还有American idol等其他音乐学秀节目,好象也没有听说找不到参赛选手,反而要靠炒作导师。这可能和中国艺术教育不受重视有关。我们的学区要求学生从小学开始选修一门艺术课,音乐美术都可以。音乐方面,可以选弦乐,管乐,声乐,或乐理。初中就有学生组成的弦乐队, 管乐队和合唱团,经常汇报演出。高中的弦乐队还会去纽约或迪斯尼乐园演出,去年暑假去北京演出。我女儿学了好几年小提琴,上高中后因为太忙,要参加辩论赛和编辑校刊,不得不放弃拉琴。

美国好声音赛制和这一季中国好声音类似,battle后由观众投票。上一季美国voice的冠军是个十六岁的男孩子。有一个导师的两个水平很高的学员都没有进入决赛,所有导师都觉得可惜,这个队也全军覆没。这是娱乐节目,不必太在意。

-小甜秋-: 如果峰暴战队全军覆没,准会迎来一大波人集体高潮,把我峰踩成纸片人儿如果周哈成光头,那一准就是中国好黑幕。倒是与节目没太大关系了。

我觉得汪峰的作品有一个延续至今的主题,就是挣脱牢笼,束缚。那两首烂大街的歌’怒放的生命’和’飞得更高’也有。不久前发新歌时也提到二十年过去了还在努力挣脱。我理解是个性解放。所以我觉得这种广为传唱的歌挺好,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人听懂了也是有意义的,值得的,当然这里说的是社会影响,不是音乐本身

夏天的松叶: 非常对,我觉得音乐欣赏更关乎审美的取向。一直觉得汪峰的音乐具有非常独特的美感,不管是激昂的还是低回的。希望汪峰的音乐给更多人在审美上的影响。

怪阿姨lt: 回复 夏天的松叶 :对,美学是哲学的基础,对美的感受和认知才是打开人的心灵,解放人的思想的的钥匙。中国需要有好的摇滚音乐,来体现人的反抗精神,学会挣脱各种束缚和压迫。

想到鲍布迪伦和琼贝兹的事。琼贝兹曾是迪伦的女朋友,很有名的民谣歌手,声音空灵飘渺。她非常热衷于平权运动,成了社会活动家,认为迪伦参与社会活动不够,两人分手。琼贝兹在音乐上成名早于迪伦,但最终在音乐上的影响小的多。这里没有对错,个人选择不同。有人希望汪峰写很猛的歌,可以理解。我觉得更关乎人性的作品更感人,渴望真善美,爱己爱人,是永恒的,放之四海皆准。就是给人安慰,鼓舞,或释放也很好。没必要把自己限制在某个框框里。

怪阿姨lt: 汪峰并不是政治歌手,而且就目前的言论自由的程度,以他现在的社会地位,也很难写特别猛的歌。他现在很多话不能说很多事不能做,这就是他总是在强调挣脱的原因。做为一个提倡个性解放的歌手,他自身和被他鼓励的人一样受到这个环境的积压和束缚。

怪阿姨lt: 回复 lcjj1402311 :晚安北京里面包容的东西很多,可以视作是对那个时代那些特殊的日子的纪念,但更多的呈现了那种环境下人的一种状态。好的作品就是如此,无论从什么角度理解都说的通,似是而非中的感觉最美妙。直接批判也好,关乎人性的复苏也罢,在当下都有价值。

驱菊花: 回复 怪阿姨lt :有些人总说他现在生活好了,为啥不像许巍一样写些柔和温暖的歌,我看了都想苦笑想暗笑,他生活是好了许多,可是谁告诉那些人有钱了就没有束缚了,就不彷徨了?

