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 | 汪峰参与的中国摇滚重大活动 之 昨天,今天·南中国摇滚音乐节

2006年7月21日晚,“2006中国旅游狂欢节暨首届中国当代艺术节”在深圳举行。为期三天的“昨天,今天——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南中国摇滚音乐节”作为艺术节的一部分,也在世界之窗隆重举行。

“昨天,今天——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南中国摇滚音乐节”是中国摇滚史上第一次地上和地下乐队同台演出的大型露天演唱会,它几乎涵盖了摇滚乐的所有风格和流派,是一次中国代表性摇滚的集体亮相。

21日8点到凌晨1点,崔健和乐队、高旗和超载乐队、声音与玩具、冷酷仙境、美好药店、液氧罐头表演了精彩的经典作品。22日,许巍和乐队、黑豹、沙子、PK14、痛苦的信仰、二手玫瑰登台亮相。23日,唐朝乐队、冷血动物、姜昕和乐队、沼泽、瘦人、汪峰和乐队粉墨登场。与此同时,中国当代艺术节的活动都将和观众见面,第六代导演将在本次艺术节上集体出击。观众们熙熙攘攘,就像是夏夜乘凉一样。

繼續閱讀 “资料 | 汪峰参与的中国摇滚重大活动 之 昨天,今天·南中国摇滚音乐节"

小说 | 《晚安 北京》(转载十五)

作者:汪峰(转载自汪峰博客)

十五

呆了一会儿,王凡他们从三里屯走了。小红想去秀水买点儿衣服,大家都同意,这时是下午三点五十分。他们打了一辆车,在午后的阳光中随着车流缓缓地行使。王凡看着窗外掠过的一座座高楼,整齐地倒像后面,行人们脸上的表情说明他们在健康的生活。葱翠的树叶,娇艳的花朵,往来穿梭的车辆,枝头的小鸟,这一切让王凡突然有了一种对这个城市深深的眷恋。他爱这里,他爱这里的一草一木,一阵风,一滴雨;他爱这儿的钢铁大厦、超级市场、沥青马路、学校、工厂、幼儿园、小卖部;还有铁制栏杆、信号灯、飘扬的旗帜。他爱这城市显示的一种博大,这个城市容纳一切,包容所有绝对现实和超现实的伟大心灵。王凡常常觉得自己是这个城市的孩子,他深爱着这个母亲。他爱她的强大,他爱她的宽容,他爱她的风姿绰约,爱她注视自己的目光,可是每当王凡需要她的关怀和帮助的时候她似乎就变得异常的冷淡。风从窗外吹拂着王凡的头发,他似乎看到外面就是明天,可是明天似乎从来不到来。他陷入了一种深深的迷醉,无法自拔。

繼續閱讀 “小说 | 《晚安 北京》(转载十五)"

小说 | 《晚安 北京》(转载十四)

作者:汪峰(转载自汪峰博客)

十四

“打完了,这么长时间啊,什么重要的电话啊?”小红看着略显疲惫的王凡问。

“没事儿,一个朋友让我帮他办点儿事儿。”王凡敷衍了一下。他突然在这个时候感觉到自己的生活怎么变成了这样儿,乱糟糟的,轻飘飘的无法收拾,他特别害怕这种状态。就像自己乘着一叶破舟正在茫茫的大海上漂流,狂怒的暴风雨快要把他扯得粉身碎骨。

繼續閱讀 “小说 | 《晚安 北京》(转载十四)"

小说 | 《晚安 北京》(转载十三)

作者:汪峰(转载自汪峰博客)

十三

酒吧街上往来穿梭的人们都在经过小红这桌时多看了几眼,显然这两个女孩儿很醒目。也许因为她们早已习惯,很自然地坐在哪儿。芳芳翻着杂志,突然看到一篇文章,聚精会神地读了一会儿。文章的题目是“性到底对我们有多重要”。

看了一会儿,芳芳抬起头对于小红说。 “你最近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指哪方面?”小红懒懒地望着头顶的树梢。

 “我是说你和阿昆,你知道吗,有时候我想起你们俩,觉得特有意思。”

繼續閱讀 “小说 | 《晚安 北京》(转载十三)"

峰说 | 一个歌者的自白 (三)

作者:汪峰,原文来自汪峰博客

歌者是什么?

我常常问自己,也听到许多人问……

歌者是上帝派来人间的精灵,是传达爱和希望,摧毁恶与苦痛,歌唱生命的使者.

唱歌的人有许许多多,有的负责控诉,有的负责批判,有的只为抒情,有的只为反省.有的为了灵魂,有的为了生存,有的为了自我,有的为了他人.

但歌者只有一种,他(她)怀着善良而坚毅的心,发出沁入骨髓的声音,表达着世间所有的悲喜,无知无觉地拯救着自己与需要拯救的心灵.

所以歌者少之又少,要多少的天赋和努力,多少磨难,多少执着,才能成就一个真正的歌者.

繼續閱讀 “峰说 | 一个歌者的自白 (三)"

峰说 | 一个歌者的自白 (二)

作者:汪峰,原文来自汪峰博客

波动琴弦,乘着窗外微拂的清风,唱出一段久违而陌生的旋律.那快乐和温暖甚至胜过了人间所有的欢娱和情爱.所以歌者的心永远是洁净的,年轻的,如同梦一样.

一个真正的歌者永远只为了自己的心而歌唱,同时他(她)唱着所有人的悲喜,沉浮以及爱恨.一个歌者是孤独的,永远是孤独的.否则怎能唱出千万种漂浮于世中独醒的那声呼唤.

繼續閱讀 “峰说 | 一个歌者的自白 (二)"

峰说 | 一个歌者的自白 (一)

作者:汪峰,原文来自汪峰博客

当我还是个孩子,我迷恋那些让我难忘的歌曲,虽然现在听上去那么单调甚至陈旧,可是它们动人的旋律深深地触动着我年轻的心.从那时起,懵懂的感觉让我在无人的时候独自哼唱起一段段残缺的旋律,那些旋律是那么幼稚,可爱,毫无头绪.可无数次它们都会把我从梦中唤醒.

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春秋,不知道流过多少次眼泪,我开始成为了一个我梦想成为的人—歌唱自己生活的年轻人,终于走上了那条我要去往的自由之路.在路上我慢慢懂得了一个人为了自由可以忍受屈辱.一个人为了信仰可以头破血流.这不仅仅是一场战斗,更是一种对爱与光明的救赎.

繼續閱讀 “峰说 | 一个歌者的自白 (一)"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