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 | 图说耿直哥汪峰

汪峰老师参加商演,也经常搞出腥风血雨或者莫名其妙的事。这里就有图有真相地说上那么三两件。

倒着说,先说2014年8月29日在山东聊城的商演。

汪峰压轴上场,唱了一会儿却中途停下来,全场纳闷。原来有工作人员以权谋私,私自带人上舞台,干扰演出。耿直哥汪峰当场停下演出当场申斥,拒绝这种不专业行为,全场喝彩。然后汪峰重新演唱他表演的歌曲,全场喝彩。

汪峰,就是这么正直、这么刚;所以,即使他被黑成煤矿,也从不低头!

繼續閱讀 “笑谈 | 图说耿直哥汪峰"

转载 | 从鲍家街43号到鸟巢:汪峰的大众化之路

强烈的竞争欲望,是汪峰出道之初就给很多人留下的印象。他很尊敬唐朝、黑豹这些乐队,同时也渴望超越他们。2006年,汪峰连续求了7个人,辗转找到许巍的电话,给他打过去:“你是我认定的唯一对手。”

一年多以来,至少在娱乐新闻的意义上,汪峰的存在感实实在在。那些新闻呈现了一个复杂的汪峰,给公众提供了足够的段子与消遣。但汪峰到底是个歌手。在鸟巢的舞台上,在直播演唱会的网站,在未来的巡演中,他的歌声加上他的被消遣,得到了并将继续得到丰厚的回报。

章子怡的座位在“鸟巢”看台东北角三楼的一个包厢里,斜对舞台上的汪峰。为了避免引起围观,她提前三个多小时就到了。但看演出必须走到包厢外,她还是被附近区域的观众认出,引发阵阵骚动。

这是她2014年看的第三场汪峰演唱会,前两场分别在苏州和大连。共同之处是观众都时不时齐声呼喊她的名字,不同之处是有一首歌她听不到了——《一百万吨的信念》。

繼續閱讀 “转载 | 从鲍家街43号到鸟巢:汪峰的大众化之路"

转载 | 汪峰—向阳花

  生命如同缓缓流逝的河水,一直不断向前,不断地从我们身边流淌,它带走我们至亲的时候,我们该如何应对?和大多数的中国男人一样,汪峰的父亲对孩子并不擅长表达爱意,汪峰也是如此。父亲的离去,生离死别这样的问题摆在汪峰面前的时候,他用最为擅长的音符写了一曲致父亲之歌。

  似乎只有在至亲的离去之时,才让我们真正从血缘的脐带中剪断,才能在这样的断裂当中重新审视自身。汪峰将这样的审视带入他到过的每一个地方,他在那里看到的所有的风景,并不是他一个人的行为,而是多了父亲的角度。通过双重的视觉审视这个世界的时候,让他的音乐带上一股厚重,而这样的厚重的背后和传统的中国文化传承不无关联。

繼續閱讀 “转载 | 汪峰—向阳花"

转载 | 汪峰个唱的多赢模式

  音乐本身是没有国界的,国际间的合作应该更多地出现在中国的演出中。演唱会现场与无地域性的互联网传播是可以并存的商业逻辑。

  8月2日晚上的鸟巢,6万多人一起大汗淋漓地欣赏了汪峰的个人演唱会。汪峰并不是第一个在鸟巢开演唱会的艺人,甚至他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在鸟巢唱歌,但是这场演出的整体制作、商业票房和开创性的互联网直播方式等,均为中国的大型商业演出树立了新标杆。

繼續閱讀 “转载 | 汪峰个唱的多赢模式"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