音乐形式没那么重要,比不上内容和影响力。是不是摇滚的争论没意思。迪伦说摇滚乐严格说61,62年就死了,黑人的部分演变成布鲁斯,白人的部分并入English pop。我音乐是外行,只是觉得与其有功夫大嚼口舌,还不如创造能感人的音乐,古典,民族,流行,摇滚都行

汪峰非常勤奋,创作了大量作品,令人佩服。可是好像很多人不以为然。一种说法是不要为创作而创作,要等着灵光咋现。问题是灵光咋现罕见,如果一味等待所谓灵感,结果多半是几首成名作之后就销声匿迹。还有一种说法是少而精,有一定道理,少出几首歌,会增加每一首的关注,免得自己和自己竞争,也避免部分歌迷的失望和看客的攻击。但是反过来看,有些音乐素养高的人认为太一般的作品,也许更能被普通民众接受,理解。就像生活中的大部分事情一样,未必有最佳选择。

突然想起读乔布斯传时印象颇深的一句话,是引用迪伦,if you are not busy living, you are busy dying. 乔布斯好像是用这句话解释为什么要不断创新。记得不一定准确,反正我的感受是这样。今年迪伦出了新唱片,是翻唱frank Sinatra 的老歌,令人吃惊。滚石乐队夏天在我所在大学的橄榄球场开了演唱会,有几万人去了。他们都是七十几岁的老爷子。汪峰应该也能这样,只要在未来二十年里没被磕死。

在美国不太可能靠早年的成就吃一辈子,无论哪个领域。你要不想过气,就得有新作,书,音乐,电影,都是如此。我们做科研的也一样。美国科学院院士如果不再能出成果,也一样拿不到研究基金,实验室照样关门。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赚够了钱就去海滩上晒太阳。但是别指望什么德高望重而对他人指指点点。

没条理,随便说说。汪峰提到音乐也许改变不了世界,但是能让世界更美好,大概是这个意思。其实是可以改变的,通过影响听音乐的人。比如乔布斯极其喜欢迪伦和甲壳虫,也很喜欢巴赫,所以他和不少音乐人成为好友,包括马友友,U2的Bono,这就不奇怪苹果做成了ITunes 而不是微软。看到一篇报道,不知真假,说微信之父张小龙是摇滚迷,曾想把’一百万吨的信念’挂到微信启动页,因为大家都不理解而作罢,但在一次内部演讲前,和几百号人一起完整地听了这首歌。不记得张有没有解释这首歌和他们开发产品之间的联系。我想听众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多少会反映在各个方面,无数人的微小变化聚集在一起,不就改变世界了吗?

汪峰作品最能打动我的是对人的关怀,说白了就是有人味,是活生生的人,不是木偶,不是僵尸。唯一一首歌第一次听就令我落泪的是’爸爸’。我母亲去世二十多年了。癌症晚期极为痛苦。我在医院陪夜时曾目睹白血病患者跳楼自杀,他妻子从七楼飞奔下去,那凄厉的惨叫困扰我很长时间。母亲去世时,我悲伤,也解脱,为妈妈,为自己。也许是下意识地想淡忘这一切,多年来很少想到母亲,虽然每次回国都去扫墓。’爸爸’这首歌瞬间勾起深埋心底的情感,妈妈的面貌一下子清晰起来。听了很多次,掉了很多泪,终于get it over。

我一个朋友特别喜欢’大桥上’,其实就是那句’只有一个零写在我人生的简历上’,立刻买了’生无所求’。他当时没工作,人到中年,前途渺茫。另一位偏爱’春芽’,因为她父亲一直寄予厚望,而她觉得事业无成,愧对父亲。’生来彷徨’对她自然是入心入肺。汪峰一百多首歌曲,从青年唱到中年,我更喜欢后期的三张专辑,也许是因为我幸运,事业家庭都好,没经历过多少困苦挣扎,所以对汪峰早期的作品比较淡漠。希望他继续创作二十年,伴着我们走近暮年。出于自私,我希望汪峰活在红尘中,有烟火味,我喜欢人味胜过仙气。

怪阿姨lt: 鲍家街时候的音乐,有我喜欢的布鲁斯味道,还有一些迷幻,放克风的歌,所以经常听,歌词能共鸣最大的就是晚安北京和小鸟。“花火”专辑,艺术成就很高,很喜欢。后期的“信仰”是最喜欢的一张,其次是生无所求,再是生来彷徨。生来彷徨的音乐性,我觉得差了点。希望他这次新专辑能恢复起来。

