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闻 | 汪峰与商圈 之 互联网篇

互联网篇,其实就算杂篇吧,涵盖太广,不容易定义准确。大概意思就是除去实体产品和电商网站的互联网商圈,比如新浪、腾讯、网易、搜狐、百度、爱奇艺、优酷等传统的互联网和视频平台。

作为艺人,汪峰与这些平台有着紧密的往来,访谈、典礼、节目等等,这些就没有必要再老生常谈,日历姐要说就说一些商业合作或不常见的、有故事的往来。

繼續閱讀 “逸闻 | 汪峰与商圈 之 互联网篇"

逸闻 | 汪峰与商圈 之 软件篇

2017年1月13日,深圳,企鹅腾讯的总部所在地。这一天的晚上有一台腾讯主办的晚会,主题是“应用宝互联盛典-星app之夜”。这一次,汪峰不仅是作为表演嘉宾应邀前来,更大的身份是碎乐创始人 – 他带着碎乐app而来。

碎乐是汪峰试水音乐平台的一个创业。其实在中国音乐一片萧条的时代,尝试互联网音乐平台是勇士之举,很可能在真情实感、真金白银地付出后,一无所获。汪峰勇敢地踏上了这条路,因为他说这是他的理想。回望这条路上,汪峰其实与软件业也有一定渊源的。

繼續閱讀 “逸闻 | 汪峰与商圈 之 软件篇"

逸闻 | 汪峰与商圈 之 手机篇

北京时间2020年7月15日晚上8点,伴随着呐喊声和鼓掌声,北京三里屯 Apple Store 最后一天运营落下帷幕,完成历史使命。这家三里屯 Apple Store 自开幕以来,十二年间已经接待了2200万名顾客。替代的新店将在两天后的17日开张。

而同一时刻,汪峰在京东开启了为时四个小时的京东直播带货首秀,最终交出带货成交超过2个亿的漂亮数据。

繼續閱讀 “逸闻 | 汪峰与商圈 之 手机篇"

逸闻 | 汪峰与无人机

对于汪峰,媒体和营销号总是喜欢拿“头条”说事。那些善意的吧,我当他们是调侃;有一些则是为了流量,颇不要脸;还有一些恶意的吧,就是羡慕嫉妒恨心态下丑恶的嘴脸。

不管是哪种,他们都没想过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汪峰之前,“头条”这个词的普及率还没那么高;那几年是汪峰带起了“头条”这个潮流,直到今天他的名字与“头条”关联的频率依旧颇高。

繼續閱讀 “逸闻 | 汪峰与无人机"

逸闻 | 汪峰的海军大院

汪峰的个性,是不混圈的,所以即使他也是从小在海军大院长大,但盘点大院子弟时大都把他忘记。难得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没把他忘记的。

关于海军大院,汪峰自己在访谈里倒是提到过,所以他也不是刻意和大院子弟保持距离。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在中央音乐学院读书期间,爱上摇滚,留长发还烫了个爆炸头,结果回家时被海军大院的哨兵拦下,不许进入;汪峰只好等在大门口,直到认识的叔叔阿姨把他“领进”大院。

繼續閱讀 “逸闻 | 汪峰的海军大院"

逸闻 | 图说耿直哥汪峰

汪峰老师参加商演,也经常搞出腥风血雨或者莫名其妙的事。这里就有图有真相地说上那么三两件。

倒着说,先说2014年8月29日在山东聊城的商演。

汪峰压轴上场,唱了一会儿却中途停下来,全场纳闷。原来有工作人员以权谋私,私自带人上舞台,干扰演出。耿直哥汪峰当场停下演出当场申斥,拒绝这种不专业行为,全场喝彩。然后汪峰重新演唱他表演的歌曲,全场喝彩。

汪峰,就是这么正直、这么刚;所以,即使他被黑成煤矿,也从不低头!

繼續閱讀 “逸闻 | 图说耿直哥汪峰"

逸闻 | 汪峰与大山

汪峰与大山,此大山非彼大山,此大山是人不是山,是个识得中文说得汉语还说得贼溜的加拿大人,跟姜昆学过相声,数次登上春晚舞台,还有一档中西结合的脱口秀节目《大山侃大山》。

就是这个当年在春晚小品《夜归》中扮演洋学生“大山”而为大家熟知,并改中文名为“大山”的大山,还曾经在微博上翻译汪峰的歌词。这也算是逸事一桩。

繼續閱讀 “逸闻 | 汪峰与大山"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