汪峰的情歌真好,细腻,真挚,但克制,不滥情。艺术家没有情感波澜,能写出百味杂陈的情歌吗?所以,对艺术家的私生活指指点点实在是无聊,能给我们动人的音乐不就行了吗?钱锺书说,你喜欢鸡蛋又何必要认识鸡呢?我不关心谁是缪思,歌好就OK。


今天一早起来发现这贴增了几百条回复,讨论的话题远远超出我发帖的初衷。也好,汪峰的歌迷有独立思辨能力的多,也反过来证明汪峰作品的特点和价值。我绝对不是粉丝,应该也算不上歌迷,只是他的一些作品打动了我,对这个人发生兴趣,上网搜了一下,负面居多。然后分析一下那些黑点,结合自己对西方和中国文化的理解得出开篇的结论。看了一下’这些年都在听老汪’的话题,也回望自己过去的二十年,感到他的一些作品契合我某时某刻的心情。这两天正好有点空,来这里聊聊。但我写中文太慢了,好几次写完发不出去,浪费时间。好吧,再写几段算作结尾。

回到汪峰,欣赏他个性强,能孤注一掷追求理想。我自己从小就很乖,按照父母设计的路线走。到现在一直很顺利,热爱我的事业,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也许正是因为太顺,倒有些羡慕跌宕起伏的精彩。所以我喜欢看电影,就是看别样人生。现在关注汪峰除了音乐也是想看看这个同龄人的下半生。

我希望汪峰坚持创作。一个人一开始因为热爱而创作并不难,而后作为职业追求也不难,难的是功成名就之后坚持创作,因为声名所累,会有强烈的恐惧,作品不好怎么办,那么多看笑话的,歌迷失望怎么办。所以我最佩服的人是能够持续创造或创新的人,无论哪个领域。不为别的,就是喜欢创作,为了创作而创作,当然这需要经济基础支撑,也需要宽松的环境。汪峰生命力强,相信会有那一天的。

汪峰昨晚在好声音上说的一段话让吧友唏嘘感慨,也让我想起自己很喜欢的一句祈祷词,出自美国二十世纪最重要的神学家Reinhold Niebuhr.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the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上帝赐予我接受不可为之事的宁静,改变可为之事的勇气,和明辨二者的智慧。

多年来一直将这句话贴在办公室,今天抄来与老汪和大家共勉。

我感觉汪峰二十年的创作生涯还有一个贯穿结终的主题是孤独。由于工作关系,我认真阅读过有关孤独对身心健康的影响的文献。孤独感和你有没有家庭,有多少朋友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主观的感觉 (lonely 不等于 alone)。有研究认为长期陷于孤独不仅对心理健康有负面影响,而且会增加多种疾病的风险,包括肥胖及代谢病和肿瘤,其危害甚至可能超过吸烟。如果你听到一些歌,渲泻了孤独感,让你感到世界上有能和你感同身受的人,从而获得一些安慰,对身心健康都有好处。我不知道汪峰现在还是否孤独,我希望他不再孤独。但他已经留下了不少作品,想必能帮助一些人,这也是艺术价值的一个方面。


最近因为写这个帖,来吧里比较频繁,看到有些吧友,特别是年纪较小的学生,诉说喜欢汪峰不被周围人理解,因而感到孤独,难过,压力大。我想这个吧存在的一个作用(不是全部)就是让孤独的人找到能理解他们的人,互相支持安慰。由于时差,我看到有人在深夜来吧里寻衅。吧务为了维护峰吧的和谐付出很多,我们应该感谢吧务的奉献。

早上出门前听了5遍新歌《无处安放》,一路上主歌的旋律挥之不去。现在到了办公室,泡上一杯茶,记录下这首歌给我的第一印象。时间的味道,记忆的印象。虽然是描绘爱情,却让我想起一个朋友。二十年前我去德国留学,跟着Peter 做实验。他是奥地利人,太太是法国人,有二个可爱的儿子。二年后我回国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但是, 每年我生日那天总会收到他的email,从未间断,至今己有十八年了。他讲讲太太儿子,我说说老公女儿。他提到升职加薪,我报告论文基金。他到美国出差,并没提出来看我,我去欧洲开会也没有 设法去看他。我们从未交换照片,也许都想留住二十年前青春的记忆。十八年来我们只有一年一度的交流,已经是一种习惯,那么寻常, 那么自然。今天听到这首歌,让我在不是生日的一天想起老友, 回味流年也无法抹去的关怀。

《无处安放》唤起记忆深处的片段,也让人感叹流年似水,又想起另一首喜欢的歌《不经意间》中的一句“不经意间我们已经苍老”,不免有些惆怅。赶紧给自己倒一碗心灵鸡汤,重读下面的诗。作者是从德国移民美国的犹太人,只有此诗为人所知,主要因为迈克阿瑟将军特别喜欢这首诗,二战后占领日本期间,将此诗悬挂在办公室,演讲时也多次引用。这首诗在日本很流行,索尼的创始人也很喜欢,还出资建作者纪念馆。

今天又看了一下巜无处安放》的MV和预告片,更喜欢预告片里那四句,人声伴着风声,仿佛在旷野,有种萧瑟的感觉。无伴奏的人声,平缓的节奏,简单的旋律,一下子就让人安静下来,奇妙的感觉。在我听过的汪峰的歌里 (大概不到一半吧)大多觉得副歌更精彩,但这首歌我更喜欢主歌,第一次听,那四句就挥之不去。另一首主歌更好的是《你不知道》。我觉得《无处安放》的主歌和汪峰其他作品很不一样,欣喜这种新尝试,相当成功。

前天和一位吧友聊到NBA的超级球星和今年美国愈演愈烈的警察和黑人冲突。想起几年前看的一些文章讲到一些激进的黑人对那些非常成功的黑人,包括各方面(政治,经济,文化,体育)人士,不屑甚至鄙视,说他们是白人的小绵羊,不纯粹了,或者说不够黑。但是正是那些依靠个人奋斗又能利用社会资源加上些许运气的黑人,当选了总统,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艺术体育方面的杰出人士更是不计其数。一些文体明星,像乔丹,Oprah , Dr Dre, 还是极为成功的商人,建立起自己的商业王国。虽然还有白人(其实华人也有)有很深的偏见和歧视,但是主流社会已经不能低估黑人的力量,还有多少人能说黑人天生智商低呢?够不够“黑”的问题反映了边缘走向主流,小众趋向大众过程中常见的心理分裂。从这个角度看所谓真摇伪摇之争,我觉得很容易理解。当中国摇滚乐被大众接受,摇滚乐手得到尊重的时候,这个伪命题就会自行消失了。

怪阿姨在回复另一个帖子里的一段话我很赞同,搬到这里。
“但是,我一直不明白的是这样的一种因果关系究竟是如何存在的?
因为汪峰获得更多的名利了,因为他占有更大的市场份额,得到更多的歌迷了,所以他就是妥协了,就是变得面目全非了?
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人的某些变化是自然而然的,但有些人,他的核心思想是不会变的。汪峰就是这样的人。”
摇滚乐对中国来说是舶来品,可能特定的历史和社会因素使大众包括摇滚音乐人对这种音乐形式的认识带有强烈的中国特色。在美国,当形容一个政客特别受欢迎时,会说像摇滚巨星。我读肯尼迪总统的传记,多次提到像rock star。中国如果也能出一些有影响的巨星难道不好吗?有什么必要纠结呢?


长周末,女儿的同学邀请她去山中木屋度假,一去三天。先生到外地出差,家里就我一个人,收拾收拾花园,看看书,挺好。将巜无处安放》MV投射到电视上,开了外置音箱,一个人静静地欣赏。
“我去到来时的路上
还是那躺在公路尽头的月亮
电台里放着披头士
可那在我身旁熟睡的你在哪里”
瞬间视线模糊了……那个多少次在我身旁熟睡的孩子已经长大,自己开车上学,去政府做见习生,去一百英里之外的山里度假。回想多少次清晨送她滑冰、游泳,夜晚送她学琴,我也曾看到挂在天际的太阳和月亮,以后还会看到,但那在我身旁熟睡的你在哪里?孩子尚小的朋友,珍惜你们现在拥有的,别嫌孩子烦,因为在你还没意识到的时刻,他们就长大了,离你而去了。

巜无处安放》是一首情歌,但不是单纯的爱情歌曲,它可以唱给所有你挚爱的人,这一点和巜你是我心爱的姑娘》一样,都是人间真情,美好的人性。巜你是我心爱的姑娘》多一些对未来的祝愿,而巜无处安放》多一些对过往的怀恋和珍惜。在我心里,《无处安放》是汪峰情歌的又一精典,而且更契合人到中年的感悟。

我听歌在乎的是我自己的感受,不关心这歌是写给谁的。我觉得欣赏艺术不是完全被动的,也可以主动,可以参与其中,因为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感受。艺术作品发表了就是为了大众欣赏,而每个个体的独特感受是艺术作品欣赏不可或缺的部分。上乘的作品往往在不同的人眼里有不同的色彩,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情境里也能得到不同体验。从这个角度来说,《无处安放》很成功,让我想到多年未见的老友,又令我为孩子长大面临空巢而唏嘘。几年后再听,又会想到谁呢?

汪峰歌词里一个比较引起我注意的词是“宽容”,我特别喜欢的《硬币》有,还有其他好几首。汪峰作品里有愤懑,有怀才不遇,有悲哀,甚至绝望,但是在我听过的歌里没有恨(我承认没有听过他所有作品)。记得《生来彷徨》歌词本里汪峰感谢了很多人,同事,朋友,亲人,爱人。给我留下特别印象的是他还专门感谢了那些伤害他的人。不知道他情感上是否真能这样,但至少理智上有自觉。记得多年前不理解那些坚决废除死刑的人,杀人偿命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后来亲眼见到受害人亲属为犯罪人请求减刑,愿意宽恕,给我很大的震撼。恶行不能视而不见,但是是不是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睚眦必报?每天听到那么多争执谩骂甚至打打杀杀,不禁感慨这世界怎么了?多一点宽容,多一点宽恕,每个人都能过得好一点。可是我们改变不了别人,只能培养自己的善心,拔掉怨恨的杂草,我们心灵深处那块小小的芳草地才能常青。我比较喜欢展现和颂扬爱,善,美的艺术,如果你批评我逃避现实,肤浅,我真心接受。那么多歌,个人挑自己喜欢的,不必强求他人,也不必勉强自己。

关于汪峰的话已经说完了。过去三周里和许多素昧平生的吧友交流很开心,话题广泛是我始料不及的。谢谢所有参与聊天和默默阅读的吧友。对我来说这是一段美好的经历,发现远隔重洋有一些陌生人愿意听我的叙叨,因为大家共同欣赏一个人的作品。我会继续关注汪峰的音乐和人生。我觉得很幸运,有一个有才华而又勤奋的音乐人可以伴随我们这代人继续走, 继续得到,也继续失去,唱着我们的心情故事。就我个人而言,不想陷得太深,远远欣赏就好。买专辑听歌是我支持的方式。希望有一天汪峰能来北美开演唱会。好了,就此和大家说声再见,再次谢谢大家。


汪峰的演唱隐忍克制,舒缓而苍凉,有一种荒漠的空阔,我觉得很到位。小提琴的部分出彩,恰如湍急的江河奔腾不息。马头琴的一段本身虽好,但连接有些突兀。开头的原生态女高音很好,一下子把人带入情境。MV里印象较深的地方是狼的眼睛特写切换到汪峰的眼睛,那眼神挺像啊,倒不是汪峰的眼神凶狠,而是狼的眼神被拍得有几分伤感。为何取名沧浪之歌呢?不知道汪峰有没有解释过。我猜想和古代的那首沧浪之歌没关系,沧浪大概就是指江河。总体来讲,我蛮喜欢这首歌。

《你走你的路》的灵感来自Leonard Cohen的短诗
The Sweetest Little Song
You go your way
I’ll go your way too
你走你的路
我也走你的路
极简单的两句就是最甜蜜的短歌。我觉得还能更短:
你走
我跟着
不过这没法唱了。玩笑话。
这种甜蜜的反面也可以来两句
You go your way
I’ll go mine
你走你的路
我走我的路
老汪,希望你不要让这样一首歌问世。

这是首情歌,甜蜜的情歌,总算找到你,爱你,就跟你一起走,不就是这么回事吗?没什么复杂的。旋律简单欢快,琅琅上口,节奏轻松跳跃,“你走你的路,我也走你的路”那两句容易洗脑,将来演唱会上应该能大合唱。不过纯粹的欢快还是汪峰吗?于是,他无论如何也忍不住慨叹人生,在“最甜蜜的歌诗”里加上那些令真爱粉们动容唏嘘的词句

当我面对世人成吨的口水与鄙视
我懂了我只是一个爱唱歌的东西

这个貌似已经洞悉了奥秘而释然洒脱的家伙看来伤得不轻,好在前路有人一起走了。

老汪什么时候才能写一首彻底快乐的歌呢?估计还得十年,这个猜测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在此不详述了。十年后这个吧应该还在,如果我还喜欢他的歌,再来看看这个贴,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

Leonard Cohen 是加拿大人,多才多艺,诗人,音乐人,出版过小说,还会绘画。没听说老汪会画画,不过他会演讲。Cohen 去年八十高龄发行了第十三张专辑,七十几岁还在好几个国家开了演唱会。老汪的榜样都很厉害哦。Cohen是犹太人,信犹太教,但是曾经在加州做过五年和尚。这个嘛,老汪还是别学了。Cohen的歌我只有一首熟悉,就是最有名的“hallelujah “, 据说至少被二百多歌手翻唱过,大家应该听过。我比较喜欢美声的翻唱。


台风和雨:应楼主要求,把我在另一个帖子的两段发言搬过来。
一是关于汪峰的即兴演讲能力。
汪峰的公开表达,一直是逻辑严密,措辞比较得体的。就是在十几年前他比现在冲得多的时候,他也很少磕磕巴巴词不达意,所以在前几年经常可以看到他和一堆老炮儿一起出席活动,媒体一发问,大家齐刷刷把脑袋转向他,然后此君接过话筒慢条斯理开始回答问题。

职业演讲者经常使用的激越语气、略带煽动性的措辞,在他的语言中很少看到,和外界认为他偏于浮夸的风评恰恰相反,他的演讲语言都很平实,语气也都比较平稳,语速中等偏缓。

这种表达方式和表达习惯,在欣赏他的人看来,是自身素质的证明。在不喜欢他的人看来,可能恰恰是代表了”端“和”装“,着实讨厌^_^。


楼上台风大吧主的解释既准确又全面。我也很喜欢这首歌,应该说是我听的汪峰的第一首歌,一下子就被它抓住了。油管上这首歌的评论里有台北人提到北京北京可以放在任何一个城市,一样感动人。时事新闻里常常用首都代指国家,比如华盛顿代指美国,北京当然就是中国,所以汪峰作品里有关北京的歌往往会引起其他联想。

一首歌里特别能引起共鸣的可能也就是一两句,而且那一两句的旋律作用很大,所以一般人听歌能记住的也就是那一两句,很少仔细看歌词,不免会产生歧义。《北京北京》是这样,《春天里》恐怕也是,一听“没有二十四小时热水的家”就觉得是写给底层民工的。但是好的作品,能广泛传播的作品肯定有点睛之笔。古诗词里这种例子比比皆是,后人常常引用的名句,有些和整首诗中的原意相去甚远。


有关汪峰的舆论争议让我想起一件事。去年十一月美国著名的《滚石》杂志报道弗吉尼亚大学发生一起校园强奸案,一位化名的女生指控兄弟会的几个成员强奸,而大学没有得力地处理。此文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各大媒体纷纷报道,警方随即展开调查。可是很快就有人提出疑义,认为报道有多处漏洞,《华盛顿邮报》刊登了质疑。几周后,《滚石》撤回报道,向读者,弗吉尼亚大学,以及相关人士道歉。记者也公开道歉。弗吉尼亚大学独立调查没有发现支持强奸指控的证据。警方也停止犯罪调查。随后《滚石》聘请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院调查此事,以期找出他们报道失实的原因。哥大的调查报告非常详细,总结论是"It was a systematic failing and it involved basically every level of Rolling Stone’s newsroom. The reporter and the editor on the front lines, but also policies and supervision failed”《滚石》自上而下系统性失职,不仅是一线的记者和编辑,也包括政策和监察。

记者过度信任指控者,同情心干扰了职业性,没有深度调查求证而妄下结论。美国校园性侵确实严重,媒体和公众容易先入为主。《滚石》在杂志网页全文发表了长达一万二千字的哥大调查报告,印刷的杂志上发表了主要内容节选。在《滚石》工作了十九年的managing editor (不知道相应的中文名称,类似于大公司的COO)辞职。今年已有四起诉讼控告《滚石》杂志,出版商,记者。

我觉得汪峰也有可反思之处,无关原则,在于处理方式。这些事如果发生在你那几个偶像身上不是事,可你毕竟生活在中国,为了更好的发展音乐事业,传播思想,有时不得不讲究策略。我是提不出什么建议,但是我想那些真正爱护你的朋友和支持理解你的歌迷还是能帮助你更有智慧地死磕。我算不上粉丝,只是爱才,看到一个难得的人才被如此“异化” 甚至“妖魔化” (好声音的说法,说的不错,就看他们怎么做了),不免一声叹息…


( 日历姐注:前面的1、2部分已被百度删除)

3 汪峰
做得好。忠于自己的内心,该说就说,该做就做,为人师表本该如此。二分钟即兴演讲不错,态度诚恳,有理有节,哪里是“撕”?哪里是“发飙”?正常人一看就知道是非曲直。既然有这方面的才能,以后多多发挥,我每每看到美国人那么会演讲都免不了羡慕。另外,这次善后工作有改进,即时发微博澄清事实,特别是公布现场演讲录音,不仅反击媒体造谣,也给好声音一定压力,否则还不知道怎么剪辑呢?(这是我的臆测)

再引一句圣雄甘地的话
My life is my message

思想精神不仅在作品中,也在生活行为里。我想继续欣赏行为艺术啊。

4 录制现场参与者
好声音音乐总监刘卓在现场发微博说出真相。现场观众鼓掌支持汪峰和他的学员。有的观众事后发微博澄清事实。他们都是有良知的人,应该致敬。而事后改口,或者口是心非,明哲保身的人大概可算是“情商高”,会得到媒体喜欢。

5 观众
从吧里昨天涌进来的新贴看,观众鉴赏音乐的能力比那些戴有色眼镜(不对,是哈哈镜)的媒体强多了。所以媒体也好,好声音也好,别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6 峰迷
提醒一下年轻气盛的峰迷,要保持理智,生气说明你有热血,骂两句消消气即可,最好私下说说,希望在公共空间注意语言,不要把自己降低到你想骂的那些人的水准。学学汪峰,别人再怎么恶毒地侮辱他,他也没有公开恶言相向,这是有修养有风度的表现。


近来随意浏览时,常常看到关于音乐的文字,其实一直都在,只是现在留心了。汪峰在新歌《你走你的路》里说那些关于生死的哲学让他眩晕,只想寻求一份简单的爱。可是谁都逃不脱哲学思想的印记。哲学家尼采应该对汪峰有深刻影响。那么尼采是如何看待音乐的呢?

“上帝给了我们音乐,这样首先可以引领我们上升。音乐将所有特质统一起来:它可以高举我们,转移我们,鼓励我们,或用最柔软的忧郁调子打开最艰硬的心。但它的主要任务是向更高层次引领我们的思想,提升,甚至让我们颤抖……音乐之声通常比诗歌更具穿透力,并能渗透到心中最隐蔽的裂缝…歌曲提升我们的存在,指引我们通向美好和真实。但是,如果把音乐仅仅作为回避或者一种虚荣炫耀,那是有罪的,有害的。”(我的翻译水平有限,大家包涵)

“What trifles constitute happiness! The sound of a bagpipe. Without music life would be a mistake. The German imagines even God as a songster.”

“多么微不足道的小事构成幸福快乐!风笛的声音。没有音乐的生活将是一个错误。这个德国人甚至想象上帝是歌手。”

尼采是不是有点“装”?现今有些“高高在上”的媒体人会不会像藐视音乐人那样教训他呢?


写了几个小时论文,需要换换脑筋。随便扯两句新歌《谢谢》。曲一般,比较喜欢词,更欣赏主题思想。貌似写感情,实质还是生活态度和生命感悟,永恒的主题,到他封笔时恐怕有一车。汪峰写出这样一首歌是意料中事。在245-247楼提到他发《生来彷徨》时感谢所有人包括造成伤害的人。如果非要升华出哲理,复习261楼提到的Frankl的学说。举个Frankl 行医的实例。有个医生因爱妻去世而痛不欲生,陷入抑郁。Frankl 开导患者,你妻子先你而去,她就不必承担照顾病人的辛劳,更重要的是不必承受生离死别的痛苦,所以她才是幸福的。你现在的痛苦换来你所挚爱的亲人的幸福,多么有意义。患者终于从抑郁中走了出来。如果你想好好活着,那么相信所有的经历,幸与不幸,苦与乐,皆有意义。

“谢谢”恐怕是用得最多的词,用得越多越好。如何回应?当然是“不用谢”。英文里还有一种说法“My pleasure”,我高兴,我开心。你帮助别人是为了自己高兴。My pleasure 我常用,不过大多还是一句客套话。哪一天我真能修到那个境界才是彻底的幸福。


在通知里看到LCH6356的回复,不知为什么这里没显示出来。同意你说的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现在幸福指数肯定比二十年前高,毫无疑问。但是今年是否比去年高,明年是否比今年高就很难说。经济学家做过调查,包括很多国家,民众收入较低时,一般收入和幸福度成正比,但达到一个阈值后(美国是五万美元左右)收入增长和幸福指数没有多大关系。所以有种观点是不要一味追求GDP,而是用更全面的指标衡量,考虑环境,教育,医疗,社会保障,公平公正,文化等等。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期可能过去了,不可能永远维持那样的速度,接下来会怎样是全世界关注的事。看到一句话很能说明中国的影响。二十年前美国大学里主修经济或商业的聪明学生都兼修日语,现在都学中文。

音乐理论占了Liberal arts 七分之一,奇怪吗?为什么古希腊人那么重视音乐?音乐是多种艺术形式中唯一入选的一种。我想可能因为音乐是人与人交流的重要方式。理解音乐是人类独有的能力。音乐交流肯定早于语言,更早于文字。而且音乐特别能交流情感,不受语言隔阂的限制。中国古代,音乐也很受重视。看那宏大的编钟,古人要花费多大的资源制造啊!春秋战国,百家争鸣,是为礼坏乐崩开药方。礼乐可以说代表了中国古典文化。古人敬神离不开“乐”,要歌唱,歌词就是诗,应该还有舞蹈。(从每次演唱会的观感贴看,峰迷们够虔诚够投入)我的国学知识太少 (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指正),粗浅的感觉是音乐在宋朝之后就衰落了,越来越不受重视。创造音乐的人,传播音乐的人,以音乐为生的人甚至沦为下等。直至今日,有些人还残留这样的意识。

近代以来,Liberal arts education (查字典译成博雅教育)有不同的理解,一般指文学,语言,艺术史,音乐史,哲学,历史,数学,心理学和科学的某些领域。Liberal arts college (多译成文理学院)只有本科,没有研究生院,也没用职业或技术课程。有的综合性大学会提供liberal arts 本科学位,有的还有硕士博士学位,包括生物和社会科学以及人文学科。总之,liberal arts 这个词通常是相对于具体职业或技术。关于liberal arts教育的作用近年有不少争论,主要是学生毕业后就业困难。记得几年前盖茨和乔布斯有过争论,盖茨认为应该加强职业针对性强的专业教育,像工程,计算机,帮助学生就业。乔布斯认为liberal arts能培养认知能力使人更有创造力,这样的人干什么都行。这二位都是大学辍学,都极成功,谁说的更有道理呢?


本文转载自百度汪峰贴吧的同名帖子,贴主lcjj1402311 居住在海外,这个发表于2015年的帖子里思想交流、观点碰撞得非常精彩,日历姐冒昧转载。由于是个长贴,百度又删东删西,造成有些内容不连贯、易误解,日历姐在转载时也是看到眼花缭乱,难免挂一漏万,建议大家去原帖体验讨论的精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